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捣乱
  第二百二十六章捣乱

  摊上大事?

  叶天龙他们齐齐抬头。

  摊上大事的叶天龙跟着陆小舞,澳门赌博网站:一溜烟的跑到公司会议室,门口已挤着不少好奇的职工,窃窃私语。

  毫无疑问有不小动静引起他们的注意,陆小舞想要驱赶他们关门,刘永财马上威严的喊叫起来:

  “别关门,别关门,都开着,让大家看。”

  坐在主位高高在上的林晨雪冷冰冰地出声:“刘总,一点小事,何必搞得满城风雨?”

  刘永财哼出一声:“欺男霸女,蓄意伤人,还小事?这是刑事犯罪,绝对不能姑息。”

  “林总,你也别扯什么家丑不能外扬,发霉的东西就要用阳光晒一晒。”

  “叶天龙是你招收进来的,你不能偏袒,我也不会公报私仇,今天的事,就让大家断个明了。”

  王大伟也出声附和:“林总,压制只会适得其反,员工会有更多的猜测,还不如让他们当场见证。”

  林晨雪没有再说什么,偏偏头让陆小舞不用关门,华药员工见状,更是探头探脑。

  靠!

  本组长好像没干什么坏事啊,怎么躺着中枪啊,听到刘永财喊叫,叶天龙摇摇头,随后走入会议室。

  还没有完全挤进去,叶天龙就听见几记不痛不痒的嚎叫:

  “哎哟,我痛,我痛,我的腿好痛啊。”

  “我的手也痛。”

  “我的全身都痛!”

  怎么喊得跟杀猪一样?只是这叫声也太假了。

  叶天龙对叫声作出评价,随后就挤过最后一道人墙,晃悠悠地走到会议大厅,里面早聚集几十号人。

  林晨雪和十几个华药中高层和骨干,五个拿着话筒的小记者,还有一群服饰各异的男女。

  其中三名脸上缠有纱布的人,顿时让叶天龙笑了起来:“梁少,好久不见,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梁子宽,以及他身边的哼哈二将,阿顺,阿风。

  不知道为什么,叶天龙对梁子宽没多少恨意,至少不如许东来跟江子豪那样来的强烈。

  他把梁子宽当成了生活调剂品,想要看看这梁子宽耍赖能耍到哪种地步?

  叶天龙还顺势扫了全场一眼,见到林晨雪的貌不惊人的女保镖,没有穿明显标识的黑装,而是华药工作服,她们跟普通员工一样藏在人群,但距离林晨雪并不远,眼睛凌厉扫视四周,似乎随时会出手。

  叶天龙很是满意她们的专业性,他还嗅到,这两名女保镖身上,跟百里花有着相似的气息。

  “就是他,开车碰瓷,打我们一顿,还讹走三千五百块。”

  “就是他,在保时捷停车场伤人抢钱,我身上的五千块也被他抢了。”

  “就是他,假扮瞎子把我骗到角落抢劫,我祖传的蓝田玉石都被他枪了。”

  “没错是他,不仅抢劫,还欲图施暴清洁大妈把我们兄弟打成重残”

  “六个人,每个人都被他打断一条腿,医生说,影响行走,今生怕是站不起来。”

  叶天龙的出现以及发问,就像油锅滴入一颗水珠炸开,梁子宽三人齐齐踏前一步,一一指着叶天龙控诉,把早就想好的罪名往他身上扣,同时侧开身躯露出后面六人,正是停车场参与战斗的飞龙帮众。

  这六人全都躺在轮椅上,脑袋和左腿被纱布来回缠绕,脑袋好一点,左腿包的跟水桶一样肿大。

  精神萎靡,虚弱无力,而且纱布上还血迹斑斑,看起来就像是被人重残到要挂掉的节奏。

  后面还有十几名抹泪的女子,看起来是家属的节奏。

  这些女子看起来老实忠厚,还一副唯唯诺诺的可怜态势,衣饰朴实的她们各自举着一块塑料板块。

  板块上面,是六人的受伤证明,医疗费用单据,证人证词,伤者惨象

  几个记者拿着相机,对叶天龙咔嚓咔嚓拍照。

  正如陆小舞所说:他摊上大事了。

  见到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两名梁氏哼哈二将马上哭丧着脸,指着叶天龙断断续续控告:

  “华药集团可是大企业啊,有良心有责任的公司啊,各位领导,你们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叶天龙不仅重伤我六名抱打不平的朋友,还天天仗着拳头欺男霸女。”

  “杀鸡的牛婶,卖猪肉的三娘,还有挤奶的八姑,全都被他欺负过啊。”

  “她们只是顾及名声,也忌惮叶天龙的猖狂,才没有出来指控。”

  “想想啊,他连四五十岁的妇女都不放过,其余妙龄女孩怕是更多遭殃。”

  梁子宽也扯着一名华药高层的胳膊,望向地上六名闷哼不已的同伴:“是啊,叶天龙简直不是人。”

  “我这六个朋友见到他在修理厂调戏前台小姐,按捺不住上前说几句,结果却被他打成重伤。”

  “还要我给他五千块,不然就用酒瓶爆掉我们的头,我可怜的五十岁鹰叔,被他用扳手敲了五下。”

  “脑袋肿得跟猪头一样,现在都还躺在医院。”

  “我们打不过他,只好把给老母亲治病的钱,挪给他作茶水费了。”

  “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修理店的员工对质。”

  随着梁子宽七嘴八舌的控告,刘永财一拍桌子向叶天龙喝道:“叶天龙,有什么解释吗?”

  王大伟阴阳怪气地落井下石:“林总,刘总,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直接开除得了。”

  “欺男霸女,殴人重伤,这已经不是小打小闹,而是违法犯罪。”

  “华药公司是知名企业,良心企业,有叶天龙这样的职工,简直就是耻辱,开除,必须开除。”

  “不,还要他赔偿,赔偿对华药的损失。”

  话音落下,不少跟随刘永财的骨干和职员,也都喊叫着要叶天龙滚蛋,那些业务员更是齐声附和。

  见到刘永财他们向叶天龙喊打喊杀,梁子宽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很是得意,终于可以弄掉叶天龙。

  相比暴力揍叶天龙来说,梁子宽更喜欢叶天龙身败名裂,成为丧家之犬,这是他在拘留所的感悟。

  刘永财跟王大伟也对看了一下,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笑意,显然都认定叶天龙这次要完蛋了。

  刘永财把目光转向林晨雪:“林总,你是负责人,赶紧下令开除叶天龙吧,不要给公司抹黑。”

  林晨雪看着叶天龙,俏脸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良久,冷冰冰地出声:

  “叶天龙,不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