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劳力士手表
  第一百三十一章劳力士手表

  “大家别激动。”

  朱高利看到秦紫衣狡黠的笑容,就知道她故意激怒他们,一旦手下大打出手,只怕全被警察拿下。

  因为按照女警的个性,肯定会把袭警摆在前面,其余事故放在后面,他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

  “想不到堂堂人民保护神,也会栽赃陷害。”

  朱高利咬牙切齿:“你们,太让人寒心的。”

  刘永财跟王大伟相视一眼,眼里都有着一抹忧虑,显然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号人物杀出。

  叶天龙瞄了瞄林晨雪,后者悠然自在,似乎预料之中。

  “让你们这些害群之马继续捣乱,才是对不起人民。”

  此刻,秦紫衣昂首挺胸走到朱高利面前,俏丽的脸上流露一抹冷冽,冷得让人心里生寒:

  “现在是你老实把幕后黑手招供出来、然后滚出这里呢,还是我把你逮回去慢慢炮制给我答案呢?”

  “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

  秦紫衣看着手表:“时间一到,我没得到想要的东西,我只能逮捕你们回去。”

  林晨雪一直没有出声,只是站在叶天龙身边看戏。

  此刻,朱高利正怒不可斥:“你们以权压人,我们又没犯事,凭什么抓人?”

  数十名混混也都纷纷出声:“是啊,我们又没犯事,凭什么抓人?”

  “警官,你这种方式确实欠妥。”

  这时,刘永财犹豫着挤出一句:“警察要除暴安良,可也不能这样极端啊。”

  朱高利他们忙出声附和:“就是,就是。”

  “晨雪,这是你公司的人?”

  秦紫衣扫过刘永财一眼,从服饰把他跟混混区别出来:“白眼狼?”

  林晨雪淡淡出声:“很正常,树大有枯枝。”

  花如雨她们齐齐流露鄙夷,王大伟也觉得主子发话不合时宜。

  “林总,你什么意思?”

  听到两人的对话,又见到秦紫衣讥嘲的目光,刘永财恼羞成怒:

  “虽然这些人是来公司捣乱,我也恨不得把他们全部丢出去,可凡事要走正当途径。”

  “收买几个警察用极端方式驱赶,一旦他们控告”

  “不仅这警察丫头要脱掉制服,连华药公司声誉也会受影响。”

  刘永财大义凛然:“不明真相的群众,只会觉得我们官商勾结。”

  朱高利一伙又纷纷出声:“对,我告你们,官商勾结。”

  刘永财摆出一副公正样子:“我明确告诉你们,虽然我是公司的人,但我绝不会无原则维护公司。”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旦你们采取极端手段对付这些人,他们将来控告你们要我出庭作证。”

  “我一定会实事求是向法官汇报,到时你可别说我没有提醒。”

  朱高利他们齐齐竖起拇指:“刘总高风亮节,高风亮节。”

  “晨雪,看来你们公司果然有白眼狼。”

  秦紫衣嘴角牵动了一下,缓缓走到刘永财的面前:“还是一头虚伪的白眼狼,刘总是吧?”

  “你要伙同你们公司的捣乱者告我,尽管去告,市局,省里,都可以。”

  “只要能告倒我秦紫衣,就算你刘总厉害。”

  刘永财重哼一声:“威胁我?是想说你背景显赫吗?”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

  秦紫衣淡淡出声:“我一年被人告状不下十次,但我依然完好无损,还穿着这警服继续除暴安良。”

  “不是我背景多么深厚,而是调查到最后,我都没错,所以,今天一案,我也不会有错。”

  她手指点着被铐住的五个人:“这些袭警的,澳门赌博网站:藏毒的,做贼心虚,刘总怎么告我?”

  “一个混混,好端端撞我,难道不是袭警?”

  “一个混混,身上有摇头丸,难道不是藏毒?”

  “一个混混,见到警察就跑,难道不是做贼心虚?”

  刘永财闻言一怔,这种事情还真是各说各理,难于扯清,放在法庭,法官肯定相信警察。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秦队,监控器中了病毒,早上到现在的视频,全部被洗,无法恢复。”

  秦紫衣淡淡一笑:“看来法官只能听我详细叙述了。”

  什么?监控中了病毒?

