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撂了朱大盆
  第一百七十四章撂了朱大盆

  刀疤汉子他们齐齐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喊叫的。

  “呀!”

  在富甲方淡淡一笑时,叶天龙揉揉眼睛,看着朱大盆马上挤出笑容:“朱警官,你怎么来了?”

  “是放我出去?还是叫我吃早饭?”

  朱大盆握着鼻子,向几名亲信吼叫:“给我动他。”

  几名亲信拿出电棍要上前。

  “不可以动他。”

  这时,富甲方忽然抛出一句:“我答应过他,保护他一晚安全,现在还没天亮。”

  叶天龙竖起大拇指:“员外,谢了。”

  此话一出,几名警员眉头一皱,盯着富甲方喝道:“保护他?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啊?”

  “信不信我们连你也揍一顿?”

  朱大盆嘴角一牵,好像对富甲方有忌惮,忙向手下喝道:“闭嘴!闭嘴!咱们是警察,不是流氓。”

  “不能牵扯无辜。”

  接着,他又盯向富甲方开口:“老富,这小子是我眼中钉,你要庇护他?”

  富甲方淡淡回道:“保护他一晚,六点为准线,六点前,谁都不能动他,之后,与我无关。”

  “好,我就等你六点。”

  朱大盆狞笑一声:“给你老富面子。”

  区区十分钟,他等得起。

  “砰!”

  朱大盆等得起,叶天龙却没有等,他把捡起的电棍直接戳在朱大盆身上:“朱警官,电棍还你。”

  “啊”

  朱大盆被电的跳了起来,随后摔飞出去,重重倒在低声,神情凄然。

  几名亲信赶紧去搀扶。

  叶天龙也跑了过去:“朱警官,你怎么了?这警棍是你掉的啊,怎么不要了。?”

  “兹兹!”

  横冲直闯中,叶天龙又把几人电翻,接着又戳在朱大盆的大腿,朱大盆又是一声惨叫。

  残存的几名亲信愤怒不已,拔出武器要收拾叶天龙:“混蛋!”

  叶天龙向富甲方喊出一声:“员外,他们要打我。”

  几名警察看着富甲方,富甲方感觉自己快哭了,自认一方枭雄的他,第一次感觉到心力交瘁:

  尼玛!哪里有这样玩的?

  只是他又不能出尔反尔,只能硬着头挤出一句:“六点前,不可以动他。”

  叶天龙高兴的喊叫起来:“听到没有?六点前不能动我,不能陷员外不仁不义。”

  对手不能动自己,自己却可以动对手,这感觉真是太爽了。

  说话之间,他提着电棍转了一圈,吓得刀疤汉子他们全都低头,朱大盆也忍着伤痛退后,心里憋屈

  妈的!这究竟是谁收拾谁啊?

  “小子,你等着。”

  朱大盆咬牙切齿:“我一定废了你。”

  他完好的一只手去摸枪袋,只是枪械昨天炸膛了,新的配枪还没弄好,只能向几名亲信打出眼色。

  几名亲信领会到他的意思,齐齐摸着警枪站了起来。

  这时,叶天龙的耳朵微微抖动,他停止了一下动作。

  六点很快就到,朱大盆吼出一声:“把这小子给我拿下,胆敢反抗,就地击毙。”

  “斗殴,伤人,抢枪,再敢袭警,毙掉你无人可说。”

  “当!”

  叶天龙笑嘻嘻的把电棍丢掉,举起双手悠悠开口:“朱警官,别动气,我投降,我投降。”

  “拿下!”

  三名亲信一涌而上,把叶天龙双手束缚住,朱大盆吼叫着上前,对着叶天龙就是一巴掌。

  叶天龙脑袋一低,啪的一声,这巴掌扇在一名警员脸上,打得后者脸颊发红,多了五个指印。

  这也让挨打警察满脸郁闷,但又无法发作。

  “混蛋,还敢挡是不是?”

  朱大盆被气坏了,挥手让人拿来警棍,滋滋作响,吓得一干犯人往角落躲避,朱大盆狞笑着出声:

  “小子,刚才电老子两下,我电你二十下。”

  他舔着嘴唇,把电棍戳向叶天龙的腋下:“好好忍着。”

  “啊”

  电棍刚刚触碰叶天龙的衣服,叶天龙就先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抬脚把朱大盆踹飞出去。

  “砰!”

