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一百零三章 穷途末路
  第一百零三章穷途末路

  黄埔仓库,背靠码头,韩擒虎看着不断涌入进来的敌人,露出两颗大金牙吐出一口烟:

  “阴沟里翻船。”

  今天回来找房东退押金,同时跟老兄弟叙旧,韩擒虎始终想要壮大天龙帮的队伍,哪怕叶天龙不认。

  他聚集了十几人喝酒聊天。

  向来吝啬的房东二话不说就退了三千块,还给聚集房里的十多人各发了一支中华。

  六十多岁的老头笑容难得热情,一边给十多人点燃香烟,一边说着好聚好散。

  租住多年,大家彼此熟悉,所以招风耳等人根本没有防备,笑呵呵地吸着香烟,毫无察觉,最后一个点烟的韩擒虎却嗅到了不对劲,中华烟里掺杂着一抹药水气息,于是马上丢掉香烟揪住老房东喝斥。

  没等韩擒虎发问,楼下就涌出不少壮汉,手里不是铁棍就是砍刀,还一个个戴着口罩。

  没有招风耳说的两百人,但一百人是有少无多的。

  韩擒虎知道掉入了陷阱,还马上判断八成是江子豪的人,澳门赌博网站:毕竟他们得罪的也就这一批人。

  十几人当机立断,没有往楼下跑,而是凭借地形熟悉优势,操起板凳和菜刀就往楼顶冲。

  韩擒虎还直接点燃一只煤气桶,狠狠砸入涌上来的人群,为己方一干人等跑路赢取一点时间。

  韩擒虎他们从天台跳到另一栋楼,再从另一栋楼又跳到第三栋,连续跳五栋楼后,他们才从另一个楼梯下来,换成昔日,他们肯定可以顺利跑掉,可吸了房东有药的烟,虽然只是几口,可都气力不继。

  他们很快被追上,一番厮杀退到黄埔仓库,仓库两门,前门敌人压境,后门铁链紧锁,锈迹斑斑。

  他们只能困兽犹斗了。

  一楼已经无法守住了,韩擒虎让残存的六人退到二楼露台,然后扼守着唯一的楼梯。

  韩擒虎一双手染了多少血,自己记不清,只知道这一路过来,少说二十人倒在他手里。

  此时,百余名猛男提着刀棍涌入仓库,训练有素的向两边散开,包围着二楼三十平方不到的露台。

  这些人,九成半是黑衣服饰,半成是红衣,前者是乌鸦的人,后者是王家的人。

  接着,众人又把目光落在,扼守唯一楼梯的韩擒虎,浑身是血,却如钉子不可撼动。

  一烟,一人,一刀,悍不可挡。

  “嗤!”

  韩擒虎吐出烟头,又摸出一支香烟,用打火机点燃,烟雾中,他看起来人畜无害。

  百余名猛男的中间,还有一个光头男子,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拿着一桶冰激凌,漫不经心的挖着吃。

  他的嘴巴很大,一大勺冰激凌送入进去,顷刻就吞了个干净。

  “十八个人,就剩下你们七个了,还有必要顽抗吗?”

  吃完一大半冰激凌,光头男子看着顽抗的韩擒虎他们,不屑哼出一声:“投降吧,可以留个全尸。”

  韩擒虎没有回应,只是吐出一个烟圈,很是不屑。

  光头男子没有废话,挖起一块冰激凌:“送他上路。”

  “杀!”

  听到这个指令,三十多号猛男一握刀棍,像是一群鬣狗向韩擒虎冲去。

  烟雾中,貌不惊人的韩擒虎身子一侧,一条修长铁腿横扫千军。

  挥舞铁棍的五个打手首当其冲,下半身向前滑出,上身却如同狠狠撞击无形墙壁,凄惨地向后反弹。

  铁棍翻飞,五人脊背撞地,当即昏厥。

  韩擒虎趁胜追击,身体又猛地撞了出去,狠狠撞中一人胸膛,对手胸骨塌陷,喷出鲜血,跌飞出去。

  “呼!”

