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富员外
  第一百七十三章富员外

  叶天龙实在无法忍受,抱紧自由被唱成爆干基友,所以让刀疤汉子马上闭嘴。

  他还一脸鄙夷:“打架不如人,唱歌吓死人,也不知道你怎么做老大的?”

  刀疤汉子艰难挤出一句:“朱大盆是我亲戚。”

  叶天龙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原来有背景,随后给他驳接好两腿。

  当凉飕飕的囚室重新恢复安静的时候,叶天龙重重松了一口气,让刀疤汉子爬去角落睡觉,自己也躺在床上舒展筋骨。

  就当他往嘴里倒入一口酒时,他忽然嗅到一抹若隐若现却真实存在的戾气。

  下一秒,两道人影直扑床上的叶天龙,一人直取脑袋,一人拳冲腹部。

  “啪!”

  正是中年男子身边的光头汉子,两人势如猛虎,雷霆万钧,一看就是骁勇善战的主。

  换成常人,肯定躲不过他们这一轮袭击,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叶天龙。

  “扑!”

  就在两人扑到身边时,叶天龙右手把玩的打火机啪一声打着,嘴里喝着的烧酒同时喷了出来。

  喷出的烈酒顿时燃烧,半空掠出一道火焰。

  “啊”

  扑向叶天龙脑袋的光头汉子,只见眼前一道火光闪现,随后眉毛和鼻子一烫,他惨叫一声摔了回去。

  眉毛几近被烧光,脸颊也有灼伤。

  与此同时,叶天龙身子一挪,双腿一夹,轻易缠住另一名光头汉子的手臂。

  “玩偷袭这么调皮,帮你剃度剃度。”

  叶天龙嬉笑之间,手里的雪茄戳了出去,正中光头汉子的脑袋,兹一声,一抹皮肉灼烧的气息蔓延。

  光头汉子惨叫一声,想要脱身却无法动弹,接着又见叶天龙拿雪茄戳来,又是一声惨叫。

  他的脑袋又多一个疤,他痛的哇哇直叫。

  “出家人剃度好像要九个戒疤。”

  不等对方作出反应,叶天龙捏着雪茄连连戳出,在光头佬头上烫出九个疤,让后者痛的眼泪都出来。

  刀疤汉子他们见状龇牙咧嘴,忽然发现,自己的境遇还过得去。

  “砰砰!”

  烫出九个伤疤后,叶天龙就把他踹飞出去,接着酒瓶砸了出去,把眉毛被烧的光头佬砸破脑袋。

  两个光头汉子上窜下跳,痛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心里的憋屈更是让他们要吐血。

  “你,要不要动手?”

  叶天龙叼着雪茄,吊炸天的望向中年男子:“早点打完睡觉。”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一直注意着他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挥手制止两名缓过来的手下继续攻击:

  “小兄弟,不简单啊,心机过人,一切看似杂乱无章,但其实却是步步为营。”

  “泼灯泡,捡碎片,劫持刀疤汉子,耗损他们体力,再不费吹灰之力收拾他们,你让我很惊喜。”

  “你也让我很惊喜。”

  叶天龙缓缓走了过去:“我以为你识趣,不会动手,没想到,你让你两个手下偷袭。”

  “我没两下子的话,估计被你们收拾惨了。”

  中年男子悠悠一笑:“可焦头烂额的是他们,大古小古也算是高手,从没像今晚这样吃过亏。”

  他还瞄了忿忿不平的两人一眼:“也许他们觉得是你阴险,利用酒精和雪茄取胜,胜之不武。”

  “但我看来,给他们十次机会,也是他们输。”

  叶天龙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这么高看我?”

  “当然,我眼力从来不会差。”

  中年男子伸出手:“富甲方,道上朋友给面子,叫员外。”

  “没听过。”

  叶天龙很不给面子:“不过员外这个名字很不错,富甲一方,你很有钱吗?”

  “有一点。”

  富甲方笑了笑:“你要钱吗?”

  “无功不受禄。”

  叶天龙伸伸懒腰:“不过你可以帮我一个忙,你让两名手下偷袭了我,是不是该保护我一晚弥补?”

  他手里捏着那枚染血碎片:“我想睡一个好觉。”

  他很直接在富甲方手背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飙了出来,滴落地上,触目惊心。

  被人欺负,他总是要讨回一点彩头。

  富甲方嘴角微微牵动,瞄了一眼狭长的玻璃,还有叶天龙的手,这是双手很修长很白净,宛如艺术家般充满灵气。

  但富甲方毫不怀疑,这双手能轻易扭断他的脖子,他挥手制止两名缓过来的手下出手。

  他很平静地一抹血迹,随后望着叶天龙笑道:“没问题。”

  “痛快,那就一起睡吧,明天还很多事要处理。”

  叶天龙在富甲方身边躺下:“员外,我的安全,就是你的安全。”

  “还有,叫你的人不要靠近,我跟曹操一样,有梦中杀人的习惯。”

  富甲方没有恼怒,反而笑了起来,饶有兴趣,这是第一个让他见血的小子。

  叶天龙没心没肺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朱大盆就带着几名警察气势汹汹出现,原本想要看叶天龙被爆的满地找牙,结果却震惊地发现:

  刀疤汉子一伙人卷缩在角落,双手双脚被绑住,满脸憔悴,还有不少血迹。

  地上也满是水迹和碎片,头顶灯罩也碎裂了。

  而叶天龙正靠在富甲方身边呼呼大睡,身边放着一个水杯,手里还夹着雪茄,很是享受的样子。

  朱大盆气得快要吐血,耗费不少心血把叶天龙弄到这,还顶住四面八方的压力,为的就是发泄枪械炸膛的恶气,结果却是这场面。

  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刀疤汉子他们一眼,随后喝叫亲信赶紧把门打开。

  “哐当!”

  在亲信把牢房铁门打开后,朱大盆就气急败坏的吼道:“叶天龙!”

  牢房的二十几人全部睁开眼睛,刀疤汉子见到朱大盆更像是找到组织,满脸委屈,差点哭出来。

  叶天龙没有反应,侧了一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朱大盆愤怒不已,抢过一根电棍,在牢房铁门一甩,兹兹作响:“叶天龙。”

  “当!”

  叶天龙打了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跳起,旁边的水杯也被他扫了出去,正好砸在朱大盆的鼻子上。

  “哎哟!”

  要冲过来的朱大盆惨叫一声,丢掉电棍捂着脖子退后几步,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谁叫我?谁叫我?”

  跳下床的叶天龙吼叫一声:“难道不知道我在睡觉吗?”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跟曹操一样,有梦中杀人的习惯吗?把我吵醒不怕我把你们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