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七十八章 较量
  见到军靴青年要动叶天龙,澳门赌博网站:被称为凌霜的布鞋女子神情犹豫了一下,轻轻摇头制止:

  “狼子,不要了,我们这次来明江,不是纯粹吃喝玩乐,我们可是挂靠了明江枪击案的专案组。”

  “作为顾问之一,我们要盯着案子的进展,以及需要的时候帮忙。”

  她红唇轻启:“掺和这些琐事,掉价,也容易给人落下把柄,大局为重吧。”

  军靴青年发出一阵大笑:“哈哈,枪击案听起来吓人,死了五个警察三个悍匪。”

  “可在我眼里,那就是小案子,上不得什么台面,如非不便直接插手,我三天就把案子破了。”

  “什么熊氏三兄弟,黑豹,我一个人就能干翻他们。”

  “只可惜,上面只让我们做顾问,给专案组一些参考,必要时协调军警,严厉禁止我们直接插手。”

  他一脸的傲气:“不然现在都怕是了结了。”

  王小跳也连忙点点头:“就是,什么悍匪,见到一脚就能踩死,不是他们太厉害,是警方太无能。”

  “算了,老爷子叮嘱过的事情,咱们照做就是。”

  军靴青年伸伸懒腰:“咱们该吃吃,该喝喝,不用太拘束。”他还望了林晨雪一眼:

  “有机会也可以泡泡妞,这么漂亮的人儿,真插在牛粪上了,那多可惜。”

  他认识的,见过的,上过的女人,双手双脚数不过来,可除了对面的武凌霜和沈天媚,没有一个女人比得上林晨雪的娇艳,特别是那种冰冷气质,让军靴青年很是动心,那种征服的**又腾升了出来。

  他的目光侵犯着林晨雪身体,特别是那双修长的腿,让他恨不得直接把林晨雪就地扑倒正法。

  一直笑而不语甚至有点深不可测的眼镜青年,闻言侧头看了一眼林晨雪,眼中多了一抹肃穆:

  “狼子,想要那女人,可以追,但不能对那女人玩手段,任何手段都不行。”

  “她虽然只是一个华药总经理,但她可以直接跟荣老打交道,我看过她在荣老书房出现。”

  眼镜青年叮嘱一句:“如她受到伤害,你我都怕是要完蛋。”

  听到荣老两字,军靴青年嘴角牵动了一下,那份桀骜不驯散去了大半。

  武凌霜轻叹一声:“狼子,收起你的心吧,你真以为我们来镀金,你就想错了。”

  “六百亿大案,牵涉多少人,只怕谁也想象不出。”

  在军靴青年一愣若有所思时,粉衣丫头正对着叶天龙方向嘟着小嘴:

  “谈案子有什么意思,那点烂事,警方会搞定,我现在只想教训那王八蛋。”

  她怎么看叶天龙怎么不顺眼。

  “跳跳这么不爽他,狼哥就替你出口气。”

  军靴青年向布鞋女子笑了笑:“放心,只是小教训,不伤人,不流血。”

  随后,他就一口喝完苏打水,起身向许东来他们走了过来:“东来,有新朋友,也不介绍介绍?”

  许东来侧头,见到军靴青年过来,微微一愣,随后眼睛亮起,听音知弦:

  “孔少,想要认识我的朋友。”

  许东来笑了一下:“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下。”

  他手指一点上官明心:“这是博爱医院的负责人,上官院长。”

  接着又指向军靴青年:“这是孔少,姓孔名破狼,华军赫赫有名的雪豹成员。”

  上官明心眼睛亮起,她看得出许东来对这人的恭敬,来头不嫣然一笑伸出手:

  “孔少好,雪豹可是赫赫有名的特种部队,孔少年纪轻轻就能进入,一身本事肯定了不起。”

  “上官明心很高兴认识你。”

  她还有意无意在对方掌心滑了滑。

  “很荣幸认识上官院长。”

  孔破狼笑着承受对方的暧昧,握握手后望向林晨雪和叶天龙:“这两位是?”

  “这位是华药集团的林总,旁边那位是她助理叶天龙。”

  许东来继续介绍:“也是打我脸的人。”

  孙破狼看着林晨雪的目光,无形中亮起了几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炽热,伸出手去:“林总好。”

  林晨雪淡淡回应:“你好。”

  她看得出对方不怀好意,所以握手轻碰即分。

  “叶助理,很高兴认识你。”

  孔破狼很是不满林晨雪这种态度,但不好当众发作,就向叶天龙伸出了手:

  “你表现的很不错,装疯卖傻骗过了全部人。”

  他笑容带着一抹阴狠:“只是这种作风,很容易被人打爆脑袋。”

  “谢谢!”

  叶天龙笑嘻嘻的握上对方的手:“谢谢孔少的夸奖。”

  他近距离打量对方,孔破狼身高一米八,身材很标准,铜色皮肤,平头,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身上硝烟气息很浓,是一个久经沙场杀过人的军人。

  “嗯!”

  刚刚握住叶天龙的手,孔破狼就暗哼一声,掌心吐力,想要把叶天龙捏的喊叫起来。

  叶天龙笑了一笑,狗日的,比拼手力,让自己当众出丑,有意思。

  念头转动之间,叶天龙脸上的表情开始怪异起来,然后就极其痛苦的样子,手上却在暗暗使力。

  孔破狼感觉到叶天龙在反抗,嘴角勾起一丝戏谑,不自量力,也随着增加力道。

  果然,叶天龙啊了一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两人的手紧握一起,彼此都是青筋凸出,只是叶天龙的手相对来说比较小。

  在场众人都是聪明人,见到握手不是一触即分,就马上想到影视戏码,较量。

  许东来和上官明心幸灾乐祸,狐朋狗友也很高兴,等待叶天龙出丑。

  林晨雪俏脸一变,娇喝一声:

  “孔少,放手!你这样太过分了!”

  “许东来,叫你的朋友放手!”

  “身为军人,这样欺负平民,不是光荣的事。”

  此时,粉衣女孩已经蹦跶了过来,脸上傲气十足:“狼哥,捏断他的手,让他不要那么自大。”

  孔破浪嘴角牵动,没有回应,神情有些古怪。

  武凌霜和眼镜男子也晃悠悠走了过来:“狼子,好了,不要欺负人了,松手吧。”

  孔破浪依然没有回应,嘴唇咬的紧紧的,都快要流血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痛苦,想要给叶天龙下马威,结果却被叶天龙的力量摧毁了对抗和信心。

  对方压制他手掌的劲道,不仅掌控住主动权,还制约着他身体的反击。

  换句话说,他被叶天龙控制,是否放手,要看叶天龙。

  孔破狼,怒,恨,却没半点法子,还要咬牙不能喊痛,不然丢了圈子的脸,猛虎的脸。

  武凌霜也轻笑一声:“狼子,别玩了,适可而止。”

  林晨雪的俏脸彻底寒冷:“孔少,再不放手,我要对你不客气了。”

  叶天龙知道是放手的时间了,啊了一声,松开,原地蹦跳了起来:“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孔破狼站在原地,没有高兴,只有一颗汗珠从额头流下。

  他的手,分筋错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