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四十章 给你们出一道题
  第一百四十章给你们出一道题

  “干杯!”

  签完一毛基金单子的中午,叶天龙带着陈凌儿、花如雨、赵可可和陆小舞在楼下川国演义餐厅聚餐。

  这一次没有再以茶代酒了,而是实打实的三千块一瓶红酒,喝醉也没关系,反正这月任务已经完成。

  柔和的灯光中,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兴奋。

  “叶组长,凌儿、如雨、可可,祝贺你顺利签单,完成任务。”

  陆小舞端着酒敬叶天龙他们:“这一下,你们就不用走人了。”

  叶天龙和凤凰组能够通过考核,陆小舞发自内心的高兴,她把四人当成自己人。

  “是啊,澳门赌博网站:我们可以继续留在华药了。”

  陈凌儿也说不出的欣喜:“不仅底薪和提成翻倍,还能继续背靠叶组长这棵大树。”

  “这都是叶组长的功劳,没有叶组长,估计我们早被赶走了,哪里还有今天的扬眉吐气。”

  “是啊,王大伟今天脸色都变了,月亮组也都坐不住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要掏一百多万给叶组长,半年的工资,脸色能不难看吗?”

  “其实叶组长最让有魄力的,是对丁晓他们说,送客。”

  “是啊,叶组长好厉害啊,潘大胖的单子,一毛基金会的单子,轻而易举就解决凤凰组难题。”

  “你们还漏了一点,林总签订的两亿单子啊。”

  几个女人像是小鸟一样,雀跃着今天早上的场景,昔日的失望和沮丧,全被扬眉吐气的喜悦代替。

  赵可可还靠在叶天龙身上,好闻的苹果气息钻入鼻子,让人心猿意马:“组长,谢谢你,好爱你。”

  “叭!”

  她在叶天龙的脸上亲了一口:“奖励你的。”

  叶天龙很是享受赵可可的亲吻,还把另一边的脸颊凑过去:“可可,好事成双,这里也亲一个。”

  “不能让你太满足,要吊着你的胃口!”

  赵可可笑嘻嘻的丢出一句,然后一溜烟从叶天龙身边跑开:“男人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

  “啧,把我当什么人了?”

  叶天龙一脸不满:“得到了我也珍惜啊,要不试一试?”

  赵可可吐吐舌头:“我才不呢。”

  叶天龙无尽委屈:“妈妈果然说得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流氓,把我撩起又不负责。”

  “没事,我们奖励你。”

  陈凌儿和花如雨笑着靠过来,在叶天龙脸上各亲了一下,叭叭作响,让叶天龙心满意足。

  陆小舞看着打闹一团的四人,脸上有着一抹温暖和羡慕,她心想自己在凤凰组多好。

  只可惜,身不由己。

  “姑娘们,你们太有爱太迷人了。”

  此刻,叶天龙霸气地拍着桌子:“等你们长大一点,我要把你们全娶了。”

  “每个人住一间房,晚上我抛硬币进你们房间。”

  三女没好气地白了叶天龙一眼,随后齐齐伸出手:“聘礼一千万,我们就嫁给你。”

  叶天龙体内腾升一股洪荒之力,差点就摸出银行卡包了三个。

  但想了一想,他又泄气一样靠在椅子上:“等着,我迟早把你们都包了。”

  三女扮扮鬼脸,不以为意一笑。

  “小舞,她们三个都亲了,你是不是也该给点福利啊?”

  叶天龙把目光转向陆小舞,指一指自己的嘴唇:“这里还有位置。”

  “去!”

  陆小舞啐了叶天龙一口:“我是助理,不是你的组员,不会对你这大魔头屈服的。”

  “小舞,你怎能这样说呢?”

  叶天龙瞪大眼睛看着陆小舞:“我这个大魔头,可是帮过你好几次。”

  “放在古代,你不仅要以身相许,还要任劳任怨呢。”

  陆小舞白了叶天龙一眼:“色狼。”

  “这样,我给你出一道算术题,你答出来了,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

  叶天龙笑嘻嘻的开口:“你答不出来,让我亲一下。”

  花如雨她们齐声助阵:“小舞,应战,小舞,应战。”

  “我才不呢,他出一个自己都解不出的难题,比如背诵圆周率五十位,我不就吃亏了?”

