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第一百六十九章坦白从宽,澳门赌博网站:抗拒从严

  “事情是这样的,飞龙帮的梁秀才带了三百多人来百石洲考察。”

  “他非常好心的告诉包租婆,只要一个亿就能保百石洲的安全。”

  “两位,只要一个亿啊,就能保护几万人的安全,这生意多划算。”

  叶天龙看着武凌霜:“可惜我当时喝了点酒,看梁秀才他们不顺眼,于是就带村民跟他们干了一架,现在想一想,真应该答应梁秀才啊。

  每年一亿就能保得一方平安,这可是连警察都做不到的功绩。”

  武凌霜俏脸一热,傻子都能听出叶天龙反讽,一个亿保护费,飞龙帮这胃口还真大啊。

  随后,他声音一沉:“你们可以报警。”

  “我们报警了啊,第一时间找警方帮忙。”

  叶天龙一本正经地回道:“朱警官也马不停蹄赶来,终于在群架结束的第四个小时抵达大榕树。”

  “他带着二十多名协警抓拿肇事者,飞龙帮的两员大将凤姐和朱发达指证我,于是我就成了凶手。”

  “我当时又喝了一点酒,脑子一热要看朱警官证件,可他什么都没有,还坚持要带我走。”

  “我担心是飞龙帮众假扮,于是又出手把协警撂了。”

  在武凌霜俏脸又有点发红时,叶天龙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啊,哪个王八蛋这么胆大,敢假扮警察抓人呢?”

  “特别是朱警官拿出警枪指着我的头时,我真该劝告他先检查一下警枪。”

  “这样他的枪就可能不会炸膛,我也不会多一个袭警罪名。”

  叶天龙割肉喂鹰:“老天爷真是混蛋,怎么就让警枪炸膛呢?我的脑袋哪有朱警官的手重要。”

  “武小姐,百石洲几百个摄像头,你随便调几个看看就清楚。”

  武凌霜冷冷出声:“我做事自有分寸,不需要你说教,你说朱大盆跟飞龙帮勾结,有证据吗?”

  叶天龙嘿嘿一笑:“我可没说过,朱大盆跟飞龙帮勾结,朱警官日理万机,什么时候出现都正常。”

  “叶天龙,别含沙射影。”

  武凌霜冷冷出声:“不过我这人只讲究证据,我会调查此事,但不会因你推断就判定他们勾结。”

  薛长山也是声色俱厉:“就是,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们不会让朱警官寒心的。”

  “那你们就好好调查吧,调查完了,有什么不懂的,我再来补充。”

  叶天龙缓缓闭上眼睛:“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该反抗梁秀才打压,不该检查朱大盆证件。”

  “如果我和百石洲村民再隐忍一点,今天的事就绝不会发生了。”

  叶天龙泪汪汪的态势:“武小姐,全是我的错,只要梁秀才高兴,朱大盆没事,毙掉我也无所谓。”

  “来吧,把刚才的笔录给我吧,我签字认罪就是,不能让人民警察受到一点伤害。”

  气氛一下子陷入僵冷状态中,武凌霜都没料到叶天龙会是这样的态度,她审慎的凝视了叶天龙一会:

  “叶天龙,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聚众斗殴,恶意伤人,这是要背负刑事责任的。”

  “你不证明自己清白,你怕是要在牢里过年了,还是把事情客观一点说出来吧。”

  叶天龙摆摆手:“不,不,我的错,我有罪,我认罪。”

  薛长山看着叶天龙样子,一脸的怒火:

  “武顾问,何必惯着他的脾气,既然来了警局,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薛长山的眼睛如刀子一样锐利:“再不招供,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在薛长山狠戾的神情中,叶天龙冷笑着说道:“区区一个小警察,就有权利对人民进行恐吓了?”

  “武小姐,麻烦你告诉你的人,做为一名公务人员对人民进行恐吓,一旦被揭发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武凌霜漠然的盯着叶天龙看了几眼,语气已经冷漠的道了句:

  “薛警官,冷静一点,别上了他的当,我们是在破案的,不是来跟他吵架的。”

  被武凌霜这么一说,薛长山忙恭敬点头:“武小姐说的是。”

  叶天龙见状嘿嘿一笑说道:“是谁说胸大无脑了,武小姐已经用自己的例子反驳了这句话。”

  亵渎女神,薛长山火冒三丈:“你”

  “别发火!”

  武凌霜眼皮子都没抬,只是盯着叶天龙冷冷出声:“叶天龙,你非要狂妄自大是不是?”

  叶天龙开始闭目养神。

  武凌霜俏脸一寒:“叶天龙,你在挑衅我的底线,换成我是你,就把事情客观说出来。”

  局面变得有点诡异,叶天龙死命要认罪,武凌霜却要为他开脱。

  “咄咄!”

  这时,房门又被敲开了,王小跳带着两个制服男子出现,一脸焦急向武凌霜喊道:

  “霜霜姐,不好了,江浙的专案组打来了电话,江太保心脏病发。”

  听到这一句话,武凌霜身躯一震,下意识离开审讯桌子:“什么?江太保心脏病发?”

  王小跳连连点头:“是啊,听说很严重,他的律师还要求保外就医,金少想找你商量。”

  “走,找金少。”

  武凌霜跟着王小跳离开审讯室,叶天龙的案子只是她心血来潮管一管,现在听到江太保有事,重心自然是转到江太保案子上。

  几乎是她前脚刚出,跟着王小跳的两名制服男子就闪进审讯室,笑容阴冷。

  接着,一人轻车熟路关掉监控。

  薛长山似乎知道两人要干什么,把东西一丢喊道:“我上厕所,叶天龙,你给我老实一点。”

  说完后,他就迅速溜了出去。

  叶天龙看着靠近自己的两人,满脸惊慌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两名制服男子没有废话,抓起电棍就往叶天龙的头上砸去。

  “砰!”

  叶天龙脑袋开花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两支电棍砸不下去,被叶天龙两手抓住了。

  两个制服男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天龙的两手明明铐住,怎么就突然从手铐中抽出来呢?

  “该轮到我了。”

  叶天龙嘿嘿一笑,忙地一扯电棍,两人重心不稳,砰一声撞在铁椅上,额头顷刻见了血。

  不等他们起身,叶天龙又把夺过来的电棍,在他们身上戳了几下,两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动。

  这种电棍,电一下,最快要两分钟才能缓过气来。

  好不容易缓过神要爬起,又是滋滋两下,两人重新倒地,伤处乌黑。

  “两位壮士,来吧。”

  叶天龙从审讯桌上拿过纸笔,丢在两人的面前嘿嘿笑道:“把指使你们的人,要你们做的事,全给我一五一十招出来。”

  “胆敢不从或者隐瞒,我就用电棍戳两下,而且谁写的少,谁就要受到电棍惩罚。”

  两名制服男子咬牙切齿:“小子,你闯祸了”

  “滋滋!”

  叶天龙又戳他们两下,两人惨叫一声又捂着臀部摔回了地上。

  随后,叶天龙把电棍放他们两腿中间,笑容很是邪恶:

  “老老实实招供吧,不然,下一次,我就电这里了。”

  “你说,它们能扛得住这五万伏的电击吗?会不会一电,就变成了早餐档的麻花?”

  “还是想甘蔗一样,啪啪啪变成一堆渣?”

  两名制服男子愤怒不已,但眼中开始有着惊惧,这可是要断子绝孙的地方。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叶天龙一拍桌子,正气浩然:“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