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告诉我,你是谁?
  第一百五十八章告诉我,澳门赌博网站:你是谁?

  我要报警?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话,飞龙帮众既好气又好笑,但更多是愤怒,认为叶天龙在耍弄他们。

  当下,朱发达等十几人吼叫一声,握着木棍就冲上去,陆小舞下意识喊道:“天龙小心。”

  “砰砰砰!”

  叶天龙呵呵一笑,握着两截榴莲一闪,躲过砸下来的木棍,随后一个跃前,左脚连点了七下。

  “啊”

  七个飞龙帮众惨叫一声,捂着脚趾跳了起来,痛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十指连心,脚趾也如此,吓得其余帮众本能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要把脚趾藏起来了。

  叶天龙满脸笑容靠前,敏捷来了三个撩阴腿,三人顿时惨叫一声,捂着裤裆跳了开去。

  随后,他一个转身到了朱发达面前,在后者本能收脚和护住裤裆时,伸出手指戳了一下朱发达眼睛。

  朱发达马上哎哟一声,双手捂着眼睛向后跌飞,还戴翻了几个同伴。

  “混蛋!混蛋!”

  梁子宽喊叫起来:“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凤姐也哇哇直叫:“围住他,一起上,一起上。”

  两人从后面冲来,木棍来不及高举,就一把去揪叶天龙。

  “哎呀!”

  两人掌心没抓到叶天龙的衣服,却见两个榴莲到了指关节,撞击过去,马上痛的惨叫起来。

  “爹,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混蛋就是无耻小人,就是无耻小人。”

  梁子宽指着叶天龙喊叫连连:“老使阴招算计人。”

  “确实是小人。”

  梁秀才淡淡一笑:“能成小气候,但成不了大器,老鹰,哪里跌倒,哪里站起来。”

  鹰叔闻言点点头,知道这是要自己把叶天龙拿下,随后一扭脖子,吼叫一声冲了上去。

  气势惊人。

  “蓬!”

  叶天龙见到鹰叔疯牛一样冲过来,马上闪到一边,扯住一个飞龙帮众扔了出去。

  鹰叔见到自己人砸过来,嘴角牵动一下,迫不得已伸手把他接了下来,丢在旁边。

  只是刚刚接住一个,叶天龙就躲过一人袭击,一个过肩摔,把对手又扔给鹰叔。

  “砰砰砰!”

  叶天龙一口气撂翻十几人,每一个都是砸给了鹰叔,让绕着桌子追击的鹰叔憋屈不已。

  接人吧,浪费力气,浪费时间,不接吧,又不忍心同伴摔个脑袋开花。

  “砰!”

  正当鹰叔把第十四人放下时,又有一个黑影砸了过来。

  鹰叔条件反射的伸出双手,刚刚接住,就听到梁秀才他们喝出一声:“小心。”

  鹰叔一愣,抬头一看,不见叶天龙的影子,而刚刚放下的同伴,一个榴莲砸在他的脑袋。

  “砰!”

  鹰叔脑袋又多出一股血迹,哎哟一声就向后退了出去。

  他捂着脑袋抬头,正见同伴变成了叶天龙,手里拿着半截榴莲。

  此刻,他正恨铁不成钢的喊道:“鹰叔,你脑袋怎么回事?越来越不好使了,半截榴莲都砸不开。”

  尼玛!这什么人啊。

  鹰叔长吼一声:“啊”

  他愤怒的向叶天龙冲了过去,叶天龙见状马上奔跑起来,专门往飞龙帮众钻去。

  几人想要阻挡,却被叶天龙揪住丢出,风筝一样砸向鹰叔。

  鹰叔此刻已经不理会同伴生死了,只顾盯着叶天龙不断追击,时不时还把挡路的飞龙帮众踹开。

  只是鹰叔速度虽然够快,但始终无法触碰到叶天龙,他就像是一条泥鳅一样,在人群中滑来滑去。

  倒是飞龙帮众苦不堪言,他们一度想要阻挡帮忙,可叶天龙身手不是他们能抗衡。

  还没触碰就被丢了出去,成为阻挡鹰叔的障碍物,搞得他们焦头烂额,二十多人还摔的全身无力。

  有些人还被鹰叔悲催的从身上踩过去。

  贵叔他们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叶天龙如此顽强。

  包租婆更是哑然失笑:这活宝。

  梁子宽喊出一声:“爹,爹,这混蛋,太狡猾了。”

  “全部靠边。”

  梁秀才也觉得叶天龙不是东西,打架哪里有这种打法,只是一时奈何不了,在他的角度,叶天龙战斗力或许一般,但身法不是普通人能比,所以就喝令飞龙帮众靠边,让鹰叔可以更方便抓拿叶天龙。

  他手里还有一张王牌,但没有启用,因为他觉得,鹰叔的耻辱该鹰叔找回来,这样才能维护他尊严。

  飞龙帮众马上散开,紧贴墙壁,不给叶天龙利用机会。

  只是他们刚刚散出去,绕着礼堂乱跑的叶天龙,忽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梁子宽他们大喜:

  “鹰叔,抓住他!抓住他!”

  “哪里跑!”

