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事端再起
  第一百三十二章事端再起

  盗窃五十万元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

  朱高利也是有案底的人,澳门赌博网站:自然清楚偷窃价值十万美金劳力士的后果。

  虽然他知道自己被冤枉,可面对叶天龙一口咬定,秦紫衣的针对性打压,朱高利跳进黄河洗不清。

  如果纯粹是叶天龙的栽赃,他还可以申辩控诉,可加上秦紫衣的无耻以及监控失效,他只能认怂了。

  他心里清楚,如果不赶紧向秦紫衣示弱,只怕真要把牢底坐穿,因此痛哭流涕承认自己错了,不该带人来华药公司捣乱。

  秦紫衣干脆利落的让人给他们录口供录音,接着就呼叫警察把这批人押回局里。

  朱高利抹着眼泪上车,直到离开明江大厦,也没想通,那个劳力士怎么在自己身上。

  “紫衣,谢谢你。”

  总经理办公室里,林晨雪给秦紫衣泡了一杯咖啡,随后还来了一个重重拥抱,显示着两人的熟络:

  “今天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如何收场。”

  秦紫衣摘下警帽,露出意气风发的俏脸,只是语气带着一抹埋怨:“咱们可是好闺蜜。”

  “说这些见外的话干什么?你应该早给我电话,这样我就可以把梁子宽也拿住,让他们牢底坐穿。”

  林晨雪招呼秦紫衣在沙发坐下:“我开始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能自己搞定的事就不要麻烦你这大忙人,叶天龙也轻易破掉他们的设局,可是没有想到他们恼羞成怒,杀个回马枪搞这一出。”

  “我确实挺忙的。”

  秦紫衣叹息一声:“不过只要你出声,我再忙也会过来,咱们可是十年闺蜜。”

  “现在不就叫你来了?”

  林晨雪微微前倾身子:“今天的事,你处理的相当漂亮,我估计飞龙帮不敢再乱来了。”

  “今天能把他们一并拿下,还要分点功劳给那王八蛋。”

  秦紫衣的眉毛挑了一下:“如不是他拿劳力士栽赃陷害,我怕要多兜圈子才能拿下光头佬。”

  说到这里,她还哼了一声:“不过看他手法熟练,一定有不少前科,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晨雪娇笑一声:“你跟他不是一样手法,五十步笑一百步?”

  秦紫衣哼了一声:“那不同,我那是惩恶除奸,他是栽赃陷害,如不是看你份上,我把他也抓了。”

  “那家伙贪财好色,油头滑面,手段龌蹉,不抓了他,迟早祸害人民,祸害你。”

  想到刺青的事,医院被摸的事,叶天龙神秘的面纱,特别是泡温泉的承诺,秦紫衣对叶天龙就恨得牙痒痒:

  “晨雪,你最好把他炒了。”

  林晨雪见到闺蜜恨恨不已的样子,嫣然一笑道:“那家伙确实不是好东西,但还有不少可取之处。”

  她以为闺蜜还恼怒那天洗澡的误会:“我最近有不少麻烦都是他帮忙解决,他还为我签了两点五亿的单子,可以这么说,他暂时对我还是人畜无害,以后会不会祸害以后再说,真有事,再找你不迟。”

  “哟,那混蛋还这么大贡献啊?看不出啊?”

  听到叶天龙对林晨雪有贡献,秦紫衣神情缓和了些许,喝入一口咖啡:

  “看你份上,我暂时放过他,不过你要多加小心,你身边不止一个坏蛋。”

  “刘永财也不是好人。”

  林晨雪没有隐瞒自己在公司的处境:

  “我知道他不是善茬,只是没想到会找混混搞事,所幸我也有你这尊大神。”

  “你放心,他也蹦跶不了多久。”

  林晨雪笑着打趣:“让我意外的是,你的火爆性格,不仅没有收敛,相比以前更猛烈。”

  “你要改一改,不然以后怎么嫁人啊?”

  听到林晨雪这一句话,秦紫衣娇笑了起来,双峰抖动的让人眼直:“嫁人?我可从来没想过这问题,也没时间去想,反正我家老头不管我,所以我没半点压力,将来有机会遇见合适的人,可以考虑。”

  “没遇见,也不将就。”

  秦紫衣笑容甜美:“反正一个人过也很精彩。”接着话锋一转:“倒是你,有没有白马王子啊?”

  “身为华药总经理,又长得跟花一样,才华又过人,应该很多人追你吧?”

  林晨雪打开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茉莉花茶:“男人很多,适合的没有一个”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她的语气明显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想起了那个奇葩。

  “算了,不谈什么男人了,还是谈我们好了,晨雪,你也不要有事再找我,没事也可找我。”

  秦紫衣幽幽开口:“我家的地址,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不工作,都呆在家里。”

  “那个你熟悉的家里,我很想你过来住一住,回忆咱们当年的美好时光。”

  林晨雪神情一柔:“我也很想跟以前一样,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吃饭。”

  “只是我这次回来明江,不仅仅是做这经理,还有更重要任务要完成。”

  “这半年来,我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其实我刚来明江时,去家里找过你,可都说你还在培训。”

  秦紫衣挑开警服一个扣子,让呼吸变得更顺畅一点:“我招惹麻烦太多,还打伤一个**。”

  “局长被投诉到快心脏病发,所以找借口把我丢去京城培训,一走就是三个月,天天跟坐牢似的。”

  她的眸子掠过一抹光芒:“所幸这三个月收获不小。”

  林晨雪笑了笑:“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后面就没再找你,直到上次你跑来我家里查车。”

  “只可惜你太累,还没聊几句就呼呼大睡,我不忍心打扰你。”

  “隔天你又跟叶天龙闹出误会,所以都没好好叙旧。”

  林晨雪向闺蜜轻笑一下:“等过年的时候,我空闲下来,一定去找你,同时去秦家拜访老爷子。”

  “叮!”

  就在秦紫衣还想打趣什么时,一份简报涌入她的手机,她扫视一番后,抬起头对林晨雪开口:

  “朱高利一伙确实是飞龙帮众,是梁子宽早上捣乱不成的报复,只是没有刘永财牵扯的痕迹。”

  “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人盯着华药公司,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只是你出入也要注意安全,最好带几个保镖。”

  “虽然你是总经理,有华药和荣氏这棵大树,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林晨雪点点头:“好,我会小心。”

  “这个梁子宽,整天欺男霸女,今天还搞这样一出,当初我就该直接打断他的腿。”

  秦紫衣一脸的遗憾:

  “这事叶天龙也有责任,如不是他当时跑掉了,没了他这个苦主,梁子宽起码要在监狱呆三个月。”

  “晨雪,把那混蛋叫进来,我要骂他一顿。”

  林晨雪一怔,随后打开桌上电话:“小舞,让叶天龙进来一踏。”

  “林总,叶天龙刚才录完口供,就让我给你留一句话,他去拉客了。”

  陆小舞忙出声回应:“他说他时间不多,要早点完成业绩。”

  “他走了?”

  林晨雪冷笑一声:“这混蛋,跑得还真快啊。”

  秦紫衣一脸懊恼:“刚才就该把他揪进来揍一顿。”

  “叮”

  就在这时,秦紫衣的手机响起,戴上耳塞,很快传来一个慌张的声音:“秦队,不好了。”

  “沈妖精不,沈大记者从京城回到明江了。”

  秦紫衣腾地站了起来,柳眉一竖:“明江一团乱,她回来干什么?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