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冲突(六更)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冲突(六更)

  富贵大厅,灯火通明。 差不多三百平方的大厅聚集三拨人,一个个看着就不是善茬,一拨是朱丽娅为首的江家子弟,一拨是丹凤眼青年,还有一拨是身材结实的曼国人。 朱丽娅坐在中间,动作熟练的泡着功夫茶,很是优雅。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丝质的短袖套裙,裙子很短,只是堪堪遮住了大腿三成,让雪白光滑、性感十足的**露在外面。 灯光倾泻下来,看上去很是诱人,引得两侧站立的几个曼国人,口水止不住的吞咽。 “觉温先生,吴少爷,请喝茶。” 朱丽娅没有在意男人目光,把泡好的茶水倒了三杯,随后给一个独臂曼国人和丹凤眼青年各推一杯:“这是人参乌龙,不苦不涩,还有一点点甜味,口感极好,对心情也很有帮助。” “可以静心,可以制怒,两位可以尝尝。” 丹凤眼青年端起茶抿入一口,随后看不出深浅笑道:“好茶,好茶,不过朱小姐手艺更好。” 他竖起大拇指赞道:“这是吴八桂今年喝过的最好茶水。” “朱小姐,吴堂主,我是粗人,打打杀杀行,鉴定白粉也行,玩女人更行,但品茶不行。” 独臂曼国人差不多一米八,只有一支胳膊,脸上也有几道伤痕,看起来狰狞可怖。 他用猥琐的目光狠狠扫视朱丽娅一番,鼻子喷出炙热的气息,但很快又把**压制回去,端起茶水骨碌一声就喝进去。 随后,声音粗犷的他又嘿嘿笑着抛出一句:“暴殄天物了。” “觉温先生喜欢,那就是茶的荣幸,哪有什么暴殄天物?” 朱丽娅笑容娇媚,对曼国人很是友好,伸手又给他倒了一杯:“而且你们远道而来,这心足够了。” 她还手指一挥,一个手下掏出一张房卡放在曼国男子面前:“这是楼上客房的房卡,里面有我送给觉温先生你们的礼物。” “一箱二十年底蕴的伏特加,一把纪念的经典左轮手枪,四个刚刚毕业的稚儿。” 朱丽娅笑容很是玩味:“我想,觉温先生应该会喜欢。” “朱小姐,你真是一个妙人,我所有的兴趣爱好,你都了如指掌。” “怪不得是江先生的左膀右臂,好,你的礼物,我照单收下。” 曼国佬又一口把茶水喝完:“不过今晚咱们先不要闲聊了,难得三家聚会,先说一点正事吧。” 觉温微微挺直身躯,看起来很是坚韧笔直:“那包五百克的高纯度海洛因,确实是我大哥给花和尚的生日礼物。” “只是没想到花和尚还没有享受,他就挂在黄埔仓库了,五百克也诡异到了江少的身边。” “这里,我可以明确两点,第一,那包白粉是我们大哥送给花和尚的。” 他又目光炯炯看着朱丽娅补充一句:“第二,我们没给江少提供过白粉。” “所以江家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对江少有所企图,觉得是我们给了江少白粉,那玩艺就是花和尚的礼物,吴堂主也可以作证的。” “觉温先生说的没错。” 丹凤眼青年捏着茶杯一笑:“花和尚生日,员外让人送了一个礼盒,花和尚高兴了一个晚上,花和尚只有两个嗜好。” “一是吃冰激凌,一是吸白粉,员外礼物,自然不会是冰激凌,所以白粉是没错的。” “觉温先生,吴堂主,来,喝茶。” 朱丽娅笑着给觉温和丹凤眼青年又加了一杯茶:“白粉的事情,我们也基本搞清了,它确实是属于花和尚的东西。” “因为警方在仓库现场也找到相似粉末,出现在江少的手里,只不过是有人栽赃嫁祸。” “江家人心里都明白,这事不能怪觉温先生,也不能怪斧头帮,可恶的是陷害之人。” 朱丽娅嫣然一笑,很是迷人: “江少虽然第一时间晕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已经能够回忆到当时情景,听到窗户有动静,下意识回头就被人砸了一棍子,他明确告知,有人出手偷袭了他。” “再醒来就到了警局,也成了藏毒者,而且报警电话也佐证这点,很嚣张。” 朱丽娅笑容很是迷人:“不过没关系,等过几天,我们把江少保出来,再慢慢揪出陷害黑手。” 丹凤眼青年悠悠一笑:“为了感谢江家的信任,我们老大发话了,江家需要人手,尽管吱声。” 他的眼里忽然变得冷冽:“而且我们也想揪出韩擒虎他们,为死去的两百兄弟报仇。” 斧头帮早已通过警方关系,了解了黄埔仓库一战的细节,判定有人暗中捅刀子。 只可惜他们撒出不少人手,都没有见到韩擒虎的影子,不然就可以早点揪出幕后黑手报仇。 朱丽娅笑容温雅:“谢谢吴堂主,也谢谢你们老大,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她的心里却哼了一声:收江家这么多钱,敢好意思不办事? “江少能够出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觉温淡淡一笑:“可是我们老大还在看守所呢,他可是因为五百克白粉,成为嫌疑人之一被抓的。” “两位都是员外的老朋友,总该帮我想一个法子,让员外早点出来。” “现在只是嫌疑人,没被警方盯住,容易操作,如被警方发现他真正底细,今生都怕出不来。” 觉温站了起来,竖起一支手掌:“拜托两位了。” 吴八桂大笑了起来:“觉温先生,你放心,员外不仅是我们的贵宾,也是我们的朋友。” “我们大哥说了,一定让员外平安出来。” 虽然斧头帮向来无利不起早,但富甲方因为花和尚的白粉出事,斧头帮不能不管,不然以后连毒品的毛都没有。 毕竟富甲方是金三角和银三角的红人。 朱丽娅也轻声表态:“江先生也让人从医院传来了话,员外是我们的老伙伴,谁出事,也不会让他出事。” “如果能用正当途径保他出来,那就砸钱砸人脉让他平安。” 她眼神很是坚定:“如果警方要咬死他,江家人也会誓死抗争,哪怕劫狱,也要让员外安全离开明江。” 觉温笑着出声:“阔昆!” “觉温先生,不用谢。” 朱丽娅轻声一笑:“三方齐心,其利断金。” “砰!”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发出一记撞击声响,还伴随一股激烈争吵,顿时引得三人望向头顶的监控屏幕。 只见富贵阁的门口,有两帮女人正在吵架,吴八桂一眼认出,其中一方是自己的女伴。 另一方,不认识,但看服饰也不是普通角色,领头女孩高挑漂亮,盛气凌人。 说话之间,高挑女孩反手一个耳光,甩在吴八桂的女伴脸上,指印清晰。 在朱丽娅感觉她有点眼熟时,觉温眼睛却如恶狼一样发亮:“这女人,不错。” 吴八桂一口喝完茶水,眼神多了一丝阴狠:“想不到这小妞敢打我的女人。” “觉温先生,澳门赌博网站:你不是说她不错吗?今晚,我也送你一份大礼。” 与此同时,一个柔弱的女孩惊慌失措冲入荣华厅,对着沙发上玩游戏的戴明子和叶天龙几人喊道: “明子,不好了,思思跟人打架了。” ps:今天六更了,大家多多点赞支持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