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无意侵犯
  第一百七十七章无意侵犯

  今天注定是叶天龙高兴的一天。

  坐稳业务部长的位置,成为百石洲的安全顾问,还跟飞龙帮握手言和,天龙八部也成立,四喜临门。

  就因为这些喜事的降临,叶天龙在村里酒宴上喝了个痛快,跟包租婆和梁秀才连干三坛女儿红。

  叶天龙随后又跟老鹰和恐龙干了一坛,他还当场让人拿来药水和银针,给老鹰连续开瓢的脑袋处理伤口。

  老鹰没有跟叶天龙多废话,一碗酒,恩怨全消。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晚上八点才散去,五百多号人基本都喝醉了。

  送走梁秀才和老鹰他们之后,叶天龙也在陆小舞的搀扶中,满脸笑容回到了出租屋。

  陆小舞把他放在沙发上后,就取来毛巾给他擦拭一番,见到他身上几道打斗残留的伤口,就满脸疼惜地向门外走去:

  “我去取点药给你处理。”

  叶天龙笑了笑道:“不用了,这是昨天打斗的伤,已经处理过了,正在痊愈中,不用处理了。”

  陆小舞娇哼一声:“我说要就要,你等着,我去去就来,顺便再给你泡点醒酒茶。”

  叶天龙喊出一句:“不用了吧?暖床是最好的醒酒茶。”

  “去去,小色狼。”

  陆小舞向叶天龙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一溜烟的跑了。

  叶天龙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摇摇昏沉的脑袋,起身走到冰箱面前,拉开,又取出一瓶红酒。

  他有点渴,有点累,于是又拿起红酒灌入进去,接着走到卧室的窗边,看着灯火璀璨的百石洲。

  今晚喝了不少酒,但叶天龙并没有觉得自己喝醉,只是视线有些恍惚,扯掉红衣,情不自禁的晃了一下。

  他靠在窗边,看见远处黑暗而透亮地天空,有零星的烟花,在瞬间绚烂后,是一种极度的清冷。

  颜妃,莎琳娜,林晨雪,沈天媚,花如雨

  一个个远方的或者身边的女人,忽然变得鲜活无比,从脑海中跳跃而过,冲击着叶天龙的神经。

  行走在江湖之路者的人生,绽放如烟花!殒落亦如烟花!

  一时间,叶天龙感慨万千。

  随后,又有一个白衣倩影在脑海中飘荡,但很快又被一群丧尸撕裂,他想要营救,却无能无力。

  这让他头痛欲裂,眼神悲凉:“雪衣”

  他下意识伸手去抓,却抓了一个空,什么都没有。

  “天龙,你怎么还在喝酒啊?!”

  不知何时,陆小舞来到了叶天龙的身后,她的脚步轻的像一只猫,带着一分不满:“再喝真醉了。”

  “来,到客厅喝醒酒茶,我再给你上药,你看你,这么多伤痕,看到都让人害怕。”

  在陆小舞的眼里,**着上身,把坚硬如山的背影留给她看的叶天龙,是侠客与魔鬼的混合体。

  但叶天龙身上地神秘光环却也因此更加强烈,让陆小舞心里有些凝重,又情不自禁的被吸引。

  叶天龙回身,灯光朦胧如梦,他觉得他看见了白衣倩影,正从冥冥中向他走来。

  笑靥如花,美目流盼。

  陆小舞刚才回去,换掉了沾有酒气的衣服,披着一件针织白衣,显得娇俏,纯真,清冷。

  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在夜晚的时光里,给叶天龙展现了如画的风景,恍惚如梦。

  叶天龙悲凉的眼神不由一怔,怎么会是雪衣?怎么会是她?她怎么还活着?

  叶天龙上前一步,脚步微微跄踉。

  陆小舞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不知怎么地,便被叶天龙搂在了怀里。

  陆小舞浑身僵硬,想要挣扎,但叶天龙搂得很紧很有力量。

  叶天龙身上的浓烈酒气、血腥味、阳刚气息,把陆小舞包裹,让她又是惊慌又是迷乱。

  她想喊,但又不知喊些什么好?她早已经熟悉了叶天龙的暧昧,也享受适当的打情骂俏。

  “这家伙趁醉占便宜,不敢把自己怎样的。”

  陆小舞自己开导着自己,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即享受叶天龙搂抱带来地那种类似偷情的刺激,又希望搂抱能够快点结束,叶天龙马上消失。

  但随即,她便发现情况不对,叶天龙手臂地力量越来越大。

  两人的身子越贴越紧,可以说是全面接触,她的身体隔着薄薄衣衫,被叶天龙的强壮胸肌狠狠压着。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就在张嘴吸气的时候,叶天龙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

  他以一种排山倒海的力量,压在她地嫣红樱唇上,肆意狂吻。

  陆小舞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在片刻凝滞过后,她拼命挣扎地摇着头,希望能够摆脱,同时,双手在叶天龙的后背又抓又挠。

  但叶天龙好像是不知道疼痛似的,仍然大力狂吻,神色如痴如狂,激情澎湃。

  他的手,还毫不客气揉了陆小舞几下,接着就一起倒在床上。

  叶天龙一吻而下,触碰着陆小舞的白皙大腿。

  炽热的气息让陆小舞本能呻吟一句:“天龙,不要!”

  亲吻的结束与开始一样突兀,就在陆小舞担心叶天龙会有更过份的举动时,听到声音的叶天龙忽然放开了陆小舞。

  他怔忡的看着、端详,脸上渐渐显露出极度复杂的表情,咽喉发出受伤野兽一般的低吼:

  “对不起。”

  然后,整个人就倒在旁边的床上,微斜着头,闭着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陆小舞的脸阵红阵白,手掌按着自己的胸口,喘不过气来似的倒退着,然后脚一软,坐在了床上。

  她下意识的把被子抱在怀里,紧紧的,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这样才有安全感。

  半分钟后,缓过气来的她,有些羞怒要拍打叶天龙,可手举到一半,却看见那张如水悲凉的面孔。

  那份落寞,击中了陆小舞的心底,她的羞怒全变成了疼惜,她放下手,随后拿起被子给叶天龙盖上:

  “冤家!”

  陆小舞整理好衣服,还把窗户关上,澳门赌博网站:接着就离开了房子。

  “小舞,气息怎么这么重,嘴唇还出了血,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像是无形的幽灵一样,包租婆忽然出现在陆小舞身边:“你真的喜欢上他了?”

  陆小舞微微一怔,随后挤出一丝笑意:“干妈,我没事。”

  “没事就好。”

  包租婆叹息一声:“你身上担子重着呢,你绝对不能有事。”

  陆小舞点点头,接着轻声一句:“莎莎姐还好吗?”

  “她,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