|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华药危机
  第一百九十八章 华药危机

  车子向百石洲方向飞驰。

  秦紫衣说服叶天龙跟富甲方交朋友后,就把一份绝密资料丢给了叶天龙。

  里面是警方关于富甲方的资料,这彰显出秦紫衣的魄力,认定叶天龙可相信后,就不再藏着掖着了。

  叶天龙也没有太多避忌,抽出资料靠着车窗念起来:“富甲方,四十八岁,绰号员外,出生明江。”

  “二十年前是华药市场副总监,被派往曼国开发药品市场,自立门户,成为曼国著名的华商。”

  叶天龙有些惊讶富甲方跟华药有关,很难想象那家伙以前也是搞业务的:

  “他筹建的富氏集团,在曼国和华夏都有分公司,行业涉及食品、银行、保险和船务行业。”

  “个人资产估计在三十亿美元以上。”

  “他还经常修桥铺路,深受曼国民众爱戴,还获得过曼王的大象勋章。”

  听到叶天龙念到这里,秦紫衣淡淡抛出一句:“但这些其实只是他的明面身份。”

  “他真正勾当干的就是毒品代理,他是金三角和银三角的第一代理,全世界的三成毒品由他分拆。”

  “因为组织严密,渠道秘密,加上手头有大批死士,国际刑警十八次行动都无功而返。”

  说到这里,秦紫衣的俏脸多了三分冷冽:“不,准确的说,是惨败。”

  “这十八次行动中,国际刑警虽然抓了不少人,截获几百斤海洛因,但这些对富甲方来说只是皮毛。”

  “根本没有伤及到他帝国的筋骨,整个架构完好,各个渠道依然正常运作。”

  “最让人气愤的是,任何贩毒行动,都无法跟他扯上关系,警方也就始终无法指证。”

  秦紫衣叹息一声:“他把自己摘的太干净了,而且他出手狠辣,事后报复相当残酷。”

  “参与行动的刑警头目都会遭受到他的报复,这几年来,被他杀掉的刑警少说三十人,派进去的卧底更是死个干净。”

  “我一个在国际刑警任职的好姐妹,上个月也死在湄公河上,是打断手脚活活淹死的。”

  她的眸子黯淡了几分:“我跟她交情不错,澳门赌博网站:想为她报仇,可惜无能为力。”

  叶天龙伸手一握她的手背,给予温暖和安慰,随后问出一句:“他现在不是落在你们手里了吗?”

  “你们完全可以对他大卸八块,甚至可以让监狱中的刀疤哥,对他圈圈叉叉。”

  秦紫衣轻轻摇头:“他虽然对你说自己是富甲方,是员外,可他入境的资料却是另一个身份,而且合理合法。”

  “能够把他拿下,还得感谢江子豪病房搜出的五百克毒品,是那件案子把富甲方卷入进来,这要谢谢你。”

  叶天龙眼睛一亮,很想说自己有没有奖金,但很快控制住兴奋,这是秦紫衣挖的坑。

  一旦要奖金,岂不证明自己是陷害江子豪的人了?

  所以他耸耸肩膀:“谢我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

  “按照正常程序,以及他的敏感身份,他撑死在狱中呆两年。”

  秦紫衣瞥了叶天龙一眼,没看出什么波澜,笑笑继续开口:“我们不希望这样的结果。”

  叶天龙嘿嘿一笑:“你们可以借刀杀人,悄悄的把富甲方干掉。”

  “我们心里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但只是杀了他没有意义,他早安排好了三个接班人。”

  前方路况,绿灯亮着,但车流前行缓慢,秦紫衣轻踩刹车,免得撞了前车:

  “相比杀掉他泄恨,我们更希望把富氏帝国摧毁,让这颗恐怖毒瘤从世界身上挖走,但那家伙滴水不漏,疑心又大得惊人。”

  “我们派出卧底靠近,可总是无法取得富甲方信任。”

  “我们都要放弃卧底计划了,这时恰好见到你跟他互动,他对你又欣赏,于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秦紫衣轻轻转着方向盘:“想看看你能不能给我们打开缺口,制造出一个奇迹。”

  叶天龙把资料默念了一遍,随后丢回到抽屉里,揉揉脑袋问道:“秦队,我能不能反悔?”

  “这太危险了,我随时都可能没命。”

  叶天龙寻思前面要不要下车:“我还以为富甲方撑死就是啥奸商或者恶霸,结果,靠,大毒枭啊。”

  “人家有人有枪,黑白通吃,我就一个业务员,拿什么跟对方玩?”

  “你信不信,只要富甲方想要,他随时能拉一个武装连出来轰掉看守所。”

  他很是懊恼:“虽然我很想看黑猫警长,但付出跟收获不成正比啊,我想要多活几年呢。”

  “秦队,刚才的交易,作废行不行?”

  秦紫衣俏脸一板:“你当我饭店啊,想干就干,不干就不干?”

  “而且警方现在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只是要你跟他交个朋友,交朋友要不了你的命。”

  “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安排你跟他偶遇的,甚至会来一场让你英雄救主。”

  她还得意一笑:“如果你不答应,我们就把你关起来,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

  “等我们摧毁富氏帝国再放你出来,至于什么时候崩掉富氏帝国,那我就不知道了。”

  叶天龙一脸苦楚:“你们太霸道了。”

  “好好消化资料,等待我指令吧,再说了,给你的福利也不错,说不定你这临时男友就能转正。”

  秦紫衣又给叶天龙一颗甜枣后,笑容明媚地补充一句:“对了,再告诉你一个消息。”

  “他这次来华夏,是跟江太保商量手尾的,双方一起在缅国成立了江富银行,便于两人洗黑钱,结果江太保被抓了。”

  “江富银行也被国际刑警冻结,富甲方损失惨重,所以来华夏跟江氏商谈手尾。”

  “你跟富甲方搞好了关系,说不定可以抹掉江氏的恩怨,让你少一个敌人。”

  叶天龙一点都不高兴:“我回去再考虑一下,我还没娶媳妇生娃呢,挂了,太不值得。”

  “不就留后吗?”

  秦紫衣抛出一个媚眼:“只要你答应接近富甲方,留后的任务交给我。”

  “适当的时候,我大不了牺牲我自己,给你们叶家留一个后。”

  叶天龙瞬间激动:“秦队,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咱们现在就找个地方啪啪啪?”

  秦紫衣俏脸一冷:“什么事都没做就想吃大餐?”

  叶天龙也倔强起来:“总要给点福利,不然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过河拆桥,警方又不是没干过这事。”

  秦紫衣快被气死,很想把这王八蛋一脚踹出车门,但知道此时关键,于是咬咬牙挤出一句:

  “好,让你摸一下,只能摸一下。”

  她修长大腿抖动,准备为事业承受叶天龙的轻薄。

  叶天龙毫不客气把手放在秦紫衣左边胸上。

  秦紫衣羞怒喝道:“不是那里。”

  叶天龙慌忙移到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