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华夏国手
  第一百一十九章华夏国手

  见到叶天龙打晕干妈,澳门赌博网站:陆小舞下意识低呼:“天龙,你要干什么?”

  “她赶走那些人也是好意,你打晕她干吗?”

  她想呼叫医生过来救人,叶天龙伸出手挡住陆小舞,眼神真挚:“小舞,相信我,我不会伤害她。”

  他伸出一根手指:“给我十分钟,我会把她腰伤治好。”

  陆小舞忽然沉默,不知为什么,她突然相信这家伙。

  她唇间挤出一句:“那你小心一点。”

  得到陆小舞的信任,叶天龙马上找来手套、酒精、还有一些消炎药,期间有意无意冒出一句:

  “小舞,时间不多,帮个忙,拆掉她的石膏。”

  陆小舞一愣,随后本能上前,动作利索掀起包租婆一角衣服,把她身上的石膏全部拆掉。

  石膏一拆,很快见到紫黑的皮肉,可见包租婆扭的不轻。

  不等她停歇下来,叶天龙又发出一个指令:“用酒精把她伤口也清洗一遍。”

  陆小舞扫过两眼就拿起酒精清理伤口,手法纯熟,一分钟不到,前期工作准备完毕。

  叶天龙戴上手套:“帮我按一按她的腰阳关穴,疏通一下阳气。”

  陆小舞下意识摸向第四腰椎棘突下的凹处,但快要碰到的时候马上缩手回来:“哪里是腰阳关穴?”

  她眨着眼睛,很是美丽,也很是茫然。

  “哦,忘记了,把你当护士了。”

  叶天龙笑了笑:“你是干助理活的人,怎可能知道腰阳关穴呢?”

  “你去拿一杯温水给我。”

  叶天龙上前接替陆小舞位置,出手给包租婆点刺了几下:“温度控制在十度就行。”

  “好!”

  在陆小舞有些不自然去倒水时,叶天龙又从怀中掏出两件东西,一个是黑色药瓶,一个是黑色盒子。

  他从黑色药瓶中倒出一粒圣蝉丹,用指尖轻轻把它捏碎,随后放入陆小舞盛了水的纸杯中。

  药丸入水即化,温水顷刻变得乌黑,跟墨汁一样,但散发着一股药香。

  如果不是想要包租婆伤势早点见效,叶天龙是舍不得用这圣蝉丹,炼制只有百粒,用一粒少一粒。

  最郁闷的是,还没有诊费收。

  陆小舞嗅到药香,精神一振,一脸惊讶:“天龙,这是什么?”

  “宝贝。”

  叶天龙笑着抛出两个字,随后又把黑色盒子打开,里面有金银黑三枚细针。

  他取出其中的银针,用酒精消毒一下,再放入乌黑的液体中,细针像是吸管一样,倒吸一缕黑液。

  银针刚刚吸满变黑,叶天龙就拿了起来,掀起包租婆腰间一点衣服。

  右手突然间出动,平刺推进包租婆的后溪穴。

  “呀”

  看到这么长的针刺下去,陆小舞惊得差点尖叫起来,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份疼痛。

  但让她惊讶的是,包租婆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似的,一动也不动,眼睛都不曾睁开下。

  被针刺的部位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随后又反应了过来,包租婆都被打晕了,哪里会感到疼痛。

  “扑!”

  银针刺入进去后,叶天龙就小心地注意着包租婆皮肤变化,以抱鱼儿式揉搓着手里的银针。

  针管的液体缓缓流入,叶天龙还伸出左手,戴上一个一次性手套,在包租婆的伤势按了三分钟。。

  银针先后刺了七次,每次都吸满了圣蝉药液。

  第七针的药液注入后,叶天龙的右手一提,便从包租婆身上把银针给拨了出来。

  接着,他把剩余的一半药液,倒入了包租婆的嘴里,一滴不盛,甚至又兑了一点水灌入。

  足足十分钟,叶天龙才彻底停手。

  “好了,开始三天需要静养,不宜做剧烈运动,三天过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叶天龙向陆小舞嘱咐一句:“她估计三分钟后醒来,我先滚蛋了,不然她会问候我祖宗十八代。”

  那一掌,包租婆不发飙才怪呢。

  他迅速收拾自己的东西,还把手套丢入垃圾筒里。

  “那你小心一点。”

  陆小舞对叶天龙的治疗半信半疑,这捣鼓几下就治好了?她有点恍惚,不过还是点点头:

  “我会跟干妈解释的。”

  “小舞,包租婆如果好了,就跟她说,希望她让七名租客继续住下去。”

  叶天龙的声音,落入陆小舞耳朵:“他们几个不容易,我担心处境艰难了,会让他们走上邪路。”

  陆小舞轻轻点头:“放心吧,我保证干妈不会驱赶他们,真要赶了,我赔偿他们的一切损失。”

  叶天龙把脸凑过去:“真是善良的姑娘,来,亲一个,给你做奖励。”

  陆小舞一把推开叶天龙,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去死啦你。”

  叶天龙握住她的手亲吻一把,随后有多快跑多快,免得包租婆醒来砍了自己。

  “妈的!”

  几乎是叶天龙刚窜入电梯,一记河东狮吼就响了起来,包租婆睁大着眼睛,捂着脖子吼叫不已:

  “混蛋,给我滚出来。”

  “敢动老娘,我打爆你的脑袋。”

  “小舞,人呢?”

  陆小舞一脸欣喜,看着包租婆喊出一句:“干妈,你能坐起来了?”

  包租婆微微一怔,讶然看着恢复几分灵活的自己:“咦?是啊,我能坐起来了,好像也不怎么痛。”

  她很是惊喜,没想到晕一会,伤就好了不少。

  接着包租婆又是一脸恼怒:“我肯定是被那混蛋气的,他哪去了?叫他给我滚出来!”

  陆小舞也是满脸兴奋,这叶天龙太神奇了,随便捣鼓几下,干妈就好了不少。

  她决定明天回到公司请叶天龙吃饭。

  陆小舞上前一把握住包租婆的手:“干妈,他给你治完伤就走了,他就是担心你揍他。”

  “我待会再叫医生来检查,看看你现在的情况怎样,如果好转不少,你可要记得感谢人家。”

  包租婆冷哼一声:“感谢他?我砍死他差不多。”

  “宝菊,宝菊,你伤哪里了?”

  就在这时,房门又被人轻轻推开,只见一个光头老人大步走入了进来,满脸焦虑。

  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医护人员,有刚才的列医生,有住院部的护士,还有几个好像是医院领导。

  他们毕恭毕敬跟在老人身边。

  陆小舞愣了一会,没想到那么多人进来,随后又盯住光头老人,兴奋喊叫一声:“鹤神医。”

  华夏国手,秦天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