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为人知的一面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为人知的一面

  “吹吧,你就继续吹吧。”

  年轻护士听到包租婆的话,脸上十分明显的鄙夷,列医生直接声音一冷:“给她开单子出院。”

  “医生,息怒,息怒。”

  陆小舞见到医生不快,忙出声劝告干妈:“我们住院,住院,干妈,你就听医生的话,安心住院。”

  她连连说着好话,安抚医生和护士情绪。

  包租婆想说什么,陆小舞却嘟起小嘴:“干妈,如果你不住院,我以后不理你了,也不吃你的饭。”

  面对陆小舞的威胁,包租婆只好无奈回应:“好,好,听你的,住院,只是不要太贵的病房啊。”

  “反正都是躺着,什么病房都无所谓。”

  陆小舞轻哼一声:“我会做主,你这个病人,安心养伤就是。”

  接着她又向叶天龙偏头:“天龙,看一下我妈,我去办理住院手续。”

  在叶天龙轻轻点头的时候,陆小舞就离开急诊室去缴费窗口,很快,她就办理好住院手续。

  随后,她又让叶天龙帮忙把包租婆推进住院部,安顿好一切出来后,陆小舞重重呼出一口气。

  期间,包租婆要了手机发出一条短信,随后时不时骂几句,总之对一切都不顺眼,连叶天龙都被她骂几顿。

  不过对陆小舞却没说半句狠话,她最后能够躺在病床,接受护士的上药,也是陆小舞的功劳。

  坐在住院部的走廊长椅上,叶天龙把一瓶纯净水递给陆小舞:

  “你对包租婆还挺好的啊。”

  “这么一个难伺候的人,你都可以和颜悦色相对,实在难得。”

  陆小舞喝入一口净水:“谁叫她是我干妈?”

  她也不再跟叶天龙打闹:“她这人的嘴虽然歹毒一点,可心肠却不坏,城中村每次修修补补筹款,三十个房东中就她捐献最多。”

  “停车场也是她名下的地拿来筹建,她每年还会固定赞助五个贫困学生。”

  陆小舞还轻叹一声:“我也是她赞助上大学的。”

  叶天龙有些惊讶:“有这事?”

  他没想到包租婆还有这样的慈善之心。

  “是啊,其实她人挺好,凶恶和骂人,只是她自我保护武器。”

  陆小舞点点头,又话锋一转:“不过今晚的事,她的确过分了一点,我也不知她为什么发那么大火,一定要赶走那七个租客。”

  “以往她虽然也有驱赶房客举动,可赶走的那些人都是痞子或扰民的房客。”

  叶天龙闻言一愣:“她赶人是针对性的?我还以为她是借机吞押金呢。”

  “城中村三十八栋楼房出租,她的名下有八栋,村里有股份,还有一个停车场,十八间商铺。”

  “她一个月过百万租金和分红,哪会在乎什么押金?”

  在叶天龙点头中,陆小舞继续为包租婆说话:“之所以喊着要没收押金,不过是给驱赶的租客更大压力,让人觉得她难相处赶紧离开。”

  “事实只要答应走人,都会把押金还给他们,从来贪过一人的钱。”

  “她凶名外扬,除了她喜欢骂人之外,还有就是被赶走的租客抹黑。”

  “至于她嘴巴那么歹毒,只是生存的需要。”

  “她一个女人,打理着八栋楼,每天要应付无数三教九流的租客,还经常要带着村民对抗混混。”

  “不强势泼辣一点,只怕早被人踩到底了。”

  叶天龙好奇问出一句:“她家人呢?”

  陆小舞一撩秀发,轻声告知一句:“他老公十几年前就出车祸死了,她是嫁入城中村的外姓人,又没有儿子。”

  “所以很多人看她不顺眼,包括村里一些老顽固,她如果不强势一点,你想,能混到今天?”

  “正因为我了解她,所以我也理解她。”

  叶天龙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一个外姓女人在百石洲立足,还成为村长,期间艰辛可以想象,而且真没一点德威,又怎能做村长?

  “明江市是一个大城市,有光鲜靓丽的权贵人士,也有黑暗罪恶的黑帮分子。”

  陆小舞笑着跟叶天龙聊起:“百石洲的治安排在前列,商户也不受混混骚扰,这很大一部分是干妈的功劳。”

  “是她把整个百石洲团结起来,不仅组建了保安队伍,还强势对抗想收保护费或捣乱的混混。”

  “一般小帮小派都不敢招惹百石洲,而且也几乎没什么藏污纳垢。”

  陆小舞轻轻一撩秀发,扭转着叶天龙对包租婆的印象:“能在百石洲租房住下来的人,只有三种。”

  “一种百石洲的本地村民,一种是刚来明江市落脚的人,还有一种是有养家糊口正当工作或生意的人。”

  “其余无业人士或不明来历的人,不出一个月就会被干妈赶走,不近人情,但对治安很有好处。”

  “可以这么说,百石洲如果没有她,很快就会变得乱七八糟。”

  叶天龙眼睛眯起:“这么看来,我倒是误解她了。”

  “也不算误解,她也确实彪悍,骂人骂多就习惯了。”

  陆小舞一脸无奈:“加上脾气天生火爆,所以你对她印象差很正常。”

  叶天龙笑了一下,拍拍陆小舞的肩膀:“走,看看她。”

  误解人家这么久,他想看看能否帮点忙。

  叶天龙跟陆小舞走入病房,正见包租婆拿着手机嘀咕不已,只是脸上神情罕见温柔,两人微微一愣,不知道她跟什么人打电话。

  陆小舞还上前一步,俏脸带着一抹幽怨:“干妈,你受伤不能多说话。”

  “要卧床,要卧床。”

  “好小舞,好小舞,我就打完电话了。”

  包租婆和颜悦色,示意马上挂电话,随后对着手机轻声一句:“我在住院部八零八,我等你。”

  等她挂掉电话后,陆小舞马上出声:“干妈,你跟谁打电话啊,还叫人家过来?九点就不能探视。”

  “一个老朋友。”

  包租婆忍住腰部的疼痛:“他是一个医生,我让他过来帮我看看,我真的不能在医院躺半个月。”

  “下个星期,那帮兔崽子就要来谈判了,如果我不在现场压着,百石洲那帮怂货只怕被欺负的满地找牙。”

  陆小舞惊讶出声:“飞龙帮还要进驻百石洲设堂口啊?”

  叶天龙心里一动:飞龙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