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很骄傲?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很骄傲?

  一人与一群人的对峙,澳门赌博网站:空气仿佛凝固,别说作为当局者的飞龙帮众,贵叔等村民也真切察觉到无形的压迫感。

  叶天龙标杆般屹立的身躯,带给他们的不仅是赏心悦目的阳刚美感,还有内心深处的震撼。

  这才是个爷们!

  有战斗力的飞龙帮众见叶天龙突然抖动一下肩膀,吓得慌忙后退,关二爷面前常说为老大两肋插刀,这时候忘得一干二净。

  他们蔫儿不拉几地站在梁子宽和鹰叔身后,梁子宽按捺不住喝出一句:“废物。”

  叶天龙手指勾了一勾,平静的吓人的脸上,终于泛起一丝不屑。

  飞龙残余子弟收缩阵线,脸上恐惧清晰可见。

  这叶天龙实在太可怕太霸道了,近两百名战斗成员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这是何等的一种威猛?

  以前对历史中过五关斩六将的关公不以为然,以为那纯粹是吹嘘,现在一看,井底之蛙还真他妈的是自己。

  百万军中取敌首,还真不是神话啊。

  梁秀才连吞了几次口水,神情早从玩味变成凝重,叶天龙的厉害超出他的想象:

  “叶天龙,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梁秀才也深呼出一口气,挤出一句话:“你这么能打,何必做城中村的保安,不如来我们飞龙帮?”

  他以为叶天龙是包租婆请的高手:“我让你做副帮主,百石洲的保护费给你六成。”

  四千多万,有着巨大吸引力。

  梁秀才诱惑着叶天龙:“这样百石洲好,你好,飞龙帮也好。”

  叶天龙淡淡戏谑:“梁帮主,这时候说软话,有意思吗?就算要谈判,也要等我收拾残局再说。”

  梁秀才脸色微变:“你还要干什么?”

  叶天龙捡起一根棍子:“游戏还没结束呢,说好一对三百,现在还有几十号人,我要善始善终啊。”

  梁秀才喝出一声:“叶天龙!”

  叶天龙没有理会,提着棍子向梁子宽走去:“梁少,我好像放过你三次,每一次你都喊八十岁老母饶命,可每一次过后又都冒出来捣乱。”

  “今天,咱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吧,不划个句号,日子多难过。”

  梁子宽听到找自己算账,身躯瞬间僵硬:“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飞龙帮少主,少主!”

  “你爹都被我拿下了,你,又算的了什么?”

  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对于梁子宽他们必须踩到底踩到怕,不然就会跳梁小丑般折腾。

  他很快走到梁子宽他们面前,飞龙帮众怒吼一声,冲上来象征拼几刀就倒地,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装,但飞龙帮阵营很快剩下三个站着的人。

  梁子宽、风姐、鹰叔,叶天龙一抖木棍,狂妄点着两人:

  “上次放过你们,让你们觉得我好欺负。”

  叶天龙弹掉指尖的鲜血,淡淡一笑:“那我这次就狠辣一点,让你们知道报复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子,不要欺人太甚”

  还没等风姐迸出一句场面话,啪!叶天龙就反手甩出一棍,直接把凤姐撂翻在地,然后过去抬脚将她的头踩得贴在地面上,冷哼一声:

  “如果不是我有两下子,我早被你们玩死了,还说我欺人太甚。”

  凤姐悲愤不已,只可惜技不如人,只能遭受耻辱。

  “我跟飞龙的梁子结定,竟然撕破了脸皮,我又何惧把你们踩到底呢?”

  “扑!”

  话音落下,叶天龙右脚一挑,风姐砸向了鹰叔,全神贯注的鹰叔脸色微变,伸手把凤姐接住。

  只是还没来得及放稳,叶天龙就一棍子砸在他头上,当的一声,棍子断裂成两截,鹰叔脑袋也多出道血迹。

  鹰叔又是一声哎哟,抱着凤姐噔噔噔的退后几米。

  叶天龙趁此机会跃前,伸手抓住了梁子宽。

  梁秀才脸色一变吼道:“叶天龙,万事留一线。”

  “咔嚓!”

  叶天龙毫不犹豫扭断梁子宽的手腕,一声惨叫响起,梁子宽蹦达起来,叶天龙抓住他另一只手。

  又是一扭,另一手也扭断。

  见到这血腥一幕,飞龙帮众全身冰冷。

  梁秀才也是嘴角牵动,被叶天龙的狠辣深深震撼:“叶天龙!”

  “下次,见到我,跑远一点,还有,不要再去华药捣乱,不然我就弄死你。”

  叶天龙向梁子宽一笑,让后者情绪顿时崩溃,连连点头,他能感受到叶天龙的杀意,痛哭流涕: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梁子宽是真的不敢了,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叶天龙就像是一个恶魔。

  “砰!”

  叶天龙把梁子宽踹飞了出去,随即又把半截木棍指向飞龙帮众,阴冷一笑:

  “今天已经撕破脸皮了,不在乎得罪到底。”

  “恐龙,让你的兄弟们给在场飞龙帮众,一人赏十棍,给他们长一长记性。”

  “是!”

  大狗山猫他们齐齐呼应,这时别说给飞龙帮众十棍,乱刀砍了他们,七人也毫不犹豫。

  叶天龙的魅力已经深深折服了他们。

  听到十大军棍,飞龙帮众不仅没有愤怒,眼里还多出一丝感激,这比起断手好了十倍。

  大狗山猫他们提着棍子上前,对着数百飞龙帮众乱棍齐下,一时之间,惨叫连连。

  “砰!”

  就在这时,大门又被人一脚踢开了,随后,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现身,神情冷峻,眼神漠然。

  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刚刚踢开大门,白发青年就爆射进来,但不是直接冲向叶天龙,而是直取劫持梁秀才的恐龙。

  大狗和山猫见状忙挡了过去,两把斧头交错阻挡。

  白发青年右手一抬,一刀闪出,斩在斧头上。

  当的一声,大狗和山猫刚刚接触就闷哼跌开,两人虎口疼痛地看着来人。

  白头青年也停滞脚步,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大狗和山猫有让他止步的实力。

  梁子宽见状欣喜喊叫:“白毛狼,快打倒他们,救我爹。”

  “把人放了。”

  白头青年盯着恐龙冷冷开口,杀气盎然,他不仅长得有点像女人,还有一双比女人要白皙滑嫩的手。

  一把全长三十厘米的三棱尖刀,灵活的在手指之间的缝隙中穿梭着。

  它的刀尖像针尖一样锋利,两边棱线也已经全部开了锋。

  白毛狼似乎根本不在意,好像在手指之间穿梭的并不是开了刃的刺刀,只是一根无伤大雅的筷子。

  不得不说,玩刀,他已经到了一种境界,恐龙见状流露一丝凝重,但依然牢牢掌控着梁秀才。

  “你的刀很快?”

  没等恐龙出声,叶天龙晃悠悠站到梁秀才的救兵前面,看着那边狭长的刀淡淡出声:

  “很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