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谁的道行深
  第一百四十一章谁的道行深

  凤凰组一天都是在愉悦中度过,澳门赌博网站:从绝望到希望,从希望到胜利,三女都跟脱胎换骨一样。

  她们还趁着这股士气,又打出几十个电话,搞定八十多万业绩,让凤凰组业绩上升到一千三百万。

  这个数字,让凤凰组成为倒数第三,明面上虽然一样不好听,但很多人都感觉到凤凰组的威胁。

  垫底的月亮组完全慌了,当天下午几乎全组人出动,四处拜访客户想要避免被炒掉的下场。

  三女打了鸡血一样工作,她们终于能昂首挺胸面对同事,也没有人再讥嘲她们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叶天龙欣慰看到,三女不再跟以往一样软弱,不卑不亢跟各种人打交道,这是成长的声音。

  临近下午五点,消失大半天的王大伟笑眯眯出现,他拍拍手,示意全场安静下来,随后清清嗓子:

  “各位,我有两个好消息。”

  王大伟满脸春风:“第一,所有团队都业绩达标,整个部门的业务量也上了一个台阶,这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所以这季度不再末位淘汰,第二,业绩喜人,总部很高兴,今晚业务部会设宴款待大家。”

  “酒席已经订好,房间也已经开好,明天又是周末,大家今晚尽情的享受吧。”

  全场一片欢呼,喊着王部长英明。

  唯有花如雨她们望向叶天龙,不知道为什么,王大伟的笑容,让人感觉到不安。

  “王部长!”

  叶天龙忽然举手喊道:“庆功宴能不能不去?”

  王大伟似乎早料到叶天龙这一句话,在全场安静时笑着问道:“叶组长功劳巨大,不去不合适吧?”

  他笑眯眯补充:“其实今晚这一宴,对你们凤凰组意义更大,凤凰涅槃啊,你们从零业绩杀到一千三百万,提升了部门利益,还带来不少潜在客户,这个季度,最耀眼最亮点的,就是你们凤凰组了。”

  虽然觉得王大伟有点笑里藏刀的意味,但落在陈凌儿三女耳朵还是很受用。

  叶天龙一脸无奈:“王部长的用意,我当然高兴,只是我们今天有点不太方便。”

  王大伟一愣:“你们今天不太方便?”

  “是啊。”

  叶天龙一指花如雨三女:“她们阿姨来了,我大姨夫也来了,所以今晚不太想动。”

  赵可可三女的脸颊瞬间红了,差点当场出手掐叶天龙的腰肉。

  “哈哈哈,叶组长真会开玩笑,幽默细胞太强大了。”

  王大伟罕见地没有生气,反而发出一阵大笑,假大空的喊道:“不过,这正是我们华药业务员应具备的素质,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取跟叶组长一样,跟各种客户打成一片,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

  众人闻言马上鼓起掌来:“学习叶组长,学习叶组长。”

  叶天龙羞涩地低下头:“不要这样,我会骄傲的。”

  接着,王大伟又手指一点叶天龙,声音低沉:“叶组长,今晚是业务部的庆功宴,也是你叶组长的嘉奖日,换句话说,你是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还记得你我之间的打赌吗?一百万支票我已准备好。”

  “我准备在庆功宴上,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手交给你叶组长。”

  王大伟笑容灿烂:“叶组长难道可怜王某,想要替我省这一百万?”

  叶天龙腾地举手:“王部长放心,今晚准时赴宴,我让我大姨夫过几天再来。”

  花如雨三人齐齐白了他一眼,软骨头。

  “记得,晚上八点,风来酒店四楼,一个都不能少。”

  王大伟笑着向全场开口:“林总和刘总也可能参加。”

  全场又欢呼了起来:“谢谢王部长。”

  晚上七点,叶天龙出现风来酒店对面的停车场,他的兰博基尼只有两个位置,所以就让三女先过去。

  自己慢了半拍过来。

  只是今天周末,酒店人气爆棚,叶天龙无法进入停车,加上也不想太引人注意,这半天,可是有不少女同事献媚,于是停在对面的商场楼下,锁好车门,叶天龙就来到一个路口,准备穿过马路去酒店。

  就在他走到人行横道中间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红衣服的小伙子,等一等。”

  叶天龙微微一怔,扭头向后面望过去,只见一个老太太颤巍巍走过来,一步一晃,好像随时会摔倒。

  而四周的人群不仅没有过去帮忙,反而有多远躲多远,似乎都担心她撞上自己闹出事情。

  叶天龙财大气粗的冲了上去,一把扶住白发苍苍的老人:“阿婆,你好,有什么事吗?”

