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犯法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你犯法了

  叶天龙当然没在洗手间把王莎莎上了,澳门赌博网站:虽然女人的身体和脸蛋都一流,但他还不至于这样饥不择食。

  他拿着王莎莎的衣服,晃悠悠的从窗户爬到隔壁男士洗手间,然后洗洗手,整理一番,再开门出去。

  外面,有几个男女躲在暗影中看着,目光很锐利。

  他们还挡开几个要上洗手间的人,叶天龙眼尖,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林朝阳。

  虽然他躲在同伴后面,还用手握成拳头堵住口鼻,但叶天龙还是能一眼看出他。

  接着,叶天龙又锁定一个熟人:朱大盆。

  他正叼着一根烟,挺着大肚子,像是等待猎物的饿狼一样。

  把远在白石洲的朱大盆找来设局,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看来王莎莎的意见簿没有把话说完。

  王莎莎敲走一千一百万后,哪怕不喊强奸也会指证自己买春,到时怕是要在监狱蹲不少日子,阴险啊。

  所幸自己跳出了这个设局。

  叶天龙拍拍手,扬起笑容走向林朝阳他们。

  “这”

  见到叶天龙从男士洗手间走了出来,林朝阳几人身躯抖了一下,脸上齐齐生出惊讶,似乎有点难于接受这一幕:

  这家伙应该在女士洗手间啊,怎么会跑到男厕去了呢?而且要等的喊叫和人也没动静啊。

  叶天龙走到他们面前,绽放一丝笑容:“林主管,你们在闲聊呢,还是在等人啊?”

  林朝阳见到躲不过去,就哼了一声:“我们在这干什么关你球事?”

  “确实是不关我事。”

  叶天龙一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是等人的话,里面没有人。”

  林朝阳低喝一声:“叶天龙,你对莎莎干了什么?”

  叶天龙一脸惊讶:“谁是莎莎?”

  林朝阳没有再说话,带着一堆人踹门进去,很快嚎叫一声,反手关门,让人找衣服丢入洗手间。

  叶天龙淡淡一笑,大摇大摆回宴会大厅。

  “站住!”

  叶天龙刚走入大厅几步,林朝阳就带人冲到面前,吼叫一声:“叶天龙,你就是畜生,禽兽。”

  “你非礼强奸王莎莎,还把她打晕过去,无耻!”

  王莎莎像是剥了皮的香蕉,昏倒在洗手间的隔间,脸上神情羞愤至极,让林朝阳都止不住心疼。

  此时,叶天龙已经回到宴会大厅门口,所以林朝阳的吼叫顿时萧杀了全场,吸引了众人目光。

  待见到叶天龙出事,更是有不少人围过来,林晨雪等高干也起身,随后对林朝阳现身很是惊讶。

  王大伟还遥呼相应:“什么?你强奸我侄女?我弄死你。”

  他发疯一样冲过来,刘永财向亲信喝出一声:“拦住他,搞清楚事情再说。”

  朱大盆适时脸色一板,一声令下:“作奸犯罪之徒,拿下。”

  两名便衣要一涌而上。

  “站住!”

  叶天龙伸手挡住,盯着朱大盆笑道:“说我犯罪,证据呢?”

  朱大盆理直气壮喝道:“我就觉得你有嫌疑,证据我会慢慢找。”

  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这年头,靠直觉就能破案,会不会太好笑了?”

  这时,华药职工已经靠近,满脸惊讶看着叶天龙,寻思这小子难道也看上王莎莎,玩霸王硬上弓?

  花如雨三女更是深深自责,叶组长被坏女人勾引了。

  林晨雪没有出声,看看林朝阳,又想起王莎莎,她的眸子多了一丝深邃。

  “我怎么破案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此时,朱大盆正恶狠狠看着叶天龙:“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来人,把他给我铐起来。”

  在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时,朱大盆吼叫一声:“押去警局理解审问。”

  听到铐起来,陆小舞和花如雨神色微紧,想要出口说话却被叶天龙眼神制止住了。

  叶天龙伸伸懒腰,淡淡的说:“我没空!”

  所有的人又是一愣,这小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两个拿着手铐的协警也一愣,没想到叶天龙喊出这样一句,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这不是你有空没空的问题!”

  朱大盆脸色一沉:“我们有权利要求你配合!”

  “证件!”

  叶天龙依然不惊不诧的说:“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我看看,谁知道你们是真的警察还是假的警察!”

  “这年头,山寨的东西太多了。”

  协警和众人都摇摇头,这小子实在胆大妄为,连朱大盆也如此不配合,还管人家要证件并奚落人家。

  朱大盆的脸色都绿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要证件:“你确定你要证件?”

  叶天龙淡淡出声:“根据规定,开警车、着制式警服、佩戴警号、装备齐全的民警执勤时,再或处于紧急状态时,无需出示警官证。”

  “但其余非紧急情况,当被执法人要求出示证件时,民警应当出示。”

  “朱警官现在这吊儿郎当的样子,不拿出证件来,谁敢把你当警察啊?”

  朱大盆嘴角牵动,向两名协警喝道:“给他证件。”

  “没有正式警员的合法执法权下,协警在执法过程中仅作一些辅助程序,不能参与直接执法。”

  叶天龙看着掏证件的两名协警笑道:“朱警官连这个都不懂?”

  “你”

  朱大盆怒极而笑,随后手指点点叶天龙:“有种。”被嫌疑犯这样一本正经教训,人生中第一次啊。

  他在身上摸了摸,掏出很久没有用过的证件晃动:“证件!”

  想不到这小子还懂法,奶奶的,进去了局子里面,我让你躲猫猫,胸口碎大石,朱大盆恨恨的想着。

  在他要把证件收回口袋时,叶天龙勾一勾手指:“我没看清。”

  众人差点集体吐血。

  你妹!

  朱大盆忍住爆击叶天龙的念头,把证件杀气腾腾地重砸在叶天龙手上:“好好看,认真看。”

  叶天龙漫不经心拿过朱大盆证件,对着头顶的灯光细细查看起来:

  “啧,封面破旧,边缘起毛,还有两处汗迹,一看就没好好爱护,连警员证都不珍惜,怎么做警察的?”

  这幅景象不仅让朱大盆他们感觉到别扭,感觉到不快,也让林晨雪和花如雨等人感到哭笑不得:

  现在究竟谁查谁啊?

  叶天龙看了一会,扭扭脖子,踏前两步,把警察证件啪一声拍在桌上,一本正经:

  “警员三七二十一,朱大盆,证件过期十八天了,相片模糊,钢印消失,证件无效。”

  “根据警员证使用条例,以及保护弱势群体者的法律精神,证件无效者不能参与执法。”

  他拍拍朱大盆的肩膀,一脸认真:“朱先生,你犯法了。”

  :大家顺手点赞一下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