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九十章 干点技术活
  博爱医院,澳门赌博网站:贵宾病房。

  宽大病床上斜躺着江子豪,他的伤口已经处理了,轻伤,没有脑震荡也不会后遗症,但他依然愤怒。

  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是他欺负别人,何曾这样被人欺负过?

  想到叶天龙那副嘴脸,还有到手飞掉的赵可可,江子豪就感觉伤口火辣辣的疼痛。

  所以见到朱丽娅他们进来,他就马上坐直身子喝道:

  “有没有找到那小子和女人的下落?给我抓到这里来,我要亲手砍了他四肢,再把他沉了明江河。”

  “江少,还没他们的消息。”

  朱丽娅嘴角牵动了一下,身上蓝衣多了一抹汗湿:“我们对他一无所知,监控录像也被人侵入洗掉。”

  “重要的是,我们在明江可用的人手有限,有些底牌又不能乱动,因为警方监控着我们一举一动。”

  “底牌如果受到控制了,我们未来行动就会束缚。”

  听到这几句话,江子豪脸色更加难看:“废物!几个土包子也找不到,真不知父亲养你们来干吗。”

  他还捂着脑袋向六名保镖喝出一句:“你们更是饭桶,这么多人保护我,不仅眼睁睁看着我被爆头,还让他们跑得无影无踪,还退役特种兵,我看你们就是退役大饭桶,当年在部队八成是种菜养猪。”

  六名保镖一脸苦相,很是憋屈。

  朱丽娅神情犹豫了一下,替六名保镖说了一句公道话:“江少,也不能怪他们。”

  “当时那混蛋出手实在太快,酒吧灯火又熄灭,他们受的训练就是,出现变故,第一时间保护你。”

  “然后才是腾出手对付凶手,毕竟你的安全比拿下凶手更重要。”

  她还轻声补充一句:“你也不用担心那小子会跑掉,我已经让人拼图了,酒吧老板也派出保安寻找,警方那边也有人盯着,只要找到那小子的下落,我会马上抓到你的面前,到时你可以慢慢折磨他。”

  虽然她觉得,叶天龙他们虽然可恶,但此时出手要他性命绝对不明智,太多人盯着江家成员举动。

  任何计划外的事端出现,都可能对江氏雪上加霜,一旦被警方见到江氏杀人,江子豪怕是难于脱身。

  只是她又清楚江子豪的性格,什么大局为重也不如他出一口恶气重要,所以只能用话先稳住他。

  “让他们尽快揪出来,没有人手,就给我丢一百万出去,让道上的人帮忙寻找。”

  “梁秀才、乌鸦、戴虎狼,以前没少收我们好处,现在是时候让他们做点事了。”

  江子豪恶狠狠的开口:“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朱丽娅连连点头:“是,明白,我会跟他们打招呼。”

  她表面上毕恭毕敬应承着,内心却暗叹一声:那三位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一百万,人家连看都不会看。

  何况这时候,除了江家的死忠势力,其余人跟江家是能撇清就撇清,谁还会跟江氏纠缠一起?

  江子豪忽然抬起头:“我们计划进行的如何了?”

  朱丽娅神情变得肃穆起来:“黑豹虽然没有死掉,但他已经咬掉舌头,十天半月不会扯出我们。”

  “万心怡也死在乱枪之下,但她身上没有袁东郎拷贝的数据,毕竟她临死前一刻都没拿出来换自己小命。”

  “死前还尖叫她是骗我们的,要枪手放她一命。”

  “所以我推断,她以前打电话说有袁东郎的拷贝数据,八成是虚张声势,想要趁乱搞一笔钱走人。”

  “一个亿,足够她过得很好了。”

  江子豪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她手里可能没有,但拷贝数据的存在却应该是真实的。”

  “她一个记者编造不出这玩意,而且袁东郎手里如没有**的东西,他这个污点证人有个鸟用?”

  “所以袁东郎手里一定有拷贝数据,这会对父亲的未来造成重大伤害。”

  “想法子拿回这数据,不惜代价。”

  朱丽娅点点头:“江少放心,袁东郎虽然抢救过来,但还在昏迷中,我打听过了,伤势很重,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所以暂时不用担心他交出证据,而且我已经安排人手,准备把他女儿袁晓童拿到手。”

  “袁晓童是他最大软肋,只要捏住了,袁东郎一个字都不会说。”

  江子豪脸上总算有了喜色:“好,就按你说的去做,我来明江,就是毁掉一切对父亲不利的证据。”

  “我绝不会允许他们对父亲造成伤害。”

  “警察怎么抓父亲进去,就要给我怎么放回来。”

  他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有没有沈天媚的下落?这可是江家受创的大功臣啊。”

  朱丽娅眼皮一跳:“江少,这女人现在最好不要动,她背后牵扯太大”

  “而且京城派了一个顾问小组来明江,金辉煌和凌武霜他们都来了。”

  江子豪不置可否:“都干成这样了,还遮遮掩掩干什么?不动动沈天媚,她真以为自己是女神啊。”

  “告诉西北六恶,这女人交给他了。”

  朱丽娅嘴角牵动了一下,声音沙哑挤出一句:“江少,这不太好”

  江子豪脸色一沉:“在明江,我是真正的决策人。”

  朱丽娅点点头:“是。”

  “江少,朱小姐!”

  就在这时,房门被一名黑衣保镖推开了,他快速走了过来:“明江警局秦紫衣来了。”

  江子豪眼睛瞬间眯起。

  几乎同一个时刻,海岸城附近的一辆面包车里,独眼乞丐正摘掉脸上的眼罩,露出一只明亮的眼睛。

  他拿着电话拨打了出去:“哥,我们今晚被人踩了,我们也都暴露了,无法再装伤残人士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无法在几万人的海岸城小区混了。

  “废物!”

  电话另端传来一个恨铁不成钢地声音:“给你位置最好最大的小区,你不仅没有日进斗金,还暴露自己砸了饭碗,你怎么这样没用呢?你可知道,这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损失?给你前程带来多大影响?”

  “它会严重阻碍你的事业发展。”

  朱发达很是委屈:“哥,我知道错了,但也不能全怪我,那小子实在太狡猾。”

  想起叶天龙,朱发达就恨不得拿刀砍了他。

  “好了,别说没用的,这账先记下,改天找到他了,十倍讨回来。”

  电话另端传来一声哎哟,好像触碰伤口的喊叫,但很快又恢复洪亮:“你们不能在海岸城呆了,今晚全部撤回。”

  “我安排另一批陌生面孔过去,看看能否挽回一点损失,还有,你明天去第三只手报道。”

  “铁饭碗砸了,你要干点技术活了。”

  他哼出一声:“这是飞龙帮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