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石破天惊
  第一百四十九章石破天惊

  你犯法了?

  听到这一句话,不仅朱大盆气得炸毛,在场看客也是全部愣然,显然都第一次看这种戏码。

  朱大盆咬牙切齿:“小子,你非要撕破脸皮是不是?”

  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撕破脸皮?我从来就没打算开撕,只是提醒朱先生你不要知法犯法,你不是警察,没有权力带我离开。”

  “如果你非要这样做,我只会把你当成歹徒,我可以随时实施正当防卫。”

  林朝阳几人齐齐吼道:“朱警官是正儿八经的警察,我们全都知道,叶天龙,你不要胡搅蛮缠。”

  叶天龙无视他们的叫嚣,脸上依然笑容温润:

  “林朝阳,在场华药员工也都认识你,你也在华药工作很多年,这能证明,你现在也是华药职工吗?”

  “你还能进入行政主管办公室,或行使你曾经的高层权限吗?”

  “当然不能。”

  叶天龙悠悠一笑:“同样道理,澳门赌博网站:朱警官的警察权限十八天就已经失效,如果不是看在他一心为公的份上,我还要控告他假冒警察呢。”

  “所以你们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至于王莎莎的事,你们可以报警。”

  “小子,尖牙利嘴!”

  在林朝阳微微语塞的时候,朱大盆眼睛一瞪,勃然大怒,作为明江有背景的高级警官,不管是警察还是犯罪分子,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么羞辱他,随后就掏出腰间的警枪,黑洞洞枪口指着叶天龙。

  “你再自大一点!”

  大厅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谁也没想到,朱大盆脾气这么嚣张,一言不合就掏出手枪:

  “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叶天龙目光一冷,这朱大盆还真是耀武扬威惯了,没有真凭实据就敢掏枪,未必靠山应该不是酱油。

  朱大盆被他冰寒的目光看得心里一跳,竟然一股说不出的害怕感觉,要知道,被他亲手抓捕的犯人有很多。

  可那些匪徒的目光,都没有让他有过一丝半点胆怯,继而他恼羞成怒上前,对着叶天龙吼道。

  “来人,铐起来,胆敢反抗,就地正法。”

  林朝阳也煽风点火:“抓他,抓他,为莎莎报仇。”

  “够了!”

  就在两名协警嗷嗷直叫要冲上去时,林晨雪突然一巴掌拍在餐桌上,冷冷的看着朱大盆:

  “朱警官,什么事情都还没调查清楚,什么罪名也都没有定,叶天龙也不是犯罪分子,你就这样掏枪指着他。”

  “不仅让人进一步怀疑你的警察身份,也让人怀疑你的居心和用意。”

  “而且如果你真是警察,我会对警方高层进行投诉。”

  朱大盆眼睛一瞪林晨雪,嘴角冷冷戏谑一声:“投诉?你算什么东西?你觉得你能投诉我吗?”

  他耀武扬威惯了:“你最好闭嘴,再不闭嘴,我连你也铐了。”

  “铐我?我没有犯法,你凭什么铐我?你又有什么本事铐我?”

  林晨雪言辞凌厉:“你信不信今晚铐了我,明天你就要下台?”

  “我知道你上面有人,可是你不要忘记,华药也不是你能欺负的。”

  林晨雪踏前一步,气势更加寒冷:“你无凭无据说叶天龙非礼强奸,还想用枪逼他去警察局就范。”

  “你知不知道,叶天龙是我们华药精英,也是今晚庆功宴主角,没有证据,针对他就是针对我林晨雪,针对华药。”

  “要抓他,就拿出你的证据,不然就收起你的枪,还有可恶的嘴脸。”

  “你可以搬出你的靠山,我也可以给荣总裁打电话。”

  “我怀疑你们收了黑钱,故意来这里闹事打压华药。”

  林晨雪展示着自己的强势:“当然,我怀疑或许有错,但我相信,荣总裁绝对不允许此事发生。”

  “来人,电话,告诉荣总裁,朱大盆故意为难华药!”

  话音落下,一名保镖掏出手机。

  陆小舞她们也都喊叫:“就是,抓人要有证据。”陆小舞的眼睛还多一抹深邃。

  刘永财眼疾手快,一把按住手机笑道:“林总,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惊动荣总裁。”

  “朱警官也是嫉恶如仇,见到犯罪就想消灭,他对华药绝对没有打压。”

  他还向朱大盆打着眼色:“这位朱警官,还是把枪收起来吧,我们平民百姓,见到就怕。”

  “你”

  朱大盆脸色阴晴不定了片刻,终于悻悻的放下了枪,他倒不是因为刘永财的劝告,而是在林晨雪咄咄逼人的气势下,竟然有些退缩之意。

  特别是听到她能跟荣总裁通电话时,更是狠狠地打了一个颤抖。

  显然,他知道荣总裁是谁。

  朱大盆心里有些惊讶,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压住他的气势,他神情难看向林晨雪敬了一个礼:

  “林总,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林晨雪冷冷开口:“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是叶天龙。”

  叶天龙就发出笑声,对林晨雪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一起睡过的小伙伴,关键时刻就是知道维护我。

  听到林晨雪要自己向叶天龙道歉,朱大盆又差点暴走了,思虑一番后,他强忍着心里的憋屈

  “叶组长,我不该对你举枪。”

  他的心里却愤怒吼叫,有机会,一定要爆掉叶天龙的脑袋,还要连开十八枪,方能泄恨。

  叶天龙当下撇撇嘴:“小朱啊,你态度还是好的,但我依然要批评你几句,以后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带齐家伙和手续。”

  “而且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太冲动,不然今日的事情,再度上演,你就麻烦了。”

  “嗯,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以后别这样了。”

  看到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朱大盆气得半死,差点又把警枪拿出来了。

  “莎莎醒了。”

  一人走到林朝阳耳边低语一句,林朝阳大喜,随后向叶天龙吼道:“朱警官证件过期不能抓你,但不代表你就是无辜。”

  “莎莎已经醒过来,正被带过来,她可以指证你非礼强奸,叶天龙,你跑不了的。”

  朱大盆也眼睛一亮,向两名手下喝道:“打电话叫人,让他们过来处理案子,记住,带齐证件。”

  他目光凶狠地盯着叶天龙:“你今晚跑不了的。”

  在林晨雪的目光凝聚中,叶天龙耸耸肩膀:“放马过来。”

  五分钟后,王莎莎裹着一件服务员的衣服,以及一张空调毯子走入了进来。

  虽然她脸色有些苍白,少了几分娇媚,但也给人一种楚楚可怜,让人止不住疼惜,王大伟更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搂着王莎莎道:

  “莎莎,你受委屈了,来,告诉大家,是谁欺负你?”

  王大伟杀气腾腾指着叶天龙:“是不是他非礼你?强奸你?”

  他还向林晨雪和刘永财喊出一声:“林总,刘总,我侄女向来老实,她说的话,绝不会有水分。”

  朱大盆也拍拍腰板:“说出来,我们为你做主。”

  花如雨三女愤怒地看着她,一致把她当成了坏人,叶天龙则笑而不语,很是淡然。

  王莎莎轻轻抽了一下鼻子,她先是看了叶天龙一眼,随后掠过人群后面的陆小舞,咬着嘴唇低语:

  “其实我不叫王莎莎,我叫柳莎莎,我是天上人间的红牌。”

  “我是王部长用一百万请来,设局仙人跳对付叶组长的。”

  石破天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