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什么都没穿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什么都没穿

  曼国佛牌,澳门赌博网站:是曼国独有的一种佛教饰品,佩带会有神奇作用,例如辟邪、挡险、助人缘、助财运等。

  叶天龙手中的佛牌,做工很是精致。

  小物体大概打火机大小,里面是一个带链子的项坠,坠子呈椭圆形,黑土烧制,上面嵌了四个奇特的东西。

  有瓷制的小截汤匙,半节铝制的手镯,一颗小小的牙齿,有一个小铃铛,还有三根黑色头发。

  再翻过来看正面,嵌了一张黑白照片,很是崭新,是一个脸色惨白的三岁小孩。

  看着这玩艺,叶天龙神情瞬间变得凝重。

  “天龙,你也知道曼国佛牌?”

  听到叶天龙的喊叫,又见到他细细审视,三姨神情更加高兴,像是找到知己一样:“见多识广啊。”

  叶天龙看着佛牌笑了笑:“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小小佛牌不算什么,三姨,你这佛牌哪来的?”

  在秦紫衣跟林晨雪齐齐无语时,三姨又兴高采烈补充一句:

  “我这佛牌,是一个多年朋友送给我的,听说是高价从曼国寺庙请回来的,屠阿图大师还为它开过光呢。”

  “戴着它可以逢凶化吉,财源滚滚。”

  叶天龙眉头轻轻皱起:“图阿屠大师为它开过光?”

  “是啊,图阿屠可是曼国最顶尖的法师,一年只给七个物件开光呢,被他开光的东西,都很有灵运。”

  三姨依然没有感觉叶天龙的异样,笑容很是灿烂:

  “我戴了它一个多星期,运气也真是说不出的好,做什么事都很顺利。”

  “就连紫衣这个最让我头疼的家伙,也柳暗花明有你这个男朋友,看来它真是一个好东西。”

  三姨拿回这个佛牌,爱不释手:“我要好好带着它,过几天去买买彩票,说不定中三个亿,到时分你一半。”

  叶天龙迟疑了一下,犹豫着挤出一句:“三姨,这佛牌这么好,能不能借我戴几天?”

  没等三姨出声回应,秦紫衣按捺不住吼道:“叶天龙,不要得寸进尺,收了红包,还要佛牌?”

  林晨雪没有说话,她多少看出叶天龙神情不对劲。

  “紫衣,你怎么能这么凶吼天龙呢?”

  三姨不满地瞪了秦紫衣一眼,随后笑着对叶天龙开口:

  “天龙啊,不是三姨不肯借给你转运,是这佛牌一人一物,转手没有效果的,你喜欢这些东西,我让朋友给你带一个。”

  “我可以保证,它比这好。”

  “我还会尽量让我朋友,邀请屠阿图大师给他开光。”

  叶天龙嘴角牵动了一下,点点头笑道:“谢谢三姨,我也只是好奇,纯粹一说。”

  林晨雪捕捉到,风轻云淡的叶天龙眼里,有着一丝凝重。

  “好了,天色不早了,今晚还可能会下雨,我该回去了,你们两个要好好的。”

  要离开房间的三姨忽然想起一事:“对了,周日晚上有个家宴,紫衣,你跟天龙一起过来。”

  “七点半,再忙都要过来,顺便让大家见见天龙。”

  秦紫衣如遭雷劈:“见家长?”

  三姨板起脸:“你又有事?”

  秦紫衣弱弱回道:“我没事,但天龙……”

  “我没事!”

  叶天龙高高举手:“三姨放心,准时赴宴。”

  见一个长辈一个红包,后天这样的红包盛宴,叶天龙又岂会放过?何况,他惦记着那个佛牌呢。

  三姨满意的走了。

  秦紫衣却开始卷袖子,气势汹汹:“叶天龙!”

  她冲入厨房,拿起两把刀。

  “谋杀亲夫啊!”

  叶天龙见状大惊,嗖的一声夺门而出……

  “混蛋!”

  秦紫衣追到电梯的时候,叶天龙已经不见踪影,看着缓缓下降的电梯,她恨恨地在半空挥刀几下。

  吃豆腐,亲自己,收红包,答应赴宴……

  秦紫衣恨不得把叶天龙大卸八块:“王八蛋,迟早被雷劈的。”

  “轰!”

