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九十章 冲击性
  第一百九十章 冲击性

  在保安骑虎难下的控制住现场时,一个圆脸汉子带着十余人现身,气势如虹,所过之处纷纷避让。

  叶天龙见到圆脸汉子眼睛瞬间一亮,靠!这世界还真是小啊,屠龙刚果然在水云间工作,看样子位置还不低呢。

  随后他神情再度一呆,又看到屠龙岗身边的一个熟人,咀嚼着口香糖冷漠地前行,白毛狼。

  没想到白毛狼离开飞龙帮后,跑到水云间来干活了。

  不过叶天龙没冲上去客套,那不仅无法得到屠龙刚的帮助,还可能让后者陷于艰难境地。

  他装作不认识的喊叫:“来人,来人,把几个低级客户赶走。”

  在十几名保安纷纷喊叫着屠队长时,圆脸汉子带着白毛狼他们很快走了过来,见到被一群人围住的是叶天龙,他神情微微一愣。

  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白毛狼也是一怔,但他眼里闪烁的是炽热和崇拜。

  当初一战,虽然两人没有交手,但白毛狼已把叶天龙当成偶像,也是他要超越的目标。

  此刻,屠龙刚走到众人之间,向一名膀大腰圆的保安偏头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名保安很快告知事情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他尽量客观的向屠龙岗陈述事情,听完之后,屠龙刚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没等他说话,朱丽娅开口:

  “屠队长,我是朱丽娅,江太保先生的助手。”

  她多少知道水云间背后老板实力,前几年的雷霆行动,扫遍了整个华夏的场子,连天上人间都查封了半年,唯独水云间安然无恙,照常营业。

  所以朱丽娅言语尽量显得客气,接着又一指吴八桂介绍刀:

  “这是斧头帮的吴堂主,今晚,我们撞见一个仇人。”

  她话中绵里藏针:“想借贵地跟他算一算新仇旧恨,水云间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我会给你们一百万作为见血的红包。”

  她很简洁点明自己和吴八桂身份,目的,但有意无意忽略觉温等曼国人存在。

  觉温也沉默地放下刀叉,虽然脸上无比平静,但只穿一条裤衩的他,心里还有奔腾一万头草尼玛。

  最郁闷的是,几名得力手下榆木脑袋,也不拿一件衣服给他披上。

  他想走,可肩膀被叶天龙有意无意卡住。

  几近光溜溜的他,遭受七八十双眼睛注视,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曼国人。

  没有人发现,叶天龙用手机偷偷拍了觉温几十张照片。

  江家?斧头帮?全是难于招惹的势力。

  屠龙刚压力巨大,换成其他人,或许他会毫不犹豫点头。

  可叶天龙当初帮过他,从赵大叼嘴里挖出对客户很重要的两个金戒指,让自己不至于丢了这饭碗,因此任由朱丽娅对付叶天龙,他心里过不去。

  他这人看重利益,但同样不会忘记情义。

  “斧头帮和江家很厉害吗?”

  叶天龙嗤之以鼻,闪一闪手中的至尊卡开口:“我可是至尊卡客户,顶级贵宾,你们呢?”

  “撑死就是金卡客户,低我好大好大的等级。”

  他话锋一转问道:“屠队长,会所会不会尽力保证客户的安全?”

  屠龙刚毫不犹豫回答:“当然会尽力保证客户安全。”

  叶天龙又问出一句:“你们对至尊卡客户,在会所消费时,是不是百分百庇护?”

  屠龙刚再度回道:“是的!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我们都会拿命庇护至尊客户。”

  叶天龙笑着抛出一句:“如果至尊卡和金卡客户发生冲突,你们是怎样处理的?”

  屠龙刚显然也受过严格培训:“劝告双方,压制冲突,不徇私,但也不偏袒。”

  “听到没有?”

  叶天龙指着吴八桂笑道:“会所如果帮着你们这些低级客户,对付我这高级客户,以后还怎么混?”

  “哪怕不对付我,看着我被人欺负,会所声誉也会丧尽,所以就死了让会所袖手旁观的念头。”

  朱丽娅和吴八桂脸色阴沉,很想揍死这个王八蛋,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骂低级客户。

  最郁闷的是,他们又无法辩驳。

  周围保安也是脑袋疼痛,按道理,他们应该站在强者一方,再仁义一点,客气把双方请出会所,让他们去外面打个你死我活。

  可叶天龙这家伙手里拿着至尊卡,欺负他,驱赶他,会严重影响会所声誉。

  戴明子感觉自己三观又遭受到了洗礼,南宫雄则渐渐欣赏新认的大哥。

  郭东阳显然也知道至尊卡,皱起眉头问向身边的妹妹:“他怎么有至尊卡?”

