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仙人跳怎么跳?
  第一百四十七章仙人跳怎么跳?

  一首歌下来,全场嗨爆了,气氛前所未有的热烈,直到叶天龙丢下话筒,也还沉浸在歌声余韵中。

  在场众人多数是拼死拼活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加上爱拼才会赢本就是激励落魄者、失意者和底层人士打拼。

  所以很多人都生出共鸣感,自然是吼得惊天动地,真情流露,意义远胜情情爱爱的歌曲。

  因此不用询问,不用投票,谁都清楚,叶天龙赢了,技巧、心机、意义完爆王莎莎。

  叶天龙无视刘永财和王大伟难看的脸色,从他们手里收走一千一百万支票,随后就挥手叫经理赶紧上菜,让两人化悲痛为饭量。

  他则带着三女坐回到凤凰组的位置,给三女每人塞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三女没欣喜如狂收下,反而嘟起小嘴塞回给叶天龙,她们只要自己那份,多出的,收下就不是味了。

  至少,四人的亲密友谊关系,就不如以前那样纯净了,何况她们今晚已经拿了一万奖金。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叶天龙帮助她们太多太多了,今晚还及时打脸为她们三女讨回一个公道。

  她们都恨不得以身相许了,又哪会要叶天龙的钱。

  叶天龙知道她们心里想法,发出爽朗大笑后不再坚持,随后就招呼三女赶紧吃饭。

  他要趁着王莎莎他们还没回来,把好吃的乳猪、鱼翅、烤虾那些全部扫了,三女也不顾及形象,嬉笑跟着叶天龙抢夺食物。

  只是没吃几口,王莎莎就笑着回来了,一把按住叶天龙的手摸了几把,随后端着酒杯一笑:

  “叶组长,你果然文武双全,做得了业绩,跑得了美妞,还唱得了歌,心思更是过人,我不如你。”

  “但不要误会,我没半点嫉妒,相反,我非常欣赏你,喜欢你。”

  王莎莎红唇张启,很是诱人:“叶组长,能否赏脸喝几杯?”

  花如雨三女瞪着眼睛,恨不得把这女人踹走。

  没等叶天龙开口说话,王莎莎又补充上一句:“叶组长冲冠一怒为红颜,上台为三名组员讨回面子,可却把我打的满地找牙。”

  “我在台上还向你示爱过呢,结果你不仅没有怜香惜玉,还对我辣手摧花。”

  “你对不起我,我心里很受伤,你是不是该作出补偿。”

  她一个扣子挑开了,胸口那份滑腻雪白清晰可见,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看到王莎莎老是摸自己,挑逗自己,自感控制力差的叶天龙很是不满,把啃了一只虾的手,在她身上也摸了几下。

  他把油腻全部沾到她衣服上:“喝酒?王小姐,我这人酒量不行,喝不了那么多酒的。”

  “一旦喝多,不仅会头昏耳鸣,还会做出禽兽的事。”

  叶天龙露出邪恶的笑容,脑袋探前了一寸:“到时万一把你圈圈叉叉了,岂不是害了你一世名节?”

  王莎莎见到衣服被摸的油腻,几道污迹清晰可见,握着酒杯的手止不住一紧,随后又悄无声息散去了怒意,声音依然轻柔:

  “叶组长说笑了,你年少,多金,还受到林总的重视,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别说只是喝几杯酒,真的喝醉了,我也相信你是一个君子。”

  她还把俏脸凑前一点点,几乎是贴着叶天龙的耳朵:

  “再说了,你说的圈圈叉叉,说不定是我期待的。”

  叶天龙身躯一震,低声一笑:“女流氓。”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王莎莎的胸紧紧靠着叶天龙,红唇散发诱人光泽,她拿起威士忌的酒瓶,给叶天龙加到最满:

  “叶组长,陪我喝酒。”

  花如雨站起来喊出一句:“组长不能喝太多酒的,你不要逼他喝,要喝,跟我喝。”

  王莎莎淡淡出声:“我只喜欢跟男人喝。”

  花如雨俏脸一变:“你”

  “如雨,怎能让你喝这烈酒呢?”

  叶天龙笑着按住花如雨的手:“还是我跟王小姐详谈吧。”

  在花如雨嘟嘴坐下后,王莎莎眼里柔情似水:“叶组长,陪我喝七杯,我送你一个大惊喜。”

  “靠,喝七杯,就有一个大惊喜?”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小姐是神龙,搞七个珠就能实现愿望。”

  他感受着女人散发香气的躯体:“不过我向来是风流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七杯,对于我来说很多,但今晚我就是出尽丑态,也要把它喝了。”

  他伸手拿起那杯酒,跟王莎莎重重的碰了一下:

  “干杯。”

  王莎莎无视三女锐利眼神,媚眼一抛也大口喝了起来:“干杯。”

  一杯很快喝完,接着王莎莎又给彼此倒满酒液,再度捏起杯子一饮而尽。

  叶天龙也没扭捏,跟着一口气喝完,花如雨止不住劝阻:“组长,别跟她喝太多。”

  陈凌儿跟着出声附和:“就是,人家是久经考验的主,你怎么可能喝过她呢?”

  赵可可也哼出一声:“再说了,她能有什么惊喜?”

