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冰山美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冰山美人

  第二天早上,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从出租屋出来,经过广场的时候特意瞄了几眼。

  昨晚打斗很是激烈,虽然凤姐他们奋勇反抗,但面对成百上千的底层民众,还是溃不成军。

  恐龙安排在现场盯视的老乡,告知凤姐他们完全被人海淹没,板凳,酒瓶,板砖,一堆东西招呼在他们身上。

  那些被警方扣押电动车的车主,还有平日被城管驱赶过的小贩,昨晚全都打了鸡血一样,趁着月黑风高发泄着心中怒意。

  如非警察赶赴及时,只怕凤姐他们连小命都难保,饶是如此,也有人断手断脚。

  “啧啧,早知道留下来看这场好戏了。”

  经过广场的叶天龙看到清洁工,正用水管清洗血迹就遗憾不已,错过好戏,他还从恐龙的口中知道。

  因为昨晚参战人数太多,加上凤姐他们前科累累,手里还拿着武器,所以警方没拘留城中村的民众。

  一边是罪行累累的黑帮分子,一边是为生存挣扎的民众,加上禁摩带来的警民紧张关系,警方就是再秉公执法也会考虑影响。

  因此对几名被抓的民众教育一番,就让他们连夜回村,同时加派警员巡逻。

  叶天龙很是满意这个结果,不过他也没有纯粹坐享其成,他经过停车场掏出五千块给贵叔。

  叶天龙让他通过村委给受伤民众作医疗费,换来贵叔连连称赞,还把他最后一百块房租都免了。

  给完钱后,叶天龙就赶紧坐公交车上班。

  来到公司附近的公交车站,叶天龙动作利索的窜了出来,速度极快向明江大厦跑去。

  就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忽然被一个穿着红色马甲的义工彬彬有礼拦住,手里被塞了一张宣传单和一个小物体。

  “防治艾滋病?”

  叶天龙扫过宣传单一眼,赫然发现这是艾滋病知识,而小物体则是一个避孕套。

  这大清早的,来这样一个玩意,叶天龙精神一振,不过很快把东西往口袋一塞,继续向公司冲过去。

  “叶组长!”

  当叶天龙咬着一根胡萝卜出现在明江大厦时,身在电梯的陈凌儿马上喊叫了一声,还把要关闭的电梯用按了开去。

  她让叶天龙赶紧过来一起上楼:“快点,再过五分钟,你就要迟到,王部长又要骂了。”

  “谢谢凌儿。”

  叶天龙嗖的一声钻入电梯,笑容灿烂道了一声:“哥请你吃萝卜。”

  “我才不要呢,你自己吃吧。”

  陈凌儿没好气地白了叶天龙一眼,红唇诱人的拒绝胡萝卜:“组长,你昨天怎么没来啊?”

  “昨天被林总派出去做事了。”

  叶天龙柔声细语:“结果想念了你们一天,这不,今天早早就过来了。”

  “都快迟到了,还早。”

  陈凌儿瞥了叶天龙一眼,呵气如兰,她伸出修长手指,按下关闭后也退到叶天龙前面。

  只是还没完全关闭,又涌入一大批踩着点上班的男女,把陈凌儿和叶天龙挤到最里面。

  两人几乎是紧贴一起。

  暧玉温香入怀,叶天龙的下巴抵在陈凌儿的秀发上,呼吸的是洗发水的香气。

  今天的陈凌儿,一袭黑色短裙,白色针织衫,里面加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白皙滑润的小腿闪烁着诱人光泽,翘臀丰腴,隐约可见完美的曲线,整个人充满了时尚又简约的风格,还流淌着说不出的娇媚。

  她这样一贴叶天龙,叶天龙差点就把整根胡萝卜吞进去了,身体也颤动了一下。

  跟叶天龙紧贴的陈凌儿,身躯也微微一颤,全身软了两分。

  这种被电流微微袭击的感觉,很是刺激,还让人兴奋。

  对于前面的人,陈凌儿还能用手袋隔开身体接触,但身后的叶天龙却没办法远离。

  陈凌儿嘟着小嘴想要挪开一点,结果因为她的动作,引得前面反弹更严重,彻底让她跟叶天龙相贴,完全零距离接触。

  二十多岁年纪,身体正跟花儿一般盛开,青春,火辣,所以陈凌儿这样一贴,叶天龙呼吸都快停止。

  陈凌儿是叶天龙认识的女人中,最为挺翘的,所以她这样一贴,叶天龙呼吸都快停止,被迫感受着陈凌儿身上传来的灼热气息。

  更要命的是陈凌儿挪动带来的动荡,和小腹下若有若无的触碰

  刺激感超强,新鲜感更强,叶天龙感觉很致命。

  “组长,把你胡萝卜挪开啦。”

  陈凌儿的耳边也能闻到叶天龙的男子气息,背部和臀部的摩擦让自己有说不出的羞涩,臀后更是能够感觉到一股坚挺。

  陈凌儿以为是叶天龙手里的胡萝卜,心儿跳动加快,俏面上悄悄抹上红晕:

  “你好坏哦。”

  微不可闻的说完后,陈凌儿还扭了扭臀部,想把胡萝卜挤开,谁知却挺得更加结实。

  胡萝卜?胡萝卜?

  叶天龙都快风中凌乱,哭丧着脸,是胡萝卜就好了,胡萝卜在自己手里握着呢。

  只是被人群挤的,他又无法抬起双手,想要说话,却见几人好奇盯着自己,叶天龙只能闭嘴。

  不然被人听到,只怕十几人全部看自己。

  没有听到叶天龙的回应,陈凌儿哼了一声坏组长,拿胡萝卜捉弄自己,待会上去一定把他全部胡萝卜丢了。

  她心中打定主意,又无法挪开臀部中间的胡萝卜,陈凌儿就任由它刺激自己,偶尔还摆弄臀部。

  叶天龙心里暗暗叫苦,轻轻叫着不可以这样,可身体似乎像是失去控制,不能自主,感受着温热。

  一层一层,上班的白领很快出去,只剩下叶天龙跟陈凌儿上十八层。

  “组长,快把你的胡萝卜拿开,顶的人好不舒服。”

  见到没有外人了,陈凌儿俏脸一红,嗔怨挤出一句:“你好坏哦。”

  说完之后,她还反手去抓背后的胡萝卜,结果却发现不对劲。

  叶天龙总算能够活动的双手,嗖的一声握住陈凌儿的手苦笑:“凌儿啊,我胡萝卜在手里呢。”

  陈凌儿扭头一看,脸色瞬间潮红,羞涩的都快滴出水来:“叶组长,你是坏蛋。”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电梯抵达十七楼,打开。

  一个身影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林晨雪冷冰冰地看着两人,像是寒冻的冰雕一样。

  叶天龙下意识把手松开,笑呵呵喊道:“林总,早上”

  话还没有说完,林晨雪就面无表情走入另一部电梯,关闭,上楼,直接把叶天龙当成了空气。

  陈凌儿感觉到气氛不对,吐吐舌头冲出电梯门去洗手间。

  叶天龙揉揉脑袋走出来,还喃喃自语:“这冰山,啥时候才会融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