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出丑
  第一百一十四章出丑

  面对胖警察的叫嚣,澳门赌博网站:恐龙他们嘴角牵动,拳头下意识握紧,但很快松开,他们清楚出手的后果。

  人家手里有枪,还有合法伤害权,他们玩不起,一动手,可能下半生就毁掉了。

  见到恐龙几个人沉默,胖警察得意洋洋:“冷静了就好,来人,把他们给我带回去。”

  七八个协警一涌而上,抓住恐龙他们几个,其中两人还趁机踹恐龙他们几脚,发泄刚才的恶气。

  胖警察又让手下拿来一瓶冻水,扭开大口大口的喝着:

  “长得高又怎样?长得猛又怎样?扛得住我的枪?”

  “四肢发达的莽夫,也想跟我朱大盆作对,找死。”

  其余人见状想要靠前,又见胖警察枪口一指,牛哄哄地吼叫:“不怕死的给老子上来?”

  “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了?”

  “你们这些刁民,不打打脸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说完之后,胖警察又甩出两巴掌,把两名挡路的小孩打倒在地,凶神恶煞吼道:“什么年代了,还搞老人小孩扮可怜这一套?其他人怕,老子不怕,谁敢挡老子的路,我就踹死谁,有本事就举报我。”

  “能举报干掉我,我叫你们爷,告不倒,我弄死你们全家。”

  他挺着大肚子,又撞翻几个人,还把一个老人踩倒在地:“滚蛋,老不死的,哭个蛋。”

  朱大盆又要补上一脚。

  恐龙按捺不住,吼叫一声,撞开缠着自己的两名协警,直接扑到老人身上承受那一脚。

  “砰!”

  朱大盆一脚踹在恐龙身上,恐龙没有半点疼痛神情,反倒是朱大盆哎哟一声,整个人弹飞出去。

  “扑通!”

  朱大盆砸翻几名协警摔倒在地,四脚朝天,水瓶洒在身上,嘴角也流出口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敢打我?”

  朱大盆被三名手下搀扶着起来,摸摸疼痛的部位,随后指着恐龙吼叫一声:“袭警!干他!”

  他才不管恐龙有没有出手,只知道因为后者摔倒,这账自然要记在他头上。

  “砰砰砰!”

  几名协警一涌而上,对着恐龙拳打脚踢,有人还专门往关节猛踹,差不多半分钟才把恐龙拉了起来。

  叶天龙的眼神微微一冷,这朱大盆实在太过分了。

  “啪啪啪!”

  此时,朱大盆上前,甩手就是四大耳光,打得恐龙脸颊红肿:“妈的!动我,没死过是不是?”

  大狗山猫愤怒不已,想要冲上来解救,却被恐龙用眼神制止。

  朱大盆大杀四方威慑住一大批人,嗅着他身上的酒气,还有手里的枪械,一干人等敢怒不敢言。

  朱大盆很是满意自己的威风,起手又扇恐龙两大耳光后,大手一挥:“来人,装车。”

  “我们秉公执法,谁敢阻挡,弄死谁。”

  他展示着自己的土匪作风。

  大狗和山猫他们愤怒不已,拳头下意识握紧,恐龙向他们打出一个眼色,示意不要冲动。

  “你们这些吃软怕硬的混蛋,黑社会天天搞事不敢管,我们骑个摩托车,你们却整天堵截。”

  见到电动车被搬上车,人群中有人实在按捺不住,愤愤不平

  “现在连孩子都打,你们还是不是警察?”

  “就是,朱大盆,你天天拿我们的商家,还有脸说秉公执法。”

  “你一年七八个生日,收我们多少红包,你对得起身上警服?”

  听到这些话,朱大盆凶光毕露,喝斥连连:“闭嘴,闭嘴!”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老子,你们找死是不是?”

  他揪出喊叫的一男一女,啪啪两声甩出大耳光,把两人扇翻在地吼道:“妨碍执法,带走。”

  朱大盆又一举警枪,威慑住愤怒不已的人群:“还有谁不服?”

  众人脸色难看,只是都知道这家伙性格,心狠手辣,背后又有靠山,因此只能敢怒不敢言。

  见到没有人再跟自己叫板,朱大盆就得意地一笑,挥舞警枪喊道:“搬车,搬车。”

  近百辆摩托车、电动车,往厂子一丢,一翻新,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朱大盆怎能不笑呢?

  “人渣啊。”

  叶天龙轻轻摇头,捏出超市找的一枚硬币,左手探出车窗,指尖一弹。

  “嗖!”

  硬币一闪而逝,击打在朱大盆的膀胱穴,人体控制废水的关节点。

  正要走向警车的朱大盆身躯一震,下意识去摸疼痛的地方,他以为自己扭到了腰。

  “他尿裤子了!”

  一个孩子忽然惊奇地发出一声,顿时引得无数人目光望向朱大盆:“尿裤子了。”

  朱大盆低头一看,发现裤子像是被水淋了一般,突然间湿了一大块。

  而且,那湿漉漉的面积还在快速蔓延,很快触碰到他的皮鞋,滴落地面,难闻的气息也瞬间弥漫。

  好像,他真的尿裤子了一般。

  朱大盆目瞪口呆: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要控制,结果膀胱完全失灵。

  痛快淋漓,却也颜面丢尽。

  “天啊,朱大盆真的尿裤子了!”

  “丢死人了,我三岁孩子都不会尿裤子。”

  “他应该是有病,忍不住。”

  “对,做坏事这么多,老天惩罚他。”

  “别浪费表情啊,赶紧把它拍下来,送到警局存档啊”

  朱大盆雷劈了一样震惊,难于置信自己失禁,难道是喝太多冻水?只是他来不及多想,难堪让他连滚带爬冲出人群,像兔子一样钻入警车里面,几名亲信也捂着鼻子赶紧跑过去:“朱警官,朱警官。”

  “把他们的拍摄全给我删了,删了。”

  朱大盆隔着车窗吼叫:“一个都不能留。”

  二十几名警员和城管纷纷扑向拍摄的人员,把恐龙他们晾在了一旁。

  “走!”

  此时,一人走到恐龙身边低语一句,还闪出红色小刀挥舞一下,当地一声响,锁车的铁链断裂。

  削铁如泥。

  铁链一断,来人转身就走。

  山猫他们见状大喜,忙扯着恐龙跳上电动车,一呼油门,呜一声窜了出去。

  恐龙条件反射地回头,却见叶天龙叼着胡萝卜,从混乱人群中消失。

  朱大盆见到场面混乱,不仅自己出了丑,电动车又被抢回去,气急败坏:“拿下他们,拿下他们!”

  “一个都不能跑,一个都不能跑!”

  十几个协警想要追击,却被混乱人群撞翻在地,再爬起来,已经不见恐龙他们踪影。

  朱大盆咬牙切齿:“王八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把今日的账,算在恐龙他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