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雪上加霜
  第一百五十五章雪上加霜

  “混账,澳门赌博网站:闭嘴!”

  梁秀才对梁子宽又是脸色一板:“老子还没死,飞龙帮还轮不到你做主!”

  “今天目的是以和为贵,打打杀杀只是万不得已手段,你对王村长大呼小叫干什么?百石洲随便丢几个亿出来,就能把你砸死。”

  梁子宽微微侧头,不再说话,神情却是不以为意。

  梁秀才散去对儿子的狠厉神情,恢复温润儒雅的态度,向包租婆点点头:

  “王村长,犬子没读过书,不懂礼仪,还请你不要见怪。”

  “只是我们这次来,真是带着诚意来的。”

  梁子宽轻轻扇着白色扇子,保持着和蔼的神情:“听起来你们每年要给我们飞龙帮过亿红利,可是这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啊。”

  “花点小钱买点安乐不好吗?我们赚点小钱,你们求得安乐,多好。”

  “你何必视如洪水猛兽,把双赢合作搅成两败俱伤?”

  他循循善诱:“和谐社会,你好,我好,才是真正的好。”

  “只要你们不来骚扰,我们一直很安乐。”

  包租婆冷哼一声:“百石洲的动荡根源就是你们。”

  她经历太多人情世故,哪会看不出梁氏父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这话有道理,可也不是很正确。”

  梁秀才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戴着玉石戒指的手轻轻敲在桌子上:“我承认,飞龙帮一直渴望进驻百石洲,我也想了不少手段要进来。”

  “可你该清楚,即使飞龙帮不进来,也会有什么黑龙帮蝴蝶帮进来。”

  “百石洲这么大块肥肉,怎可能置身事外呢?一定会被人咬上一口的。”

  他的眼神没有闪烁凌厉寒芒,相反有着一股推心置腹,让你不得不去相信他的话,认同他的话:

  “百石洲与其被乌鸦或者戴虎狼他们啃成渣,还不如分点利益给飞龙帮,大家相互扶持,一直对外呢。”

  不得不说,梁秀才这一番话说的很漂亮,不少村民的气焰削减几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百石洲这块肥肉,每年产生的利润惊人。

  要想置身度外确实有点异想天开,白道黑道都会想方设法挤入进来,冲突在所难免。

  “话说的很好听,梁老头,你不去搞传销,真是浪费你的天赋了。”

  包租婆不为所动:“百石洲这么大块肥肉,也是我们自己打造出来的,跟你们这些渣有个鸟关系?”

  “你们自己成为社会败类就算了,还想不劳而获从我们身上吸血,你们有没有一点骨气?”

  “有手有脚,干个保安都能养活自己,混黑社会对得起你老祖宗?”

  “他生你出来是光宗耀祖的,不是丢他老脸的。”

  “相互扶持,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北华区几乎都是你们地盘,就剩下我们这块硬骨头。”

  “不把我们拿下,其余向你们妥协的城中村或者其余势力,就会蠢蠢欲动造你的反。”

  包租婆很精明:“他们如果联合起来反抗你们,飞龙帮就要焦头烂额了,一旦局势有所失控,乌鸦他们就会趁虚而入,抢了飞龙帮的地盘。”

  “梁老头,你敢说,你这么急于拿下百石洲,不是担心这个?”

  “而且我听说飞龙帮最近霉运连连。”

  包租婆显然也收取了不少飞龙帮信息:“不仅儿子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进了监狱,几个得力干将也先后折损。”

  “你觉得晦气,就想拿百石洲转转运气,梁老头,你一箭双雕的算盘不错,只是用错地方了。”

  言语犀利,却刀刀见血,一下子戳穿飞龙帮的用心。

  梁秀才嘴角牵动一下,挤出一个笑容:“王村长看得深啊。”

  “肥婆,别自以为是,你算什么东西?你最好对我们帮主放尊重点。”

  凤姐也按捺不住,气势汹汹:“如不是帮主要我们克制,让我们让你们三分,我早打爆你的头了。”

  “我们的乞丐兄弟被你赶走,一日损失好几万。”

  “我们来大榕树逛一逛,你们又蛊惑租户暴打我们,医药费几十万呢。”

  “现在还敢跟我们叫嚣,信不信我把你们百石洲拆了?”