  三女都看得出,王莎莎酒量相当惊人,而在她们印象中,叶天龙虽然喝酒,但每次都只喝一点。

  她们担心王莎莎把叶天龙喝趴了。

  “没事,七杯还扛得住。”

  叶天龙笑了起来:“扛不住倒下了,到时你们三个搬我回海岸城。”

  陈凌儿跟花如雨齐齐惊呼:“你怎么知道我们住海岸城?”

  在赵可可俏脸一热时,叶天龙嘿嘿一笑:“我猜的。”

  两女明显不相信,想要追问却见王莎莎又倒满了酒:“怎么?叶组长喝几杯酒,还要说话来缓冲?”

  叶天龙哈哈大笑,一举酒杯:“干了!”

  他跟王莎莎一口气喝了六杯,看起来很是痛快豪爽,但谁都看得出,他脸颊开始变红,身体也摇晃。

  叶天龙要醉了。

  三女一脸担心,王莎莎却笑容玩味,倒上了第七杯,然后一口气喝完。

  叶天龙也端了起来,但这一杯用了两分钟才喝完,最后还差一点吐了,喝完后,他把被子扣在桌上,对王莎莎嘿嘿一笑:

  “王小姐,虽然我现在有点醉,但七杯喝完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我惊喜了?”

  “其实我的期待值很低,澳门赌博网站:你随便送我房子,车子、金子就行。”

  看着挑开领子还有点摇晃的叶天龙,王莎莎娇媚一笑:“叶组长放心,吃完饭,惊喜一定到。”

  叶天龙摇晃一下脑袋,好像没有听清楚一样:“你说什么?”

  王莎莎看到叶天龙没听清自己的话,俏脸笑容更加明媚:“我说,我一定会给你惊喜的。”

  几乎是话音落下,又有十几人举杯走了过来,扬起笑脸围向了叶天龙:

  “叶组长,你刚才唱的太好了,我敬你一杯。”

  “叶组长,爱拼才会赢,唱到我心坎了,我很感动,我一定要跟你喝一杯。”

  “做业务员这么久,累的跟狗一样,还整天被人骂,叶组长的理解,由衷感动,来,干一杯。”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从酒席落荒而逃,摇摇晃晃冲进了大厅外面,一个挂着男士专用的洗手间。

  “砰!”

  叶天龙刚冲到洗手盆处洗脸,漱口,一个人影也闪入了进来,还反手把洗手间的门关闭。

  叶天龙一抹水珠回头,只见一个香喷喷的躯体撞入过来,同时两支修长胳膊勾住他的脖子。

  王莎莎双腿一夹,借力坐上洗手台,身体往后一仰,自己靠在镜子上,叶天龙重心不稳压在她身上。

  叶天龙摇摇头,艰难挤出一句:“你要干什么?”

  “把一千一百万的支票还回来,再把你的劳力士摘下来。”

  王莎莎扯烂自己的衣服,露出白皙滑嫩的香肩:“不然我就喊你强奸,轻则被开除,重则坐牢。”

  她还手指一点外面:“这其实是女洗手间,牌子被我换了,目的就是引你入局,你说不清楚的。”

  她的俏脸有些得意,隐藏一晚的真面目,终于露了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我耳鸣听不清脑袋也昏。”

  叶天龙摇摇脑袋,一脸茫然看着王莎莎:“你是说,你就是礼物吗?”

  他露出男人的笑容:“只是在这里做,好像不太好吧,会有不少人进出,要不上十三楼客房?”

  王莎莎看着神志有点不清叶天龙,微微一怔,想到他说的头晕耳鸣,再想到他烂得一塌糊涂的酒量,就伸手把旁边的酒店意见本一把扯过来。

  她拿起黑笔在上面嗖嗖嗖的写了几句话,然后拿给叶天龙看。

  叶天龙拿过意见簿,看着上面的字念起来:“交出一千一百万的支票,不然就控告你非礼强奸我。”

  “这是女士洗手间,牌子是我临时换掉,意图就是想要你掉进来。”

  叶天龙念着最后一行字:“给你三十秒掏钱,不然就要喊强奸了,我外面还安排了见义勇为的人。”

  “还有,交出支票后,离开华药公司。”

  王莎莎笑容得意,对着叶天龙大声喊道:“赶紧掏钱。”

  “你说,如果我把这个交给警察,你算不算敲诈勒索?”

  叶天龙忽然散去茫然,眼睛也格外清澈:“一千一百万,你说,你要坐多少年?”

  王莎莎脸色一变,伸手想要抢回来:“还我。”

  “这是证据,哪能还你?”

  叶天龙好像不再耳鸣:“现在你要么把衣服脱了,要么就报警叫警察来抓你。”

  主动权在手,叶天龙感觉极好。

  王莎莎震惊不已:“你没醉?没耳鸣?”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叶天龙耸耸肩膀,伸手扯住王莎莎衣领:“一直等着你露出狐狸尾巴呢。”

  话音落下,叶天龙猛地一扯,王莎莎的衣服扣子,啪啪啪断掉落地,飘散了一地。

  就如王莎莎那颗沉下的心。

  白花花的身子,像是豆腐花一样,香喷诱人。

  叶天龙声音一沉:“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