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摔倒两次
  第一百六十五章摔倒两次

  陆小舞的喊叫,澳门赌博网站:让刚休息半天的恐龙他们身躯一震,七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朱大盆?抓人?”

  陆小舞神情惊慌地点头,随后看着叶天龙喊出一句:“他带了二十多人过来,说你涉嫌大礼堂斗殴事件。”

  “还喊叫着是你伤了凤姐和朱发达,他指名道姓要把你带走,干妈他们正在应付,她要我找你。”

  “让你赶紧从后门离开,看朱大盆气势汹汹的样子,今天是势在必得了。”

  她手指点着窗外的小径:“你如果被他拿住,以他的为人,你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又是那狗官,老子去废了他。”

  恐龙闻言勃然大怒:“刚才干架不见他来制止,完事了却来抓大哥。”

  他还哼出一声:“梁秀才也是小人,输了就输了,还叫警察来出口气,这帮主当的真丢人。”

  叶天龙耸耸肩:“朱大盆是片区警官,今日的事情肯定是盯着的,也必定收了飞龙帮不少好处,不过未必是梁秀才叫他来抓我。”

  “梁秀才今日见识了我的厉害,不会愚蠢的认定,一个警官就能摆平我。”

  “我猜测是朱大盆跟飞龙帮有合作,拿下百石洲后平分利益,如今被我搅合,就恼怒我断财路。”

  叶天龙一眼看穿:“所以他是来教训我的。”

  恐龙他们齐齐点头,随后问道:“大哥,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能怎么办?”

  陆小舞一脸着急:“肯定是避避风头,不要跟朱大盆硬碰,他可是警察,手里还有枪。”

  她还不忘记提醒叶天龙:“何况你昨晚打了他的脸,今天被他揪着把柄,只怕很难善终。”

  恐龙一听也点点头:“对对对,你不能跟那条疯狗死磕。”

  他已经见识过朱大盆的厉害,那混蛋对老人小孩都下得去毒手,对断了财路的叶天龙也会往死里整:

  “听说他姐夫是市局二把手,惹不得。”

  “什么惹不得,连梁秀才都被我打跑了,朱大盆又算得了什么,走,会会他去。”

  叶天龙昂首挺胸:“咱们连一个朱大盆都跨不过去,以后还怎么保护百石洲啊?”

  恐龙和陆小舞想要出声,叶天龙却大手一挥:“放心吧,这一关,我能跨过去。”

  其实叶天龙想得不是跨过去,而是把朱大盆也借机收拾了,这才能保得百石洲一片太平。

  “好,大哥这么有魄力,咱们也不能再劝你做缩头乌龟,只是要去一起去。”

  恐龙他们闻言热血沸腾:“走,兄弟,会会朱大盆。”

  一干人等簇拥着叶天龙来到大榕树。

  还没走到大榕树,叶天龙就见到不少人围着,喧杂不已,礼堂厮杀过后的尾声,又被掀起了。

  他还见到中间两拨人剑拔弩张对抗,一拨是气势汹汹的包租婆和十几名村民,一拨是朱大盆和几十名协警。

  协警手里全拿着电棍和防爆盾,外围还有不少租户好奇观看,此刻,包租婆正气势汹汹开骂:

  “朱大盆,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她指着朱大盆:“老娘裤衩被偷了,你们不出现,我们要警察维护治安,你们不出现,我们被飞龙帮打上门,你们不出现。”

  “查居住证罚款,你第一个,抓电动车,你第一个,收消费发票,你第一个。”

  “百石洲好不容易消停,你又第一个上门。”

  “还要带走我们的安全顾问,你他妈的算哪根葱啊?”