  韩擒虎吐出一口浓烟,让香烟缓解伤痛和情绪。

  背水一战,招风耳他们也发疯似的守着栏杆,不让对手攀爬栏杆爬上二楼,一旦被对手突破,他们就再也没有周旋空间,六人杀得衣衫褴褛,浑身是血,此刻,有人攀着栏杆向侧边向韩擒虎扑了过去。

  招风耳见到有人偷袭韩擒虎,就吼叫一声冲过去:

  “虎哥,小心。”

  他一把撞开一名偷袭的敌人,但身上也多了一道血痕,后背一条血口从肩胛延伸至后腰,触目惊心。

  赤手空拳的韩擒虎发狂,手起刀落斩翻四人,把招风耳从生死境地救回,然后又抛回了二楼吼道:

  “上边呆着,我死了,你们再死。”

  招风耳痛的呲牙咧嘴,暗呼自己没用之余,也向韩擒虎喊出一声:“虎哥,坚持,大哥很快就到。”

  “混账东西。”

  韩擒虎骂出一句:“这时候叫他来,岂不是让他死?”

  他已经确认眼前敌人身份,乌鸦的人,王家的人,全是亡命之徒,一个个都是至死方休的主。

  叶天龙过来,面对这百余名凶徒,只怕也难有作为。

  招风耳心里一揪:“虎哥,对不起,可是我们只有这一张牌了。”

  警察不来,十几名老兄弟被砍,除了叶天龙,他不知道找谁,他又无法眼睁睁看着韩擒虎等人死。

  而对于叶天龙,他有着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信心,总觉得没有什么事是那小子解决不了的。

  韩擒虎沉默了下来,还有一丝淡淡欣慰。

  有困难的时候找朋友,决不是一件丢人的事,真正丢脸的是,有困难的时候,竟然无朋友可找。

  “啊”

  也就在这时,一名靠在栏杆砍杀的老兄弟,被一名敌人用绳子套住脖子扯了下去。

  招风耳想要救人,韩擒虎一把拽回他,冲过去,必会陷入人海,谁都活不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瞧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同伴,被数十人砍翻,浑身上下血肉模糊。

  韩擒虎很是后悔,今天为什么聚集老兄弟闲聊,让他们遭受无妄之灾,可事到如今,他只能先自保。

  “东子,你们等着,哥一定会给你们报仇!”

  韩擒虎狰狞嘶吼,粗犷面庞痛苦地扭曲,随后猛然冲出几米,刀光霍霍,几声惨叫破空。

  “啊”

  敌人构建的防线薄弱处,随着惨叫回荡而崩塌,韩擒虎拼着愤怒凝聚的力气,宛如虎入羊群,手腕灵活翻转,两把砍刀幻化密不透风光幕,十几米距离,血水飚射,不断有人倒下,接着又从容杀回来。

  一个手持片刀的大汉怒吼阻路,以为挡得住韩擒虎的刀锋。

  韩擒虎狞笑着猛转手腕,反手一刀砍翻对方,半个刀身陷入大汉的脖子,接着顺势抽刀。

  “砰!”

  一百八十斤的壮实躯体原地转了一圈,像是蛇皮袋一样瘫倒在地,脖子喷涌的血水染红地面。

  “我是韩擒虎。”

  韩擒虎战神一样,握着双刀扼守楼梯:“谁挡,谁死。”

  五十多名猛男置若罔闻,蜂拥压去,在明江黑道上,韩擒虎算个球啊。

  “韩擒虎,你是一条汉子,这样,你把你的六名手下砍了,投降。”

  光头男子吃完半桶冰激凌,看着强弩之末的韩擒虎几人阴笑:“再把那小子招出来,我留你一命。”

  “让我们自相残杀?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小爷哪怕自己死,也不会动兄弟一根毫毛。”

  韩擒虎喷出一口浓烟,嗤之以鼻:“如果不是小爷中了药,杀光你们跟玩似的。”

  “你不招他出来,他也迟早会被挖出来。”

  光头男子笑容阴森:“得罪江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明江虽大,却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处。”

  韩擒虎抬起染血砍刀,两颗大金牙闪闪发光:“杀了我再说。”

  “对了,朱小姐让我问候你一声。”

  光头男子冷笑一声:“她说,你烫过她的手指头,所以她希望,我能带你十根手指回去。”

  韩擒虎不置可否:“废话少说,有种放马过来,花和尚,有没有胆量,跟我一战?”

  花和尚,乌鸦旗下的一名堂主,也是江家放在明江黑道的一颗棋子,为人阴险,心狠手辣。

  “哟,认识我啊?看来你也是江湖中人,不然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花和尚看着摇摇欲坠的对手,说不出的蔑视和不屑:“只是跟我一战,你没这资格。”

  韩擒虎吧嗒两口香烟:“你不过来,我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