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认罪
  第一百六十八章我认罪

  警车很快行驶到明江警局,叶天龙和恐龙被分别带入审讯室,朱大盆则被送去医院治疗。

  朱大盆对叶天龙满脸怨恨,恨不得亲自审问叶天龙,可以好好出一口恶气,无奈手上的伤口让他不得不就医。

  如果不及时进行治疗,只怕右手以后再也握不住枪,饶是如此,他也跟几个警员叮嘱一番。

  从神情就可以判断,他是要给叶天龙一伙吃点苦头。

  警局的审讯室很简陋,一间粉刷成白色的空旷房间,木门挂着“审讯室”三字,屋子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

  桌子后面有两个位置,那是警察坐的,再后面有一扇墙,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字。

  墙壁四周还有几个摄像头,监控着房间一举一动。

  为了突出心理优势,审问桌子还高出一截,这样可以让审问的警察,能够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嫌疑人。

  而对面是一张嫌疑犯坐的椅子,铁制固定的,有控制双手的挡板,脚下还所有束缚双脚的铁链。

  叶天龙刚刚被带入进审讯室,就有两名膀大腰圆的警察把他按在椅子上,把他双手控制在挡板上,但脚链就没系上。

  随后他们就退了出去,叶天龙好奇地摸摸把手,这是第一次尝试铁板凳的滋味了。

  还没等他好好打量这间审讯室时,房门又被人砰一声推开了,一身黑装的武凌霜气场强大带人出现。

  纯粹听到枪声路过的武凌霜忽然心血来潮,决定亲自审问让她不舒服的叶天龙。

  从百石洲的喧杂和打闹中沉寂下来,叶天龙能够静心审视这个美女。

  身高超过一米七的女人,身材纤细,皮肤仿若羊脂一般洁白,让人难以找到半点瑕疵,一双美眸傲然淡漠,散发着勾魂夺魄的光芒。

  一身黑色制服,更是让武凌霜多了一丝高贵冷艳之美!

  有种女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世界的。

  大概说的就是这类女人。

  “17550。”

  看着走向审讯位置的武凌霜,叶天龙眯起眼睛报出一连串数字:“342436。”

  正要落座的武凌霜身躯僵直了一下,那张冷艳的俏脸多了一丝惊讶,她想要若无其事的坐下,却怎么都做不到出现时的心如止水。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叶天龙:“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高、体重和三围?”

  叶天龙闻言笑了笑:“阅女无数,自然水到渠成。”

  武凌霜喝骂一声:“流氓。”

  随后她压制愠怒坐了下来,她显然有过良好的训练,知道怎样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时,房门再度被打开,又走入一名年轻警员,他彬彬有礼喊道:“武小姐,我是金少派来协助你审问,我能做什么?”

  武凌霜点点头:“帮我记录就行。”

  年轻警员敬了一个礼,随后就走到武凌霜的身边落座,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炽热。

  叶天龙见到此人暗暗叫苦,这世界还真是小啊,薛长山正是被他驱赶的华药面试者之一。

  燕京大学毕业,全国自由搏击亚军,叶天龙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助理没做成,转身做了实习警员。

  薛长山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向叶天龙瞄了几眼,目光有着淡淡戏谑:“哟,这不是叶主管吗?”

  “怎么犯事了?不过也是,你当初在华药就不守规矩,用卑鄙手段把我们一干人全部忽悠走。”

  “今天被抓进来,也是很正常的事,待会最好老实一点,武小姐想知道什么就答什么。”

  薛长山流露出报复的快感:“不然你会吃更多苦头。”

  “好了,长山,先别说这些了。”

  武凌霜直接进入主题,盯着叶天龙沉声问道:“姓名?”

  叶天龙扭扭脖子:“叶天龙。”

  “性别?”

  “女!”

  秀丽的眉蹙起,武凌霜一脸寒意:“叶天龙,你什么意思?”

  叶天龙耸耸肩膀:“你一边叫我名字,一边问我叫什么名字,还问我性别,不觉得很无聊?”

  武凌霜气的直咬牙,杀气腾腾:“我知道是一回事,问你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问什么,你尽管回答就是,你要知道,你现在涉及的是,伤人,夺枪,袭警。”

  薛长山也出声厉喝:“叶天龙,老实一点,这里是警局,不是你浮夸表演的地方。”

  叶天龙靠在椅子上:“你们这态度,很让我怀疑,我会受到不公平审问,我要律师。”

  武凌霜冷笑一声:“你有律师?”

  叶天龙微微偏头:“我没有,但你可以帮我请一个啊。”

  武凌霜沉下了脸,不悦的开口:“叶天龙,不要胡搅蛮缠,这对你没好处。”

  薛长山把矿泉水砸在叶天龙旁边,疾言厉色:“叶天龙,你最好是放老实点。”

  “你再让武小姐不高兴,我脱了这身警服,也不会让你好过。”

  看到薛长山杀气腾腾的样子,叶天龙脸上多了一丝戏谑。

  虽然自己跟薛长山有点小过节,但不至于他这样大动肝火,哪怕要算计自己,也不该表现的这么明显,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在武凌霜身上了。

  不过,他要因为喜欢武凌霜而想拿自己出气,以此来讨得美人的欢心,那可是大大打错了算盘。

  叶天龙笑了笑,随后漫不经心地开口:“问吧,警民合作,只是问完记得给点奖励。”

  “特别是上手铐的补偿,记住,我只是嫌疑人,未必就是罪犯,你们这种态度,让我很受伤。”

  薛长山心中将叶天龙恨的要死,想要再度发作却被武凌霜制止,只能咬咬牙哼了一声。

  武凌霜接着审问:“叶天龙,百石洲发生的事情,你有什么要说的?”

  叶天龙叹息一声:“这事,说来话长,应该从朱大盆查电动车开始说起。”

  “那天,朱大盆为了谋取私利,带人堵了百石洲几个门,专门查扣新电动车,引起民众愤怒。”

  薛长山脸色一沉,一拍桌子:“叶天龙,故作玄虚是不是?我们问的是打架的事,袭警的事。”

  武凌霜也是目光冰冷,眼神极为不善。

  叶天龙自不会将他们的态度放在心上:“打架的事?袭警的事?”

  薛长山冷喝一声:“还不老实交待?”

  叶天龙一拍脑袋,满脸歉意:“对,我下午打架了,也袭警了。”

  “我认罪!”

  这三字一出,武凌霜和薛长山齐齐一愣,就连隔壁玻璃墙的王小跳也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