  鹰叔没有浪费机会,一手就抓向地上的叶天龙,叶天龙一个翻身,右手递出一根棍子。

  鹰叔看都没看,一手握住棍子顶端,一手要去抓叶天龙脖子。

  “滋”

  鹰叔的手刚刚拿住棍子,一股电流就传了过来,让他身躯一震,踉跄着后退几步,脖子还一扭一扭。

  鹰叔像是跳舞一样,左晃右荡,还呲牙咧嘴,看得不少人倒吸凉气。

  叶天龙手里捡起的不是普通木棍,而是百石洲保安丢掉的电棍。

  鹰叔虽然强横,但这一电依然缓不过来,叶天龙一脚把他踹开,砸翻几名飞龙帮众。

  倒地之后,鹰叔大口喘气,右手依然不受控制抖动。

  “混蛋!”

  “无耻!”

  “小人!”

  飞龙帮众义愤填膺,一个个觉得叶天龙太阴,陆小舞也微微牵动嘴角,觉得叶天龙行径过于阴险。

  包租婆却是难得一丝欣赏,飞龙帮用面粉算计村民,叶天龙用电棍又算得了什么?

  “滋滋!”

  叶天龙反手电倒两个,随后向努力清醒的鹰叔冲过去。

  “鹰叔!”

  梁子宽他们以为叶天龙要对鹰叔继续下手,呼啦一声向鹰叔靠拢保护,这时,叶天龙身子一转。

  他像是利箭一样冲向了梁秀才。

  “拦住他!”

  梁子宽和风姐他们脸色巨变,怒吼一声抬手阻拦,结果却被叶天龙一脚踹飞。

  四名好手靠近,叶天龙双手一挥,电棍呼啸着甩了出去,硬生生把他们逼退。

  “嗖!”

  梁秀才感觉到不妙,刚想起身躲避,却见一片花瓶碎片落在他脖子。

  那张带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脸,瞬间呆滞石化,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就像是水泥凝固,嘴巴张大的,可以看见扁桃体。

  鹰叔追过来,瞧见的却是叶天龙带着你晚了一步戏谑表情的微笑。

  “别动。”

  叶天龙直接劫持了梁秀才,笑容很是灿烂:“一动,这碎片可能就会要了他的命。”

  这碎片,是鹰叔刚才撞碎的花瓶,边缘锋利,不亚于刀锋。

  梁子宽他们见状脸色巨变,全部呼啦一声包围过来,嗷嗷直叫:“叶天龙!放开我爹。”

  鹰叔也拔出斧头,杀气腾腾:“你敢动帮主一根毫毛,我把你大卸八块。”

  叶天龙悠悠开口:“把我大卸八块前,你们的帮主一定死了。”

  在场众人包括百石洲村民都被眼前的事给惊呆了,没想到叶天龙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劫持梁秀才。

  陆小舞也低声一句:“天龙,不要杀人。”

  鹰叔带着几个飞龙帮众踏前一步,并排拦在叶天龙面前,虎视耽耽地寻找着叶天龙的漏洞。

  一有机会,他们便发动致命的攻击。

  叶天龙看得出这几人身手不凡,但也不会给他们一丝机会,他有信心自己不会漏出破绽。

  既使露出了,他们攻击,叶天龙也能从容应付。

  “全部退后,退后!”

  叶天龙大喊起来:“马上给我准备一千万旧钞,再给我准备一辆直升机,安排一条去缅甸的线路。”

  “不然我就杀了他,让你们无法给民众交待。”

  “记住,旧钞全部不能连号,直升机不准有追踪器,不然我杀了人质。”

  杀气腾腾的现场瞬间一片石化,尼玛!这小子电视看多了吧?

  陆小舞快哭了,这奇葩,总是让人哭笑不得。

  鹰叔更是气得差点吐血。

  “哎呀,不好意思,昨晚看了港产电影,走火入魔了。”

  叶天龙看着肃静的现场,很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们确实要退后,我手经常发抖,一不小心”

  话没说完,叶天龙就见到梁秀才扇子一拍,几枚细针斜射他的脖子,针尖有着蓝光,显然上面有药。

  偷袭!

  “嗖!”

  这一招使的出其不意,细针速度也极其惊人,换成普通人,肯定被梁秀才无声无息撂倒。

  可对于叶天龙来说,却没有太多杀伤力,肩膀一挪,脸颊一偏,恰到其分躲过细针。

  细针打在背后墙壁,咄咄声响,惊得贵叔他们打了一个寒颤,没想到梁秀才如此阴狠。

  “梁帮主,不老实啊。”

  叶天龙一把夺过他的纸扇丢掉,随后咔嚓两声把他双手脱臼:“扇子藏针的筹码都玩的出来?”

  梁秀才一脸痛苦,但还是硬生生扛住疼痛,同时暗呼这小子有两下子,能躲过自己的偷袭。

  “叶天龙!你这混蛋!”

  见到梁秀才双臂脱臼,鹰叔他们气愤地喊叫:“有本事跟我打一场。”

  梁子宽脸色苍白,如果父亲有什么闪失,自己可要千夫所指,被人非议连父亲都保护不了:

  “叶天龙,你想干什么?快放了我爹,要不然我们要你好看。”

  此时,已平静下来的梁秀才,狠狠地瞪了儿子几人一眼:

  “一群废物,求他干什么?难道他真的敢把我怎么样吗?”

  梁子宽等人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做个交易。”

  叶天龙笑眯眯地说道:“以后不来找百石洲的麻烦,顺便勾销我跟飞龙帮的恩怨,我放过你。”

  听到这一番话,梁秀才冷哼一声:“你配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掉一根头发,你们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手指一点包租婆他们:“就连百石洲,也会被飞龙帮三千门生踩平。”

  “啪。”

  叶天龙没有废话,反手一大耳光扇过去。

  梁秀才的老脸瞬间出现五个指印。

  “告诉我,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