  见到包租婆要打人的样子,朱大盆先是向后一退,随后恼羞成怒上前:“包租婆,别以为你是村长就自以为是了。”

  “老子是正儿八经的警察,人民公仆,我背后是强大的国家机关,根本不需看你脸色。”

  “今天,你们必须交出叶天龙,我有证人指证他打架斗殴,还伤了不少人,他必须受到惩罚。”

  “你们胆敢阻挠执法,我把你们也铐起来。”

  朱大盆恶狠狠的吼道:“包租婆,我知道你有不小能量,可不要忘了,我朱大盆也不是草根。”

  “平时给你面子,是不想撕破脸皮难堪,今天,你要叫板,休怪我不客气。”

  在朱大盆的后面,是鼻青脸肿的凤姐和朱发达,俨然两人就是苦主和证人了。

  只是两人的表情都很不自然,有点被迫意味。

  “哪个王八蛋对村长这么不敬啊?”

  没等包租婆再出声,叶天龙大摇大摆的上前:“这把本队长置于何地?”

  见到叶天龙出现,众人的目光顿时望了过去,凤姐也咬牙上前一步,指着叶天龙喊出一声:

  “朱警官,就是他,在大礼堂打伤了很多人,还把我也打伤了。”

  说完后,她迅速低下脑袋,不敢对视叶天龙的眼睛,朱发达也是断断续续:“嗯,是他,是他。”

  包租婆冷哼一声:“废物!”

  “她撒谎。”

  陆小舞从后面窜了上来,指着凤姐和朱发达两人说:“明明是她带人来闹事,我们逼不得已反击。”

  百石洲村民也纷纷出声作证:“没错,是他们进来闹事,叶顾问是见义勇为。”

  “事情究竟是怎样,回到警察局就知道。”

  朱大盆不耐烦的摆摆手:“我现在只接到凤姐和朱发达的报警,报警叶天龙打人,还把他们打伤。”

  “叶天龙,这属实不属实?是不是你把他们打伤的?”

  他的目光落在叶天龙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怨毒和狰狞,显然已经知道叶天龙就是酒店打脸的人。

  他昨晚被林晨雪骂的狗血淋头,还逼不得已向叶天龙道歉,这让他怀恨在心,如今,叶天龙又断他财路,自然要新仇旧恨一起算。

  朱大盆阴森森道:“叶天龙,我希望你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恐龙他们愣了一下,随后对这种断章取义很愤怒,只是正要说话却被叶天龙制止,叶天龙淡淡笑道:

  “属实。”

  他手指一点凤姐和朱发达:“他们确实是我打伤的。”

  朱大盆的额头在阳光下显得跟灯泡似的,油亮,油亮,扫视了叶天龙几眼,冷冷的说:

  “年轻人,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架,还是没品的打女人,这样很不好,影响恶劣,走吧,跟我们到警察局调查吧。”

  “如果你是警察,我会好好配合,也会跟你去警察局。”

  叶天龙悠悠一笑:“可你是警察吗?朱警官,你的警员证,这么快办到了?”

  他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来,把证件给我看看,希望不要跟昨晚一样,让我失望。”

  听到这一句话华,朱大盆脸色彻底难看,恨不得掏枪打死眼前这个嚣张无比的小子。

  昨晚回去后,他就憋屈的把旧警员证撕成两半了,早上也第一时间申请更换,可最快速度也要三个工作日才能到手。

  换句话说,昨晚他还有逾期警员证,今天,他连根毛都没有。

  见到他这种样子,陆小舞马上适时喊叫起来:“警官,你带人走可是要证件的哦。”

  包租婆他们也都是聪明人:“就是,连证件都没有,谁知道你是不是警察?”

  “朱大盆,这几年,莫非你一直假扮警察?”

  “假扮警察可是犯法的,可是大罪,朱大盆,你不怕把牢底坐穿啊?”

  面对众人讥讽,朱大盆吼出一声:“老子是正儿八经的警察。”

  包租婆双手一伸:“那就把证件拿出来,没有证件,你就是假的。”

  朱大盆很想掏出证件,一把甩在叶天龙脸上,来一个扬眉吐气的打脸,可是,他真没有证件。

  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朱大盆都快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