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有病
  第一百七十一章我有病

  “混蛋!王八蛋!”

  武凌霜毫无风度的满室追杀叶天龙,所幸叶天龙躲避得快,不然都被她撩阴腿废掉:“给我站住!”

  王小跳和薛长山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见到叶天龙生龙活虎的蹦跶,跟开门时看到的生死难测完全相反,多少能猜到这家伙装疯卖傻,不然不会有现在的态势。

  想到这里,他们当下也都齐齐发怒:

  叶天龙不仅侮辱他们智商,还夺取了武凌霜的初吻。

  于是王小跳喊叫一声,手里抓起一根电棍,也加入追杀叶天龙的行列,薛长山也带着试图堵截。

  只可惜叶天龙灵活的跟泥鳅一样,七八人对着他围追堵截,硬是无法把他拿下来。

  王小跳的电棍捅了四次,结果不仅没有放倒叶天龙,反而把两名警员电的哭爹喊娘,一棍还捅到薛长山的臀部,让他跳起来,于是堵截叶天龙的力量变得涣散,都担心王小跳把自己电晕。

  武凌霜沉了俏脸,拔枪硬生生把叶天龙停了下来。

  轻薄武凌霜的后果,那就是被她叫人丢入看守所,要好好杀一杀叶天龙锐气,不过她拉走了王小跳。

  “朱元,朱清,你们把叶天龙送过去,让他们好好招待,这可是贵宾。”

  在薛长山的示意下,两个跟朱大盆有过交谈的警员,亲自把叶天龙送去看守所。

  两个小时后,身上被搜了一个干净的叶天龙,办理完手续后,正被丢入一间二十人住的集体牢房。

  本来按照武凌霜的意思,是让叶天龙住在单间面壁思过,但最后却鬼使神差被送到集体牢房。

  叶天龙不用想也知道是朱大盆和薛长山在搞鬼。

  枪械炸膛,虽然没有证据说明是他干的,但朱大盆一定把这笔帐记在他头上,铁定报复。

  而自己跟武凌霜的人工呼吸,更是让王小跳和薛长山跳脚,如非现场太多人看着,估计他都要掏枪毙掉叶天龙。

  “哐当!”

  铁门被警察狠狠的关了上去,叶天龙清晰感觉到暗中亮起凶狠光芒,就像是自己被丢入了狼窝一样。

  监狱应有的戾气渐渐环绕,脚步声也密集了起来,显然犯人已经见到新同伴进入,全都起来欢迎了。

  灯光被警察在外面扭大,牢房多了一抹明亮,叶天龙环视两眼发现,这是一个大号的牢房,相比对面的一排单间,这里住着二十多个囚犯。

  此刻,这些犯人正好奇打量自己,押解警员还跟一个刀疤汉子交谈了几句。

  随着押解警员的叮嘱,刀疤汉子盯着叶天龙的目光变得玩味,随后,他退回自己床铺叫过几个人低语。

  叶天龙无视他们,目光却落在角落中的一名中年人身上。

  他嗅得出对方的气息,那是强者韬光养晦残留的气息。

  正在闭眼的中年男子给叶天龙的第一眼印象,是这人虽然长得高大,但依然给人感觉像一个书生。

  也许应该这样说,中年男子本来就是一介知识分子,虽然进了监狱还有可能杀过不少人,但仍然没改变他的书生气息。

  而两名护卫在身边的光头汉子,更是佐证叶天龙对中年男子的猜测,来头不小。

  叶天龙微微咬牙:想不到监狱还能遇见这种级别的人物。

  不过叶天龙并没有太大动作,只要对方不无故招惹自己,自己也没必要去找茬。

  想到这里,他把发来的口杯和脸盆放在凳子上,然后拍打着一个空床上的草席。

  “咣当”一声。

  刚放在凳子上的口杯被踢飞了出去。

  早有心理准备的叶天龙并不意外丛林法则的牢房生出事端,他扭扭脖子回望过去,一个留着板寸,身高足足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家伙正站在那里,双手很傲然的抱在胸前,一脸狞笑看着叶天龙:

  “新来的,你叫什么?”

  “叶天龙!”

  叶天龙很老实的回答,随后笑着开口:“大哥,初来乍到,多多关照。”

  “叶天龙?”

  高大男子不置可否的呲了呲牙,在他眼里,叶天龙就是一个菜鸟,即将成为他们寻欢作乐的工具。

  所以他踏前一步踩在叶天龙床上,随后用手直指他胸口喝道:

  “你懂不懂规矩,这凳子上能让你随便乱放东西吗?经过我们老大同意了吗?”

  叶天龙很是惶恐的样子:“请问哪位是你的老大?”

  高大男子手指往后一抬,指着刚才那个刀疤汉子喊道:“这就是老大。”

  叶天龙顺着手指望去,跟押解警员交谈完的刀疤汉子正坐在床上,瞪着一双三角眼正盯着自己。

  还没等叶天龙说什么,刀疤汉子就冷冷出声:

  “这小子不懂规矩,一进来不拜山不孝敬,咱们必须教给他一点规矩。”

  “来人,把那一盆洗脚水端过来。”

  “是!”

  在刀疤汉子的指挥下,两个人很快端来一盆洗脚水,高大男子踏前一步,冷笑一声:

  “小子,我们老大发话了,你不合他的眼,今晚你痛快点就把这洗脚水喝了,大家开心一下睡觉。”

  “要是不喝呢,那我们就来强的。”

  他狞笑着开口:“我亲自把你喂饱。”

  叶天龙满脸苦笑:“各位大哥,我就是一个菜鸟,身上还有病,肺病,喝不了那么多水。”

  “万一喝水途中挂了,岂不是给各位哥哥找麻烦?”

  他重重咳嗽一声,身子颤动,嘴里还流出一抹红色,一副随时要挂的节奏。

  见到他这个样子,靠过来的犯人下意识躲开,还捂着嘴巴不敢说话。

  高个子也跳开了,惊慌失措:“你有肺病?”

  “是啊,三年了,治到没钱,就去抢了一点钱,结果就进来了。”

  叶天龙叹息一声:“也好,在这里,包吃包住还包治病。”

  高个子脸色更难看:“你、你滚远一点,不要睡床上。”

  “二子,你傻逼是不是?”

  刀疤汉子喝出一声:“警察脑子进水,把肺痨病人丢进来?这小子玩你们,动他。”

  高个子他们微微一愣,随后暴动起来,卷起袖子要收拾叶天龙。

  “扑!”

  叶天龙端起那盆洗脚水,对着头顶灯光泼了出去。

  兹的一声,灯泡短路,直接炸裂,惊得众人躲闪,现场一片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