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二十章 定天针
  第一百二十章定天针

  秦天鹤。

  这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澳门赌博网站:秦天鹤毕业于京城医科大学,天赋过人,医术精湛,他在京城从医二十年。

  听说基本上是给达官贵人看病,声名遍天下,还担任了中医学院院长,仕途和前程不知羡煞多少同行。

  可十年前,他事业巅峰时,却忽然回到家乡明江市,不教学,不开馆,常年呆在家里捣鼓瓶瓶罐罐。

  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出来医治几个病人,收几个徒弟,心情不好,市长出面求医也不理睬。

  曾经有一次,一座大型工厂出现感染性病毒,五十六名工人危在旦夕。

  秦天鹤知道后,就飞速抵达医院,一个人,一副神针,一个药箱,硬生生把五十六名工人救了回来。

  救完后,为了避免家属感激以及媒体的报道,他扯着窗帘从窗户跑掉,让当时的各方领导哭笑不得。

  他的不拘一格,还有精湛医术,成为明珠医界神话,陆小舞对他自然也有认识,哪怕他剃了光头。

  “哇,丫头,你认识我?你真的认识我?”

  “原来我这么有名吗?”

  “我把头发剃掉了,你也能认出我?”

  光头老人变得高兴起来,跟一个老顽童一样:“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你的眼力相当不错,可惜我已经不收徒了,不然一定要收你做徒弟。”

  陆小舞嘴巴张大,一脸无语,完全没想到,这经常上媒体头条的秦天鹤,心性跟小孩子一样。

  周围十余名医护人员笑了笑,没有好奇光头老人的举动,似乎已经熟知他的风格。

  良久,陆小舞才挤出一句:“谢谢鹤神医。”

  “谢什么谢啊。”

  光头老人哈哈大笑,随后一拍胸膛:“应该是我谢你,你是今晚难得认出我的人。”

  “这一路过来,出租车司机,保安,护士,医生,陌生的人,全都没认出我,你是第一个。”

  鹤神医忽然歪着头:“只是你认出我,我不是应该有挫败感吗?怎么会那么高兴呢?”

  陆小舞哭笑不得,不知如何回应。

  “哎,先不跟你说了,我要看一下病人。”

  “宝菊,你怎么了?”

  光头老人绕过了陆小舞,来到正摸着腰部的包租婆身边,脸上有着关切:“受伤了?”

  包租婆正用手指戳着腰部,感受伤势是不是真的好不少。

  “师公,王女士是急性腰扭伤,已经做了应急处理,休息半个月就会见效。”

  青年医生踏前一步,恭敬地向光头老人喊道:“当然,师公如果出手,肯定很快见效。”

  他对包租婆和陆小舞有几分不好意思,实在没想到两人跟师公有关,知道的话,急诊室就不会反击。

  哪怕他当时并没有说错,做错。

  “老秦,你真来了。”

  这时,包租婆反应了过来,见到光头老人马上高兴起来:“关键时候不掉链子,对得起咱们交情。”

  陆小舞满脸惊讶,有些惊讶干妈跟鹤神医有交情。

  “先别叙旧了,你叫我过来也不是闲聊,让我看看你的伤。”

  光头老人散去了老顽童的笑嘻嘻神情,皱眉在床边跪了下来,眼神瞬间变得专注,他掀开包租婆腰间的衣衫,瞄向了她的伤势。

  青年医生一脸惊讶:“谁把石膏拆掉的,这拆掉了,一个月都好不了。”

  “我感觉好多了,刚才痛死了。”

  包租婆还微微侧身:“好像也能动了。”

  青年医生又是一声尖叫:“怎么可能?”

  “列小子,别一惊一乍,你想吓死老子吗?”

  秦天鹤扭头教训道:“病人都说能动了,你还说不可能,能不能动你说了算?”

  “给我安静一点。”

  此话一出,青年医生他们齐齐沉寂。

  手指触碰着包租婆的腰部,鹤神医一双眉毛,拧成了一团,原本一直半睁不睁,神光内蕴的肿泡眼,此刻也已然是圆睁着。

  他瞪视着巴掌大的地方,特别是见到几个针刺残留的眼,他仿佛见了鬼一般。

  “宝菊,你轻轻转动一下。”

  秦天鹤已经从腰伤上捕捉到一些东西,但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包租婆喊出一句。

  包租婆先是微微皱眉,然后咬咬嘴唇慢慢挪动,接着就从床上站了起来,扶着鹤神医转动,像是跳钢管舞一样。

  她缓缓地大幅度地活动着腰部,几圈下来,包租婆不由得再度发出了一声惊喜至极的大叫:

  “不怎么疼了,真的不怎么疼了!刚才说话都要命,现在都可以走了,怎么会这样?”

  包租婆激动地抓住了鹤神医的手,语无伦次:“太好了,太好了,这怎么回事?”

  全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青年医生差点就摔倒在地。

  这可是他亲自诊断处理的病人,百分百断定后者要卧床半个月,怎么一个小时不到,她就能站起来?

  这一幕,太令人震惊了!

  陆小舞心里一动,但依然本能问出一句:“鹤神医,这究竟怎么回事?”

  “病房刚才有没有人来过?”

  鹤神医摸摸自己的光头:“病人被高手针灸过,是他让宝菊的伤好了七成。”

  “她现在根本不用躺半个月,三天后,就可以正常行走。”

  房间十多人闻言惊讶不已,神秘人这么厉害?一个针灸,就让包租婆三天恢复正常?

  他们想要不相信,可是鹤神医的话,让他们不得不信。

  “小妹妹,宝菊,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谁来过这个病房,谁施的针?”

  鹤神医又恢复玩世不恭的神情,一脸哀求地看着陆小舞和包租婆:“我要找到他,我要拜他为师。”

  房间的一干医护人员和领导,闻言全都目瞪口呆,鹤神医要拜人为师?

  “你们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啊。”

  “拜他为师?”

  包租婆讶然失声:“那混蛋有什么好学的。”

  “混蛋?哪个混蛋?”

  鹤神医高兴不已:“我要找这个混蛋,做一个小混蛋。”

  陆小舞没有说话,只是眼里多了一丝若有所思。

  列医生按捺不住:“师公,这神秘人,有那么厉害吗?”

  “比我厉害,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鹤神医的眼里迸射一抹炽热:“他用的是失传百年的定天神针,定生定死定乾坤。”

  青年医生他们闻言又是身躯一震,作为从医者,自然清楚定天神针的意义,它是医学界的九阳神功。

  学会这套针法,退可衣食无忧,进可荣华富贵,只是他们都记得,这针法失传很多年了。

  它怎么会在医院出现呢?

  包租婆也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叶天龙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