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佛牌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佛牌

  一分钟前,秦紫衣喊着谁找叶天龙做男友,谁就是瞎了眼,一分钟后,她瞎了眼。

  只是秦紫衣此刻情愿瞎了眼睛,也不想被三姨骂的狗血淋头。

  这些年,父亲整天嘻嘻哈哈,跟老顽童一样东逛西走,母亲又神经大大咧咧,她能好端端活到现在,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三姨功不可没。

  她不想三姨太生气,太难过,所以无视刚才誓言,拉着叶天龙滥竽充数。

  “他是你男朋友?”

  三姨瞪大着美丽又锐利的眼睛,审视着细皮嫩肉的叶天龙,虽然这家伙长得挺帅气,可看起来跟柔弱书生一样。

  以她对秦紫衣的了解,后者喜欢的对象应该是高大威猛的硬汉,怎会找一个奶油小生呢?

  “当然是我男朋友。”

  秦紫衣生怕叶天龙穿帮,一把挽住叶天龙的胳膊笑道:

  “他是晨雪公司的业务部长,年薪几百万,晨雪介绍我们认识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晨雪,她是不是月老,天龙是不是华药的业务部长。”

  “我从家里搬出来,也是为了更方便的跟他交往,我们今天还试着同居。”

  秦紫衣还一脸遗憾倒打一耙:“只是他澡还没洗完,晨雪就拿宵夜下来了,三姨你也出现了。”

  林晨雪瞪了闺蜜一眼,自己真是躺着中枪,搞得好像是自己搅合了两人洞房一样。

  秦紫衣向林晨雪尴尬一笑,随后又拉着叶天龙喊道:“天龙,这是最宠爱我的三姨,赶紧叫人。”

  叶天龙彬彬有礼:“三姨好。”

  “小伙子应有的礼貌还是有的。”

  三姨微微赞许的点头,把目光落在叶天龙身上,这小子身上裹着一条床单,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头发也湿漉漉的。

  看起来他确实是在这里洗澡,以她对秦紫衣的了解,如不是亲密的男人,怎可能共用浴室?

  而且秦紫衣也点明了叶天龙工作,华药业务部长身份随时可以核实,秦紫衣应该不敢骗自己。

  这小子如果真是华药业务部长,那还真是年轻有为,这么点年纪就管一个部门。

  不过三姨还是把目光转向林晨雪,笑容多了一丝温润:“晨雪,这叶天龙真是你介绍给紫衣的吗?”

  林晨雪看了秦紫衣一眼,捕捉到后者眸子的哀求,她无奈一笑:“没错,他是我的业务部长。”

  “他们两个也确实是因为我认识的,但其它细节就要问他们两个了。”

  听到林晨雪这几句话,三姨神情又缓和了些许,转而望向叶天龙道:“小伙子,你该没有演戏吧?”

  “什么?”

  发愣的叶天龙被秦紫衣用手指捏了一下,马上打了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男朋友这个身份,又见到秦紫衣眼里的杀气,当下挤出一丝笑意:

  “演戏?三姨,开玩笑了,男女朋友怎么可能演戏?”

  他搂过秦紫衣狠狠贴紧自己身子,还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这是演戏吗?这能演戏吗?”

  他又打了秦紫衣的pp一下:“这能演?”

  被无缘无故摆上台,叶天龙怎么也要讨点利息。

  他还想揉一把秦紫衣的胸,但觉得尺度太大,更担心秦紫衣满世界追杀自己,决定还是算了。

  秦紫衣眼神凌厉,却保持如花笑容,寻思待会三姨走了,打断叶天龙的左手还是右手。

  林晨雪眸子则黯淡了一下,笑容有一丝苦涩,但很快恢复平静:

  “三姨,你看他们这么亲热,就应该知道没骗你。”

  她声音惆怅地补充一句:“紫衣也不是随便的人。”

  见到两人这么亲密,又有林晨雪的作证,三姨彻底相信了两人关系,但还是板起脸训斥秦紫衣:

  “紫衣,这就是你不对了,有男朋友就说出来,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秦家又不是什么等级森严的门户。”

  “我们不会扯什么门当户对,更不会看不起人。”

  “天龙虽然脸白了一点,但模样也挺帅气,见得了人。”

  三姨恨铁不成钢地戳戳秦紫衣的额头,语气怜惜:“所以你完全没必要藏着掖着。”

  “如果你早点告诉你妈,或跟三姨说一声,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就不用四处给你张罗对象,搞到最后还得罪一堆人。”

  秦紫衣头皮发麻:“三姨,对不起,是我淘气,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三姨显然对秦紫衣很疼爱,见到她向自己认错也不再指责,随后摸摸后者脑袋:

  “下次做事不要消极逃避,那只会适得其反,你现在有男朋友,我就把后面几个相亲对象取消,也会找理由安慰赵少。”

  “你就不用给他电话,不用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好好跟天龙促进感情,早日修成正果。”

  “你妈妈可是等着抱外孙呢,生了孩子,你也就收收心了,不会到处乱跑了。”

  她还盯着叶天龙:“天龙,你要好好爱紫衣,这孩子整天只知道工作,你要叮嘱她适当休息。”

  叶天龙接过话题:“三姨放心,我一定好好爱紫衣,努力工作,让她早点住大房子,开大车子。”

  “我们还会努力造几个娃出来,让他们好好孝敬你这个姨婆,到时大家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在林晨雪和秦紫衣一脸黑线的时候,三姨却是心花怒放的大笑:

  “小伙子,嘴挺甜的啊,不愧是业务部长啊。”

  她从手袋拿出一叠钱,塞入两个红包开口:“虚头巴脑的东西没必要,重要的是你好好爱紫衣。”

  “你们两个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对于长辈来说比什么都好。”

  她把一个红包递给林晨雪,笑容灿烂:“晨雪,这是秦家一点心意,不要推却,红娘该收这红包。”

  林晨雪一愣,随后收下红包:“谢谢三姨,其实我没做什么。”

  “你是他们的缘分啊,这就足够了。”

  三姨很豪爽地丢出一句话,随后又把另一个厚厚红包给叶天龙:“第一次见,这是三姨的见面礼。”

  秦紫衣忙摆手:“三姨,不用……”

  “三姨,你这么客气,怎么好意思呢?”

  叶天龙已经握上三姨的手,把厚厚的红包抓在手里:“大家都自己人了,还搞得这么客气,不好。”

  他捏着红包判断起码两千:“三姨下次不要这样了,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

  “这是秦家的礼数。”

  在秦紫衣要拿枪崩掉叶天龙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三姨轻轻一笑:“第一次见,总是要给后辈一个红包。”

  叶天龙挠挠脑袋:“第一次见,长辈给晚辈红包,晚辈也该表示一点心意。”

  他眼睛一亮,噔噔噔跑去卧室,拿出秦紫衣的钱包,掏出一千八,也用一个红包裹住,递给三姨:

  “三姨,这也是我一点心意,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他还拉过秦紫衣助阵:“紫衣,劝劝三姨。”

  秦紫衣火冒三丈,差点就踹出一脚,王八蛋,收三姨的红包,拿她的钱做人情,真是至贱无敌啊。

  只是三姨在场,她又不敢乱来,还要笑着附和:“是啊,三姨,收下吧,这是天龙一点心意。”

  林晨雪开始同情闺蜜了。

  “你们这样坚持,我就收下吧。”

  三姨发出一串悦耳的笑声,收下红包拍拍叶天龙的肩膀:“真是好孩子,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秦紫衣眼泪都要出来,这坑挖大了。

  “叮当!”

  在三姨笑着把红包塞入拉开的手袋时,一个小物体不小心被带出,叮当一声落在地上发出声响。

  叶天龙忙俯身把它捡起来:“三姨,你东西掉了,我帮你捡起来——”

  捡起东西正要递给三姨的叶天龙,目光忽然多了一抹光芒,满脸惊讶盯着手中小物体:

  “曼国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