  话音落下,天空响起了惊雷,明江要下雨了。

  “紫衣,算了,那就是奇葩,只会更气人,没有最气人,你赶紧回屋子吧。”

  林晨雪把秦紫衣劝回了屋子:“待会要下雨,你早点洗澡睡觉。”

  “而且叶天龙身上就一条被单,够出丑了,不知道的以为他偷情被赶呢,这也算是惩罚了。”

  听到林晨雪的话,秦紫衣扑嗤一声笑了,脑海呈现叶天龙被路人瞩目的画面,心情大好。

  两人闲聊一会后,林晨雪就起身回楼上,明天还要早会,今晚要早点休息。

  打开房门,扭开壁灯,林晨雪就进了浴室,动作优雅的把衣服脱了,洗了澡,准备去大厅取水喝。

  可刚刚走到大厅,她就目瞪口呆,视野中,裹着床单的叶天龙站在大厅中间,怀里抱着一个哈密瓜。

  林晨雪震惊叶天龙出现在家里,叶天龙震惊林晨雪……

  什么都没穿!

  一具眩目耀眼、令人热血沸腾的,香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雪白、滑嫩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一般的躯体,毫无水分呈现在叶天龙面前,让他顿时觉得室内春光无限,涟漪撩人。

  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挺翘的臀,白皙平软的小腹,一双雪藕般的玉臂,以及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再配上林晨雪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

  “啪!”

  哈密瓜落地,叶天龙眼睛都直了,上帝果然是公平的,把自己的门关了,然后就给了自己一扇窗。

  他在秦紫衣家里的霉运,此刻全被眼前的林晨雪洗刷,他微微激动,难得第一次清醒的欣赏林晨雪。

  但他很快捂住自己的眼睛,在林晨雪发飙前倒打一耙:

  “雪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虽然这是客厅,可你也不能不穿衣服乱走啊。”

  “幸亏遇到我这样的君子,不然你现在就被圈圈叉叉了。”

  或许是两人曾经发生过关系,也或许已经熟悉叶天龙作风,林晨雪没有发出尖叫,甚至没发火。

  俏脸发烫的她只是捂住三点,眸光冰冷,像是有一把把小飞刀嗖嗖飞过来,随后冷冷喝出一声:

  “转过身去!”

  叶天龙嗖一声转身。

  林晨雪又补充一句:“闭眼!”

  叶天龙又闭上眼睛。

  林晨雪没有回房间穿衣服,拿着睡衣径直走入浴室洗澡,很快,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

  叶天龙微微一怔:“你不是刚洗过吗?”

  林晨雪丢出杀伤力巨大的两字:“脏了。”

  这摆明是说被自己眼睛玷污啊,叶天龙心里很是不满:“雪儿,好像是你自己不穿衣服,又不是我非要看你的,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再说了,我又不是没看过,一次,两次,十次和百次有啥区别。”

  林晨雪没有接叶天龙的话头,只是一如既往地冷淡:“你怎么又跑到我家来了?”

  “我记得,我的门窗全都关着,你不可能从外面爬进来的。”

  被哗啦啦的水声刺激,叶天龙心里腾升一股异样,但很快又压制了那份**,缓缓转身靠在门框:

  “上帝关了门窗,但打开了烟囱,于是我就爬了进来。”

  林晨雪声音一冷:“别胡搅蛮缠,你是不是还存着我的指纹和密码?”

  叶天龙尴尬地咳嗽一声:“那个……我真没啥想法,就是希望在你危险时,可以冲进房间救你。”

  林晨雪毫不客气回应:“你就是我最大危险,给你三天时间,抹掉所有密码和记忆,不得擅自再入。”

  “不然我就让你这个业务部长,去开发非洲业务,再向秦紫衣告状你要强暴我,让她一枪把你毙掉。”

  叶天龙无奈一叹:“林总,你不能这样啊,刚才真不是有意的,要不,我唱一首歌给你听赔罪?”

  他哼着曲子:“那一夜,你强上了我,还淫笑而过……”

  “闭嘴!”

  林晨雪很不客气喝斥制止,随后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刚才你捡起三姨的佛牌,面色难看,怎么了?”

  “佛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