  凤姐想起那晚的围攻,想起算计他们一把的叶天龙,脸上就止不住怒意,恨不得毁灭整个百石洲。

  包租婆也砰一声拍桌子:“人妖,你给老娘闭嘴,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租客打你,是你们三更半夜搞事。”

  “你们如果在家好好呆着,会被人误会成警察狂揍?找老娘要医药费,我还没找你要损失费呢。”

  “那一晚,老娘十几个花坛,六盏路灯,八条狗全部坏了。”

  凤姐气得不行:“你”

  “你什么你?”

  包租婆得势不饶人:“如果不是老娘那晚蛋疼,一时起不来揍你们,我早一刀砍掉你这死人妖。”

  “仗着圣手堂主的幌子,扛着朱大盆是姐夫的牌子,在百石洲干了多少偷蒙拐骗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不止一次放过你,还蹬鼻子上脸,真把自己当成葱了?”

  凤姐脸黑得跟乌云一样,反手拔出一支伸缩棍:“包租婆,你敢叫板我,是不是找死啊?”

  “圣手堂的兄弟,给我干死这老巫婆,撕烂她那张嘴。”

  凤姐一声令下,十几名亲信就嗷嗷直叫要冲锋。

  “别冲动。”

  梁秀才依然伸手制止手下开战,还叫愤怒的凤姐退后几步:“凤堂主,做大事,要沉得住气。”

  “而且这是法制社会,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成不了大气候。”

  凤姐一脸委屈:“帮主,她辱骂我。”

  “学会忍耐。”

  梁秀才对凤姐轻飘飘丢下四个字,随后又把目光望向包租婆:

  “王村长,扯那些枝枝叶叶没有多少意义,咱们还是继续聊正事,我今天摆明态度,百石洲,我要定了,条件可以谈,但最多下调两成。”

  梁子宽还喊出一句:“爹,还要他们交出叶天龙。”

  包租婆喝出一句:“不用谈,我们绝不答应。”

  贵叔他们也都齐齐出声:“对,不答应,绝不答应。”

  “我再退一步,一年七千万如何?你答应,今天咱们形成君子协议。”

  梁秀才也渐渐变得狠戾起来:“不答应,我明天开始,会调一千名飞龙帮众,每天来百石洲捣乱。”

  “你放心,我们是文明人,不会搞出什么打砸抢,我们只会守在每间店铺或堵塞各个街道,让它瘫痪。”

  “如果效果不好,我就会让人每天往白石洲的商铺和餐厅,丢三五十只老鼠几百支蟑螂。”

  “我想,这样下去,你们损失的就不是一个亿了,怕是要十几个亿来填窟窿。”

  梁秀才的脸开始狰狞:“最多三年,我能让百石洲变成空城。”

  包租婆脸色一寒:“你敢?他们敢来,我让保安见一个打一个,我们有的是钱,不在乎医药费。”

  “倒是你们,扛得住几顿揍?”

  “保安?你们还有保安吗?”

  梁秀才一下子打在包租婆的七寸:“两百多人,好像就剩下这几十个关系户了。”

  他微微偏头,鹰叔站了起来,起身走到一个两米高的装饰花瓶,脑袋狠狠撞击过去。

  花瓶哗啦一声碎裂,纷纷落地,满是碎片,这一手,震惊的村民目瞪口呆,保安也是心神一颤。

  鹰叔手指一点保安喝道:“你们的命只值三千八吗?”

  “当当当!”

  几十名保安忙一丢手里电棍,随后向包租婆他们喊道:“王村长,我们上有老下有玩不起。”

  说完之后,他们也不等包租婆回应,诚惶诚恐向门口跑了出去。

  包租婆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