  陆小舞也很聪明:“他这人很狡猾,我才不上当呢。”

  “不会,不会,保证题目通俗易懂。”

  叶天龙嘿嘿一笑:“如果出偏了,你们一起砍我。”

  “好,我试一试,出题吧。”

  陆小舞翘起嘴角,盯着叶天龙哼道:“希望不要玩花样。”

  “听好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大家都熟悉不过吧?”

  叶天龙一本正经看着她们四个说道:“下面我要问的是锄禾到底上了几个人?”

  花如雨听完后猛翻白眼,想了想,嘟嚷一声道:“一个,当午。”

  陈凌儿和赵可可也都喊叫起来:“对,一个,一个。”

  “不止一个,”

  陆小舞停止了思考,看着叶天龙,不太确定的问道:“还有汗滴和下土两个。”

  这果然是一个智商很高的女人,叶天龙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随后摆摆手喊道:“都不对。”

  “哈哈!正确答案是五个,因为盘中餐和粒粒她们也很辛苦啊。”

  叶天龙一脸的洋洋得意。

  花如雨三个听到后像兔子一样窜到他身边,四人顿时扭打成一团,只见赵可可作势掐他的脖子骂道:

  “我叫你出的什么鬼题目,你个流氓,大流氓。”

  叶天龙一边格挡,一边跑路:“你们才是女流氓呢。”

  “小舞,救我啊。”

  叶天龙跑到陆小舞的身边,把她推出来做挡箭牌,混乱之中,叶天龙抓住她的手。

  柔若无骨,令人春心荡漾。

  “包租婆情况怎样?”

  聚餐完回公司的路上,叶天龙靠在陆小舞身边问道:“好一点没有?”

  “昨天下午出院了。”

  陆小舞见到叶天龙难得正经,也是柔声细语回应:“我这两天也住那边照顾她,她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行走了,虽然走得不快,但能够自我照顾,对了,她让我谢谢你,是你的奇妙医术,让她痊愈了。”

  “后面那句话是你的意思吧?”

  叶天龙嘿嘿一笑:“她哪会谢我?只会把我大卸八块。”

  “她真的有谢谢你了,还说改天请你吃饭,她也不会再驱赶恐龙了,要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陆小舞告知包租婆的状况,随后神情犹豫着开口:“天龙,你那天给干妈治疗完后,干妈的老朋友过来了,他一眼认出干妈的治疗是高人所为,还说你会什么定天针,他不断哀求我把你的地址给他。”

  听到定天针三个字,叶天龙的身躯就震动了一下,脸上满是讶然:“他知道定天针?他是谁?”

  “老顽童,鹤神医。”

  陆小舞轻声一句:“你说他不知道吗?”

  “什么?包租婆的姘头不,老朋友是鹤神医?”

  叶天龙自然知道鹤神医,只是没想到他跟包租婆有一腿,他懊恼不已,早知道就不显摆了。

  他一拍大腿:“八格牙路!早知道就不显摆了。”

  “我也没想到。”

  陆小舞把那晚的事情说出来:

  “鹤神医现在很崇拜你,他说要拜你为师,因为没得到你的同意,我就暂时没把你地址告诉他。”

  叶天龙忙出声回答:“小舞,千万不要给他,不然日子就难过了。”

  被华夏国手缠着,以后哪里有平静日子过啊?

  “他虽然是一个老顽童,可并非是什么都不懂的老人,以他的能耐,迟早会找到你的。”

  “不过最近这几天,你倒是可以安心,他那晚给干妈检查完后,就被一个重要电话请去京城了。”

  陆小舞轻声宽慰:“听说要去两个星期,所以你最近不用担心。”

  叶天龙一脸郁闷:“那两个星期后,他岂不是一样找上门?”

  他要拜我为师,我是受呢?还是受呢?

  叶天龙思虑如何应对秦天鹤,忽略了身后一双怨毒的眼睛。

  井田坐在一辆丰田车的驾驶座上,目光凶狠看着走入明江大厦的叶天龙等人,随后拿起了手机:

  “美智子,我撞见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