  白发阿婆挤出一句:“我想过马路,没人帮我,我只能点名了。”

  叶天龙嘴巴止不住张大,随后笑了一声“你要去哪里啊?过哪边的马路啊?我送你过去。”

  近距离扶住老人,叶天龙却发现对方不如外表沧桑,皮肤紧致,撑死就是五十的年纪,头发也有漂染气味,叶天龙眼睛滴溜溜一转,刚想松手跑路,阿婆已经死死拉住他的胳膊,根本不给他脱身机会。

  叶天龙身子一凉:“阿婆,你想干吗?”

  白发阿婆咳嗽一声,带着一点沙哑出声:

  “小伙子,我想去风来酒店。”

  她可怜兮兮的开口:“可我腿脚不便,头脑也有点晕,一时找不到方向,你带我去好不好。”

  叶天龙看着白发阿婆,满脸茫然道:“风来酒店?阿婆,不好意思,我是外地人,不知它在哪里。”

  “而且我是文盲,不认识字,你还是找其他人帮忙吧。”

  白发阿婆愣了:“你不认识字?”

  叶天龙点点头,伸出两根手指头:“这是多少我都不知道。”

  “二你都不知道?”

  白发阿婆勃然大怒:“小伙子,你玩我啊,我不管,你一定要扶我去风来酒店。”

  叶天龙皱起眉头:“可我真不知道风来酒店在哪里啊。”

  白发阿婆一指对面骂道:“你当我白痴啊,你对面的不就是风来酒店了?你会不知道?”

  叶天龙嘿嘿一笑:“你知道在对面,自己走过去不就行了。”

  他拍拍自己的口袋:“阿婆,我没钱,别玩我了。”

  “扑通!”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白发阿婆就脚下踉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死死抱着叶天龙的大腿,阴阴一笑:

  “小伙子,要么给两千,要么我喊人,反正我是你撞倒的,。”

  叶天龙一脸郁闷:“阿婆,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真没有钱。”

  白发阿婆哼哼不已:“你可以把劳力士留下。”

  接着她就半死不活的哼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撞人要跑路啊。”

  “来人啊,撞人啊。”

  叶天龙见到不少人看过来,很是无奈开口:“阿婆,不要这么无赖好不好?”

  白发阿婆丝毫不理会,哎哟哟的声音渐渐变大,同时双手紧紧抱着叶天龙大腿,怎么都抽不出来。

  叶天龙很是不满:“阿婆,你再这样休怪我不客气了。”

  白发阿婆嗤之以鼻:“你有本事打我啊,那就不是两万,是二十万了。”

  叶天龙嗖的一声抽出皮带,扯开一个衣服扣子,大声喊叫起来:“非礼啊,非礼啊。”

  “六十阿婆非礼小鲜肉啊,六十阿婆非礼小鲜肉。”

  “老牛吃嫩草啊。”

  无数人瞪大眼睛看过来,一个个神情兴奋,似乎对这劲爆局面很感兴趣。

  白发阿婆顿时傻眼,双手瞬间松开,还高高举起,表示跟自己无关。

  她的老脸还很发烫。

  “给我两千。”

  叶天龙还不忘记对脚底下的阿婆,语速极快地抛出一句:

  “不然我就闹大这事,你觉得媒体和民众,会对我撞倒阿婆感兴趣呢,还是阿婆非礼我有**呢?”

  “到时不仅舆论一面倒谴责你非礼我,强大压力还会让警方查出你碰瓷,你的家人更会抬不起头。”

  “所以,阿婆你还是赶紧掏两千了事。”

  白发阿婆悲愤不已:“小子,你不得好死。”

  叶天龙嘿嘿一笑:“人都要围过来了,掏不掏钱?”

  他忽然又高声喊叫起来:“阿婆非礼小鲜肉了,大家快帮忙报警啊。”

  他又解开一个扣子,脸上神情可怜兮兮,好像被老牛含住的嫩草。

  白发阿婆赶紧从口袋掏出一叠钞票,脸上神情像是被人割了肉一样悲痛。

  “嗖!”

  叶天龙抓过那一叠钞票,一溜烟跑了:“哼,跟我斗,嫩了一点。”

  五分钟后,白发阿婆躲入暗影中,摸出电话一脸哭腔:

  “赔了夫人又折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