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八十三章 我们是天龙帮的
  韩擒虎一巴掌就把朱高利打翻在地。

  朱高利惨叫一声跌飞出去,捂着脸颊愤怒不已吼道:“你他妈是谁?打我?找死啊。”

  “砰!”

  韩擒虎没有废话,上前又是一脚,把要起身的朱高利又踹回去。

  朱高利又是一声惨叫,腹部疼痛不已。

  “朱哥,朱哥!”

  四个纹身男子见状马上跑过去,手忙脚乱搀扶起朱高利:“你没事吧?”

  “被人打成这样还没事?”

  朱高利在四个同伴的搀扶中站了起来,愤怒不已地向同伴吼道:“干他。”

  在赵大叼他们的惊慌中,四个纹身汉子嗷嗷直叫开战。

  韩擒虎露出两颗金牙,嘿嘿一笑,很是猥琐。

  “砰砰砰!”

  冲突就发生在忽然之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四个纹身汉子拳头都没挥出,便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等韩擒虎的五拳落下,只有朱高利还站在那里,脸色煞白,张嘴吸气。

  眼珠子好像要从眼眶中蹦出,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濒临死亡的青蛙。

  他的腹部挨了韩擒虎一记勾拳,此刻正翻江倒海,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无比羡慕的看着他的手下,因为四个手下还能躺倒在地上呻吟,而他连这样的资格都没有。

  韩擒虎正抓着他头发,强迫他立正呢。

  他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韩擒虎揪下来了。

  只是朱高利更郁闷的是,他完全不知道韩擒虎是谁:“干什么打我?”

  招风耳三人挤了过去,对着四名纹身汉子拳打脚踢,彻底瓦解后者的反抗能力,吓得赵大叼哆嗦。

  “我他妈是谁?”

  韩擒虎反手一巴掌甩在朱高利的脸上:“老子是赵可可的债主。”

  债主?

  不仅是朱高利和赵氏夫妇呆了,赵可可也一阵精神恍惚,自己啥时候冒出债主。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熟悉身影,叶天龙,他正坐在不远处向自己眨着眼睛,她马上领会了意思。

  此刻,韩擒虎拖着朱高利砰一声扣在桌上:“赵可可!”

  “我是天信财团的催收员,你欠我们的十万块钱已严重逾期,连本带息十二万,必须马上偿还。”

  “不然我们将会向你父母或者亲朋追债,甚至采取极端手段保证我们权益。”

  韩擒虎盯着朱高利恶狠狠的低喝:“不然,类似你哥这种惨样,时不时会发生。”

  赵可可微微一怔,正要喊叫不认识却见到叶天龙挥手,还向自己眨眼睛,她心里一动,反应很快:

  “对不起,四位大哥,我现在没钱,但我会尽快还给你们的。”

  赵大叼夫妇闻言身躯一震,脸色也变得不自然,朱高利更是气愤不已,原来自己被赵可可祸及了。

  “废话少说,今天必须还钱。”

  韩擒虎一副黑社会的态势:“不还钱,你家人就要付出代价。”

  他拿起那杯咖啡,啪一声浇在朱高利的头上,烫的他哇哇直叫。

  朱高利连声喊叫:“我不是他哥,不是他哥,你打错人了,打错人了。”

  “啪!”

  韩擒虎又是两巴掌,甩在朱高利的脸上:“你这样装疯卖傻的人,我见多了,你以为我会相信啊。”

  朱高利脸都快肿起来了:“我真不是他哥,我也是追债的,我是飞龙帮的朱高利。”

  他还向赵大叼他们求救:“赵大叼,赶紧告诉他们,我不是赵家人,不是赵可可的哥。”

  赵氏夫妇刚想发生,韩擒虎盯着他们:“你们又是谁?”

  赵大叼两人马上闭嘴,担心被韩擒虎知道身份,也扇自己几大耳光和还债。

  “他确实不是我哥,他也是我父母的债主。”

  此时,赵可可适时挤出一句:“你打错人了。”

  朱高利一脸感激,还是小姑娘善良啊。

  “啪!”

  韩擒虎又是一巴掌,打肿朱高利一边脸:“合伙骗我是不是?”

  赵可可又喊出一句:“他真不是我哥,他是我爹妈的债主,过来找我追债。”

  韩擒虎抓着朱高利放在赵可可的旁边:“你们当我傻子啊,看看,你们两人多么相似。”

  “有额头,有眼睛,有眉毛,还都有嘴巴和鼻子,怎么不是两兄妹呢?”

  朱高利要哭了,大爷,这大金牙什么眼神啊,自己跟赵可可哪有相似啊?完全就是美女和野兽。

  不少张望的看客也是摇头,是人就有眼睛和鼻子,这韩擒虎怕是脑子进水。

  叶天龙晃悠悠地喝着可乐,开始有点喜欢韩擒虎的无赖作风了。

  韩擒虎还向招风耳他们喊道:“你们看看,是不是两兄妹?”

  招风耳他们齐齐点头:“太像了,太像了,就是两兄妹。”

  “啪啪!”

  韩擒虎又甩出两巴掌,打得朱高利都哭不出来:“男子汉大丈夫,担当的勇气都没有?”

  “是赵可可他哥认了又怎样?怂样。”

  朱高利愤怒不已,却又无法反抗,为了避免挨打:“是,我是他哥,我是他哥。”

  “这不就对了?自己家人都不认,还是人吗?”

  韩擒虎左手乱摸,把朱高利的钱包摸了出来:“不过作为赵可可的哥,替妹妹还钱,天经地义。”

  朱高利满脸悲催,出来讨债,却被人认错讨了债,这什么世道啊。

  韩擒虎把里面的六千多块现金直接揣入口袋,随后又拿出朱高利的身份证,一脸惊讶喊道:

  “朱高利?你叫朱高利,咦,你真不是姓赵啊。”

  朱高利艰难挤出一句:“我真不是她哥啊。”

  “啪!”

  韩擒虎又是一大耳光:“我最讨厌撒谎的人,你不是他哥,你认什么啊?”

  朱高利想要弄死韩擒虎:我认了,还不是你逼的!只是此刻,他只能哭丧着脸:“我错了。”

  “知错就好。”

  韩擒虎此时像是开明的家长,一把松开鼻青脸肿的朱高利:“你也是债主?干吗不早点说呢。”

  “我以为你是赵可可他哥,所以先打一顿威慑一下,这也是咱们追债人的手段,你能理解对不?”

  尼玛!我能不理解吗?不理解,你又打我一顿。

  朱高利全身剧痛不已,还隐约感觉自己有内伤,听到韩擒虎的话更是想吐血,只能点头:“理解。”

  “理解就好,理解万岁。”

  韩擒虎拍拍朱高利的肩膀,把手上的咖啡全抹到对方身上:“行了,没你们事了,可以走了。”

  靠!

  打一顿就这样算了?也不提点赔偿之类?抢走的六千块钱,也不还了?这猥琐家伙,究竟什么人啊?

  朱高利一脸憋屈,随后挤出一句:“你们是哪个帮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韩擒虎一脸傲气看着叶天龙:“我们是天龙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