  朱大盆摔在地上,鼻青脸肿,随后更加恼怒,抓起电棍又冲上来:“敢踹我,我电死你,电死你。”

  “砰!”

  就在这时,铁门被人一脚踹开了,气势汹汹的朱大盆吓了一跳,随后就见一群人涌进来。

  有男有女,还有警察,警衔还不低,有几位更是领导派头十足,朱大盆认出是警局重量级人物。

  林晨雪带着几个人跟在三名中年督察后边,俏脸说不出的阴寒:

  “朱警官,你在干什么?严刑逼供吗?”

  朱大盆打了一个激灵,手掌一松,电棍掉落在地:“不是的,不是的”

  “各位领导,你们来的正好啊。”

  叶天龙指着衣服的电痕:“朱大盆羞辱我,打我,还拿电棍戳我,我的心脏都差点停了。”

  “你们看看,刚才三个人按着我,朱警官拿电棍直戳。”

  “你们要还我一个公道啊,不然我要向警方投诉,我要向媒体公布。”

  “我可是有阿尔及利亚护照的人,我还能向大使馆投诉。”

  听到这一番话,再看看叶天龙衣服的痕迹,那些督察的脸更加阴冷。

  “他撒谎,他撒谎,受伤的是我们,不信你问问那些犯人,是不是叶天龙打他,打我。”

  朱大盆忙给自己申辩:“我根本没电到他,反而是他电了我几下。”

  他还向刀疤汉子和富甲方喊道:“王朝,老富,说句公道话啊。”

  刀疤汉子神情犹豫了一下:“是,是,朱警官说得对。”

  富甲方缓缓闭眼,没有理会此事。

  “王朝这么瘦小能做狱霸,因为他是朱警官的亲戚。”

  叶天龙很直接揭露两人关系:“他的话,能信?”

  几个督察怒目瞪向朱大盆。

  朱大盆在人群后一个劲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这次弄不好他身上的制服就得被剥下去。

  他瞅瞅一屋子的领导,再瞅瞅阴招连连的叶天龙,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小丑,自己这个坏人,完全不是叶天龙的对手。

  他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百石洲。

  林晨雪喝出一声:“我们华药会对此事追究到底。”

  “律师,准备投诉。”

  “医生,马上验伤。”

  听到这几句,一个中年警官挤出一个笑容:“林总,事情一定有误会。”

  “误会?有什么误会?”

  林晨雪不给对方半点面子:“事情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

  “秦警官已经作出了报告,昨天百石洲事件,叶天龙就是见义勇为。”

  “凤姐和朱发达也已经招供,她是朱大盆的亲戚,逼不得已诬陷叶天龙。”

  “恐龙他们殴打警察,也是因为朱警官他们没有合法证件,让他们误认为是假冒警察。”

  “而且朱警官的枪伤也是炸膛。”

  “如果不相信的话,一千多名村民可以作证,监控视频也能还原。”

  “而朱大盆严刑逼供,你们亲眼所见,如不是我们赶赴及时,叶天龙不怕也脱层皮。”

  “你们还想徇私舞弊,是不是要我向市长或者京城控诉?”

  这一连串有理有据又犀利无比的话丢出来,一名国字脸警官马上焦急摆手:

  “别,别,林小姐,这点小事没必要惊动上面,没这必要。”

  几个警官面色很是难看,狠狠瞪了朱大盆一眼,随后国字脸警官讪笑开口:

  “林总放心,我们一定给你满意交待,该处理谁一定会处理谁。”

  林晨雪俏脸冰冷地手指一挥,一名成熟稳重又不乏犀利的律师,把一叠厚厚的东西递给中年警察:

  “这是朱大盆犯罪受贿的证据,他在百石洲前后收受六百多万茶水费。”

  “还把缴获的五成电动车,卖给他旗下的翻新厂子,然后又出售给基层民众,再以赃车罪名逮捕他们敲诈。”

  “年初,他还猥亵三名未成年女童,事件,证人,证词全在上面,希望你们公正处理。”

  林晨雪语气不带任何感情:

  “两天之内,如果你们不能给一个公道,我就会把这些公布媒体,让舆论给你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