  郭思思马上回应一句:“他公司给他跑业务办的。”

  郭东阳下意识点点头,随后又感觉不对劲,哪个公司会给业务员办至尊卡?何况自己都办不下来。

  看到屠龙刚眉头紧皱,朱丽娅低声一句:“屠队长,你们会所要保他?这生意划不来啊。”

  “妈的!老子管你什么至尊卡不至尊卡,动了老子,天王老子也照干。”

  吴八桂指着屠龙刚他们,不耐烦地吼出一声:“老子今天就要收拾他,谁都保不住他,你们会所识趣的,就滚到一边去。”

  “不识趣的,老子连你们一起抽,区区一个会所,也敢在斧头帮面前耀武扬威?”

  十余人卷起袖子,澳门赌博网站: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见到他们这个样子,二十名会所保安也呼啦一声拔出电棍,虽然他们不想招惹黑社会,但也不会任由他人踩到头上。

  听到白毛狼的威胁,屠龙刚也坚定了神情,冷冷出声:“这里是水云间,是客人,我们就要好好保护。”

  “如果连至尊客户都得不到安全感,这水云间还有开下去的必要吗?”

  屠龙刚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我不管刚才你们是因什么冲突而起,也不管你们以前有没有恩怨,但从现在开始,你们谁也不能在会所闹事。”

  “要开战,你们去外面,打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我也不会管。”

  “如你们执意要大打出手的话,会所五十名安保人员奉陪到底。”

  随着这一句话发出,毕恭毕敬的保安昂首挺胸,流露出一股战火的气息,俨然都是退役老兵。

  朱丽娅不置可否一笑:“屠队长铁心跟我们作对啊?这么大的事,不请示一下你们的神秘老板?”

  “不用了,这事我可以作主。”

  屠龙刚很不给面子地回道:“只要规章制度可依,我们根本不需要请示老板。”

  “斧头帮和江家虽然可怕,但只要道理在水云间这边,我们就无所畏惧。”

  他很是傲气:“这是我的态度,是会所的态度,更是我们老板的态度。”

  吴八桂冷笑一声:“你们真要不自量力?”

  屠龙刚干脆利落的开口:“各位现在要么离开这里,要么坐下来喝酒,谁再动手,休怪我无礼。”

  “妈的!小保安也叫嚣?”

  已经缓过气的大鼻子忽然跳起来,对着屠龙刚狠狠砸出一脚,想要一招撂了屠龙刚。

  没等屠龙刚出手,白毛狼突然绽露阴森笑意。

  他踏前一步,左腿也毫无征兆的扫出,快到没有人看清出腿的路数。

  带起的劲风冷森森,旁边几人切身感受到劲风中割裂肌肤的寒意,大惊失色向后挪了几步。

  白毛狼这一脚势大力沉砸在大鼻子的小腿。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清脆响亮,令人毛骨悚然。

  身在空中的大鼻子眼睁睁目赌右腿折断,扭曲成极其诡异的形状,瞠目结舌,忘了疼。

  四周看好戏的人头皮发麻发炸。

  此时此刻,郭东阳他们也集体发呆,久久无语,这一脚,太有冲击性了。

  “太厉害了,太好看了。”

  叶天龙事不关己一样喊叫起来,还对旁边的觉温笑着说:“这位大哥,好看不?”

  觉温几次想要起身,可肩膀却像是被大山压住,让他根本无法起来,悲催的是,几个手下没发觉。

  他又不敢暴怒而起,总感觉叶天龙身上有凶意,当下只能挤出一丝笑意,点点头:“好看。”

  叶天龙很欠打的笑道:“好看就多看一会。”

  接着又一指牛扒:“你怎么不吃牛扒啊,浪费啊,华夏有一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兄弟,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这么多人看着,觉温真的很难旁若无人啃牛扒,何况身上只有一条裤衩,可叶天龙唠叨又让他崩溃。

  他只能把牛扒切成一块块送入嘴里。

  “不浪费粮食才是好孩子。”

  叶天龙继续跟觉温唠嗑:“大哥,你身体这么强壮,又喜欢光膀子,菲洲哪国的?”

  “你那能娶四十个老婆不?移民难不难?你手臂少了一支,是不是你们部落的成人礼啊?”

  尼玛!老子哪点像菲洲人?正儿八经的萨瓦迪卡啊。

  觉温感觉心力交瘁,于是埋头苦吃,不再搭理叶天龙。

  “杀!”

  此刻,再度爬起的大鼻子又被踹飞,这时,又一名光头青年冲了上去,直接从后面抱住了白眼狼。

  “滋啦……”

  衣物碎裂,白毛狼一个麻利过肩摔,将人摔在冰冷坚硬的地面,轰然作响。

  不过白毛狼的长袖衣衫也被撕裂,刺眼灯光中,他挺拔修长的上身裸露出来。

  肌肉隆起的幅度不过分,但线条却极为刚硬,看着就能让花痴女人发出尖叫。

  尤为显眼的是满身伤疤,纵横交错,狰狞可怖。

  白毛狼展现男人的铁血气质,暗含迫人杀意。

  叶天龙看着他,满是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