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媳妇被人欺负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媳妇被人欺负了

  形势扭转。

  妖艳女子她们也叫嚣起来:“吴哥,澳门赌博网站:叫兄弟轮了这女人。”

  那一巴掌的痛,让她娇容变得恶毒:“然后再卖去窑子,日接万客。”

  郭思思很是愤怒,却不敢再多嘴,对方的实力足够吓人,再招惹对方,自己可能真被圈圈叉叉。

  她盛气凌人,但不代表她愚蠢,局势还是看得清的。

  “你们动她会后悔的。”

  贾仁义捂住脸上的清晰巴掌印,色厉内荏叫嚣:“一定会后悔的。”

  “砰!”

  话音还没落下,大鼻子上来又是一脚,贾仁义又是四脚朝天,初始的嚣张,彻底消失。

  戴明子要冲上去,南宫雄死死扯住她的胳膊,他不能让戴明子受到伤害:

  “明子,不能去,不能去,他全是混蛋,下手狠着呢。”

  “我已经叫人了,等到支援过来,咱们再讨回彩头。”

  “你现在上去,肯定被他们打伤,我不能让你受伤。”

  南宫雄紧张地连额头都渗出汗水,今晚的干架惨烈,十年难得一见,他无法展示雄风,只能保护了。

  戴明子死命扯开南宫雄的手:“放开。”

  此时,郭思思也娇喝一声:“别乱来,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后悔?”

  此时,吴八桂搂着妖艳女子阴笑上前,一干人等纷纷避让,他伸手去捏郭思思的脸蛋:

  “我想看看,你们怎让我后悔?”

  郭思思甩脸,退后两步,愤怒的同时,望向几名男伴。

  遭遇这情况,褪不去柔弱天性的女人,只能指望男人的冲冠一怒,无奈全都被大鼻子青年教训了,根本没有人敢站出来对抗,只能握着拳头愤怒。

  郭思思眼中期待渐渐变成失望变成无助,最后只能搬出自己的底牌:

  “我叫郭思思,我爹郭铁钢。”

  这一个威胁没作用,吴八桂仍然无动于衷:“哦,就是半个月前,那个差点被送进去的副师郭铁钢?”

  “你爹都要倒台了,你还抬出来吓唬人,就算他没有退,也不过是明江不起眼的小角色,能吓唬谁?”

  “吓吓小市民差不多。”

  “别废话,今晚留下来,帮我伺候贵宾,伺候好了,我女人这一巴掌,一笔勾销。”

  吴八桂阴笑,让人毛骨悚然:“不然,你们今晚全要倒霉。”

  面对依靠江太保又被江家案子牵连衰落的郭氏子侄,吴八桂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准欺负思思。”

  戴明子一把推开紧紧扯住自己的南宫雄,不可撼动地横在郭思思的面前:“有事,我来扛。”

  郭思思一脸复杂。

  叶天龙恨恨不已,这丫头,怎么就这样冲动呢?

  “明子,小心!”

  见到戴明子冲出去保护郭思思,南宫雄也一声嗷叫,抓着戴明子带出来的酒瓶冲过去。

  “砰!”

  红酒瓶爆裂,残汁从吴八桂头上流下,南宫雄出手刁钻又干脆,而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

  吴八桂阴笑着晃了晃脑袋,伸手抹掉汁水,除了额头红了一点,脑瓜皮完好无损。

  接着抬脚猛踹,呆滞的南宫雄被踹出两米多,撞翻几人倒地。

  “砰!”

  不等吴八桂任何指令,大鼻子青年冲上去一脚,又把南宫雄抽飞,落到叶天龙的面前,嘴角淌血。

  叶天龙伸手拉起他,眼里有点欣赏:“对明子不错啊。”

  明知道不是对手,还英勇无敌的爆人家脑袋,这份对戴明子的心,着实值得赞许。

  南宫雄本来疼痛不已,听到叶天龙的话顿时咬住牙齿,昂起头,一脸骄傲,好像自己跟吴三桂一样。

  “小子,敢动吴哥,今天,我废了你。”

  此刻,大鼻子抓起玻璃片,尖端闪烁嗜血寒芒,正要上前给南宫雄惨痛教训,戴明子再度喝出一声:

  “别动我朋友,有什么事,冲我来。”

  “冲你来?”

  吴八桂看到戴明子,眼睛瞬间一亮,笑容更加猥琐:“小妹妹,这么想要男人?”

  “老公!”

  戴明子对叶天龙忽然喊出一声:“有人欺负你媳妇。”

  “扑!”

  叶天龙嘴里的哈密瓜喷了出来,全部打在靠近的大鼻子脸上。

  大鼻子恼怒不已,一抹脸上残渣,对着叶天龙就是一脚。

  “扑!”

  没等大鼻子冲到面前,叶天龙就晃动可乐,随后一把扭开,可乐就喷了出来,冲在大鼻子的脸上。

  “咳咳咳!”

  毫无戒备的大鼻子呛得半死,手舞足蹈后退,叶天龙趁机冲上去,一脚踹在他的膝盖。

  大鼻子身躯一晃,踉跄着撞在栏杆上,头破血流,掌心玻璃也落地。

  叶天龙见状喊叫一声:“哎,你没事吧?”他伸手去扶大鼻子。

  “混蛋!”

  在吴八桂脸色微微一变时,大鼻子摇晃着未站稳的身子,吼叫一声,挥手去抓叶天龙的手掌。

  大鼻子准备把他手掌捏个粉碎性骨折,也算讨一点利息,所以抓住叶天龙时就全部力气爆发:

  “王八蛋,我废掉你不可……”

  “哎哟!”

  两记惨叫几乎同一时间发出,在吴八桂判定叶天龙装腔作势之余,大鼻子像是被捅烧火棍一样弹开。

  他还用另一手死死捂住手掌,一抹血迹从掌心流出,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王八蛋,你敢使诈?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叶天龙一脸痛苦:“混蛋,我好心扶你,你却捏伤我,还想用玻璃偷袭我,怪不得没人敢扶阿婆。”

  “就是你这人太多,寒了大家的心。”

  戴明子和郭思思她们差点吐血,这混蛋,上纲上线还真是前无古人啊。

  大鼻子被气得呼吸急促,恨不得冲上去一拳干翻叶天龙,可是掌心剧痛让他难于挪动。

  他咬着牙,张开手,鲜血淋漓,清晰见到一片碎玻璃,混合鲜血刺在掌心,谁都能感受到那股疼痛。

  吴八桂也是眼皮一跳,喝出一声:“小子,你太无耻了。”

  叶天龙散去几分痛苦样子:“你们可要讲道理啊。”

  “明明是他来偷袭我,明明是他要捏碎我手掌,玻璃也明明是他拿的酒瓶碎片,就是傻子也知道,他掌心藏着玻璃想暗算我,只可惜运气不好被反噬。”

  “一切都跟我没半点关系。”

  叶天龙一本正经:“相反,我还是受害者。”

  大鼻子忘记掌心玻璃,被叶天龙气得一握手掌,顿时一记惨叫,差点就晕过去。

  叶天龙很欠打地感慨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啊。”

  南宫雄几个暗暗叫好,郭思思却一脸鄙夷:“龌蹉手段,丢人。”

  戴明子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此刻,吴八桂脸色一寒:“小子,看来你是活腻了。”

  他手指一挥,几名手下一涌而上,环形包围住叶天龙。

  “小子,原来是你。”

  这时,富贵大厅的木门再度打开,走出十余名汉子以及一名女子,朱丽娅盯着叶天龙冷笑一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