  刘永财很快反应过来,这是秦紫衣搞得鬼,目的就是让今天的事无法指责她,这女人还真是狡猾。

  但他眼睛很快一转,指着朱高利喊道:

  “就算他们有嫌疑,但这些人应该没犯事,你不该也对他们下手。”

  朱高利他们马上贴墙,还举起手来喊道:

  “没错,我们不袭警,没有摇头丸,也没跑路,更没打人伤人,你们警察不能乱来。”

  说到这里,朱高利还轻轻偏头:“兄弟们,赶紧掏空你们的口袋,让大家见证我们的清白,”

  “我们是没有毒品的。”

  话音一落,四十多号混混掏空口袋,表示自己的清白。

  朱高利得意一笑:“警官,你现在诬陷不了我们吧?我那五名兄弟,你要带回去就带回去。”

  “反正他们去警局跟回家一样,你让他们牢底坐穿更好,连饭钱都省了,还不如买房。”

  “警官,带着他们走吧,我们就不送了。”

  朱高利举着双手冷笑不已:“我们还要继续跟林总他们洽淡业务。”

  毫无疑问,他们要继续折腾下去。

  在林晨雪俏脸一变时,秦紫衣也冷冷出声:“你们真要一条道走到黑?”

  “反正我们要留在这里谈业务。”

  朱高利底气十足:“难道我们的合法行径都不批准?还是华药公司不打开门做生意了?”

  “你如果以权压人,我马上向媒体反应,不仅告你们警察局,还要质疑华药公司。”

  秦紫衣嘴角牵动了一下,刘永财这个变数,扰乱她杀鸡儆猴的计划,让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这些人掏空口袋,还不反抗,让她失去借机发难的理由。

  没有借口,又无法浑水摸鱼,她就不太方便动手,她的仕途无所谓,主要是担心给林晨雪带来灾难。

  刘永财故意叹息一声,望向林晨雪开口:“林总,警方也有难处,你就不要为难他们了。”

  “依我看,你开除叶天龙吧,牺牲一人,息事宁人,是最好的结局。”

  “不然这些人天天来闹,警方难于作为,公司利益也受损。”

  刘永财还板起脸向朱高利喝道:“叶天龙可以开除,但是赔偿五百万绝对不行,最多五万。”

  “同时你们保证,以后不得再来闹事。”

  “不然华药就是不做生意,也不会跟你们妥协。”

  王大伟忙喊出一句:“刘总英明。”

  “警官,他偷了我的表。”

  在林晨雪俏脸一变时,叶天龙捂着口鼻咳嗽一声,神情犹豫了一下,站出来一指朱高利:

  “劳力士,编号一八四八,价值十万美元。”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哗然,纷纷望向朱高利。

  朱高利吼叫一声:“小子,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偷过你的表?”

  刘永财也冷冷出声:“叶天龙,你就不要丢公司的脸了,你一个破打工的,买个鸟劳力士。”

  王大伟也点头:“就是,我们都没见你戴过。”

  林晨雪却反应了过来,那是许东来的劳力士。

  秦紫衣装作不认识叶天龙,眉头也皱了一下:“这位壮士,你说他偷了你的劳力士?”

  “没错,编号一八四八,市值十万美元。”

  “他刚才碰了我一下,我的表就没了。”

  叶天龙指着朱高利的口袋:“不相信的话,让他把口袋掏出来看看。”

  “我偷你妹啊。”

  朱高利愤怒不已,放下双手把口袋全部掏出来:“我有个鸟劳力士。“

  “啪!”

  他激动不已的翻动时,一个手表啪一声,从他口袋掉了出来。

  手表落地,璀璨生辉,几张钞票也掉落在地。

  秦紫衣一个脚步上前,一把捡起:“劳力士,编号一八四八。”

  她冷笑一声:“十万美元,这牢,你要坐穿了。”

  朱高利脸色瞬间惨白,随后歇斯底里吼道:“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