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他的女神
  第一百一十六章他的女神

  救护车呼啸而来,随后又呼啸而去,车灯闪烁,引得不少人张望。

  得知是包租婆扭到腰后,不少租客都一副大快人心的样子,俨然是饱受包租婆的气。

  叶天龙此时倒是没幸灾乐祸,揣着几根胡萝卜就出门,陪陆小舞去附近的人民医院,没有多久,救护车就抵达医院门口。

  医护人员把哼哼唧唧的包租婆送入急诊室治疗,叶天龙拉着陆小舞在长椅坐下。

  “不用太担心,腰扭伤而已。”

  叶天龙轻声宽慰着陆小舞:“最多休息三个月就没事。”

  虽然他看不惯包租婆骂天骂地骂空气的恶霸态势,但腰扭成这样也算是一大惩罚,没必要再落井下石了。

  何况这是陆小舞干妈,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他还带着一丝歉意:“她虚火旺盛,脾气暴躁。”

  “我不该出言刺激她,导致她激动过度扭了腰。”

  陆小舞来的路上已经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加上她对干妈也有深入的认识,所以瞥了叶天龙一眼道:

  “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混蛋,没想到你觉悟那么高,不相关的事情也往自己身上揽,还陪着我来医院。”

  “有点良心。”

  今晚的陆小舞没有穿职业套装,只是黑色条纹短袖和白色短裙搭配,那双诱惑人的美腿也没有藏在黑色的丝袜中,而是干干净净地曝露在外,光润柔嫩的皮肤在灯光的映射下泛起一片白腻,澳门赌博网站:勾魂摄魄。

  林晨雪腿美,花如雨胸大,赵可可有好闻的青苹果气息,陈凌儿臀部翘,陆小舞则肤色雪白。

  她脱掉丝袜的大腿,白的让叶天龙眼睛都发直。

  见到叶天龙没有回应,还盯着自己大腿猛看,陆小舞一敲他的脑袋:“你想干吗?”

  叶天龙闻言腾地坐直身躯,还一把握住陆小舞的手:“想。”

  陆小舞一怔,随后鄙视一眼:“小色胚。”

  叶天龙笑嘻嘻一把抓住她的拳头:“好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让你不要太紧张。”

  “奇葩,放手!”

  “色胚,把手从我腿上挪开。”

  陆小舞跟叶天龙保持距离,还轻哼一声:“流氓。”

  叶天龙一副冤屈:“我怎么流氓了?”

  “调戏我,摸我!”

  陆小舞小声嘀咕一句,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说这话不得体,便有些不好意思:“总之就是流氓。”

  “我这是调节气氛,而且我是光明正大的摸啊,良心大大的好,再说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叶天龙一本正经:“我救你一命,摸都不能摸了?”

  这话,好像很有道理。

  “你”

  陆小舞气得有点说不出话来,“你就不许有这种想法。”

  叶天龙瞪大眼睛:“我没这种想法,那不就代表你一点魅力都没有了?”

  陆小舞好像是叶天龙的话击中了:“好像是的呀!”随即,换了种强硬的口气:“还是流氓。”

  说完后,她抿着小嘴笑了,很会心的笑,舒适、自然,如百花瞬间绽放,明媚不可方物。

  这是十年来,陆小舞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真没良心,你干妈都急诊了,还笑得那么开心。”

  叶天龙忽然欠打挤出一句:“好像等着分家产一样。”

  陆小舞柳眉一竖,蹦跳了起来,修长的腿抬起就要踢叶天龙一脚,却被他抱住了。

  纤细秀美的玉足白如美玉,排列整齐的脚趾上还涂着一抹鲜红,仿佛晶莹剔透的玛瑙。

  握着陆小舞白嫩的小腿,叶天龙指尖变得灼热起来,陆小舞满脸羞怒的出声:“你干什么呀?”

  “快松开我的脚,别乱瞅了!”

  叶天龙随之松开了陆小舞的腿,他想继续欣赏下去,却不想把陆小舞惹哭。

  何况,陆小舞的一脚,又证实了他一些猜测。

  “家属进来一下。”

  这时,一个青年医生忽然走了出来,把叶天龙和陆小舞叫了进去,指着急诊室的包租婆:

  “腰部急性扭伤,伤者疼痛剧烈,呈持续性,完全不能活动,甚至咳嗽,深呼吸的时候,都会导致疼痛加剧。”

  “已经打上石膏制动,要住院三个星期。”

  青年医生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年轻,但神情很是自信,几个医生和护士对他都毕恭毕敬。

  看得出是年轻有为的主。

  听到青年医生这一句话,陆小舞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包租婆也脸色阴沉,很是难于接受这个后果。

  看到叶天龙在面前,她更是变得愤怒起来,似乎想要爬起来把他生吞活剥:“都是你”

  “哎哟!”

  话还没说完,包租婆又是一声惨叫,显然牵扯到伤口了。

  “包租婆,别发火,也别喊了,不然受苦的是你。”

  叶天龙晃悠悠上前,扫过包租婆的伤势一眼:“你就安心躺半个月吧,这不仅对你身体有好处,对你性格也有改变。”

  “以后你张嘴骂人十八代祖宗的时候,你就会想到自己的痛,嘴上也就会积点德了。”

  痛骂别人,却痛在自己身上,叶天龙差点都要说报应了。

  想到恐龙七人被骂的跟孙子一样,叶天龙对她就没太多好感,哪怕是陆小舞的干妈。

  包租婆脸色巨变,又想要张嘴骂人,却想到刚才的剧痛,马上恨恨不已的闭嘴。

  陆小舞轻扯叶天龙衣袖,示意他不要再刺激干妈了:“干妈,你就好好住院,我会照顾你的。”

  “小舞,我不想住院,带我回去吧。”

  包租婆虚弱地挤出一句:“我下个星期还要干翻那帮兔崽子呢。”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虚无,避免牵扯到腰部让自己疼痛:“医生就喜欢夸大其词,过度医疗,不就闪了一下腰吗?”

  “哪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吗?我这几年,每年都要闪一两次,都是在床上躺几天就好。”

  “而且你看他年轻的样子,有个毛的医术经验啊。”

  正在写病历的医生脸色微变,抬头看了包租婆一眼:“这情况最好在医院躺着,不要乱动,也不要乱说话。”

  “不然岔了气,挪了位,你恐怕要在床上躺一年,再严重一点,你会在轮椅上度过下半辈子。”

  “你想出院,我可以给你开单子,只是出了医院,任何事情都跟我们无关。”

  显然他是恼怒包租婆的无端指责。

  一个年轻护士翘起嘴巴:“列医生可是我们的顶尖人才,你平时想要找他看病还看不到呢。”

  包租婆冷嘲热讽:“这顶尖两字,可越来越不值钱。”

  “你怎么说话的?”

  年轻护士恼怒起来:“我告诉你,列医生可是鹤神医的徒孙。”

  青年医生昂起头,不屑跟包租婆说话的样子。

  听到鹤神医三个字,包租婆眼睛瞬间眯起,虚弱挤出一句:

  “徒孙算个蛋啊,老娘还是他的女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