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零九章 你来抓我啊
  第一百章你来抓我啊

  中午一点,澳门赌博网站:博爱医院,贵宾病房。

  “砰!”

  打完电话的江子豪愤怒地摔碎苹果手机,还一口气把房内东西都砸了,吓得朱丽娅他们噤若寒蝉。

  百余人去围杀韩擒虎他们,结果韩擒虎没死,花和尚一伙全军覆没。

  警方不仅清查斧头帮的各大场所,还带走老大乌鸦去警局调查,罪名是涉嫌绑架和意图杀害警员。

  斧头帮虽然一口否认此事,也咬死花和尚早被开除了,可警方依然不管不顾调查斧头帮。

  秦紫衣不仅逮捕了三十多名斧头帮高层,还一口气封掉二十多间有问题的场子。

  斧头帮一夜之间可谓损失惨重,

  这一系列的动作,明面上对江子豪没有什么影响,也没有牵扯,是斧头帮跟韩擒虎他们的火拼。

  但就在刚才,乌鸦阴森森地来了电话,希望江子豪五倍赔偿。

  唯有这样,才能堵住斧头帮的嘴。

  “无耻,卑鄙!”

  江子豪不管朱丽娅他们的目光,愤怒地把手机又踩了一遍:“警方可恶,乌鸦更是小人。”

  “他们办事不力,我认了,一百万不够,我也认了,照价赔偿,我也认了。”

  江子豪拳头攒紧:“可他不该那么贪婪,要我五倍赔偿斧头帮损失。”

  斧头连人带场子损失过亿,乌鸦要他拿出五个亿,不然无法保证花和尚的家属,向警察捅出江家。

  乌鸦甚至还留下一句威胁的话,花和尚等死者情绪稳定,但旗下兄弟却群情汹涌,搞不好会对江子豪下手。

  一旦黑白两道对江子豪打压,到时江子豪怕是出不了明江了。

  见到乌鸦如此嚣张,江子豪自然愤怒,恨不得一枪爆掉那个小人。

  “江少,我跟你说过,酒吧一事放一放,处理完老爷的手尾再报复不迟。”

  身材高挑的朱丽娅叹息一声:“可你就是不听,非要揪他们出来踩死,搞得现在一地鸡毛。”

  “而且我也劝告过你,乌鸦这人贪婪阴狠,又没底线,老爷有时都让他三分,你却非要与虎谋皮。”

  “梁秀才和戴虎狼都躲着我们,乌鸦主动贴上来为我们做事,摆明就是要借机从我们身上撕肉。”

  一个亿的损失,拿回五个亿的回报,这一局,乌鸦赚翻了。

  “你现在是埋怨我了?”

  江子豪忽然止住怒气,阴阴一笑:“觉得我错了?”

  他顺手捞起了一个烟灰缸。

  “不敢!”

  朱丽娅很快反应了过来,现在明江是江子豪说了算,顶撞他不会有好果子吃,忙低声一句:

  “我只是想,处理老爷的手尾要紧,其余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只要老爷保释出来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这是质疑我的能力。”

  江子豪声音阴森森地:“你来说说,乌鸦这个难题,怎么解决?”

  朱丽娅眼皮直跳,咬着红唇回道:

  “乌鸦是地头蛇,也是明江最混蛋最凶狠的黑社会,他眼里只要钱,什么兄弟什么情义都不好使。”

  “他现在捏着花和尚的把柄要挟你们,不是为了什么兄弟死个瞑目,他就如电话中说的,要钱。”

  她艰难挤出一句:“如果你不给他足够利益,他一定会出卖你的。”

  江子豪伸手抚摸朱丽娅的额头,笑容更加旺盛:“那你的意思,这五个亿,要给了?”

  “五个亿确实多了,但两个亿跑不了。”

  朱丽娅嘴角牵动:“江少,要不我跟乌鸦谈一谈,看看能否两个亿摆平?”

  “砰!”

  江子豪忽然抡起烟灰缸,狠狠砸在朱丽娅的脑袋上。

  一声巨响,朱丽娅被砸翻在地,额头冒血,触目惊心,一干保镖呼吸一滞,心底发毛。

  朱丽娅疼叫之余,忙摆摆手:“江少,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

  “两个亿?你当本少的钱是冥币啊?”

  江子豪又一脚把朱丽娅踹翻:“而且他乌鸦算什么东西?胆敢来威胁我?”

  “当然如果不是父亲给他一口饭吃,还借他一百万来明江发展,他能有今天耀武扬威?”

  “他这条狗如今长大,就反过来咬主人了?今天我给了他两个亿,明天,他就会要二十个亿。”

  “我给你一千万。”

  他把朱丽娅踢开“你给我摆平乌鸦,摆不平,我就摆平你,再让人把乌鸦也干掉。”

  “还有,我不管什么风头不风头,给我弄死沈天媚,弄死那小子,还有那小贱人。”

  “所有跟我作对的,我都要弄死他们,这是我的命令。你们必须服从,听到没有?”

  朱丽娅和十几名保镖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虽然都觉得江子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如今他是江家掌舵人,只能服从。

  “滚,滚,全部给我滚出去。”

  江子豪发泄后,让朱丽娅一伙人全部滚蛋,几名保镖忙扶着朱丽娅出门,走得很快,担心祸及自己。

  “砰!”

  几乎是隔音房门关上,病房的窗户就悄悄挪开,一个身影翻入了进来。

  “谁?”

  江子豪也算警觉,正喝着水的他见到倒影,本能转身张望。

  “嗖!”

  只是还没等江子豪看清人影,一个白大褂就盖住了他的脑袋,接着脖子就被两根带子系住。

  江子豪惊怒无比:“谁”

  还没喊出来,一张被子抱住了他的上半身,嘴巴也被棉被压住,难于发出声音。

  “砰!”

  随后,染血的烟灰缸高高举起,对着江子豪背部砸了下去。

  江子豪闷哼一声,喉咙气血翻滚。

  烟灰缸没有停滞,对着江子豪身上穴位嗖嗖嗖的连砸几十下,直接把江子豪砸晕才停止,全是暗伤。

  晕过去之前,江子豪很是憋屈和郁闷,来明江才一个多星期,连续两次被人痛揍一顿。

  上次不认识下手的家伙,这次却连面都没看到,这实在是奇耻大辱。

  看江子豪没有动静了,叶天龙才把烟灰缸丢在床上,接着把被子解开,随后掏出花和尚的白粉。

  他给江子豪口鼻弹入一些,其余包好藏在床垫下面,还拿江子豪的手摸了几把,留下指纹。

  做完这一切,叶天龙拿起江子豪的手机,给一一零指挥中心发了一个定位照片:

  “我吸毒了,藏毒了,贩毒了,你来抓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