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六十九章 打脸(九更)
  七点半,红色保时捷出现在明江高尔夫球,人来人往,豪车无数,帅哥美女更是络绎不绝。

  只是他们再怎么珠光宝气,也没叶天龙来的吸引人,他从车里出来的时候,顿时吸引无数人目光。

  红色的制服,白色的裤子,黄色的帽子,黑色的皮鞋,帽子还有个垂饰,俨然八十年代的司机制服。

  叶天龙彬彬有礼的走到另一边,给林晨雪拉开车门还喊出一声:“老板,到了。”

  接着,他一挺身子,中气十足:“华药,林老板,到。”

  “滚,别说你认识我”

  林晨雪用手袋挡住自己半张脸,弱弱地挤出一句:“离我远点。”

  叶天龙这一出,不仅让他受到围观,也会让其余人对他林晨雪指指点点,认为她爱慕虚荣。

  “林总,这衣服,是你让我换的,怎么又不喜欢了?”

  叶天龙跟在林晨雪身后喊道:“制服诱惑挺好的啊,哎,你走路小心点”

  林晨雪夺路狂逃。

  她一万个后悔让叶天龙换衣服,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干涉他穿衣服。

  “看什么看?”

  叶天龙环视四周看客一眼,掏出一根胡萝卜哼道:“没看过这么专业的司机吗?”

  众人一哄而散。

  一路吸引客人好奇目光,林晨雪都快难为情死了,她对叶天龙行径简直抓狂。

  这个奇葩,所作所为分分钟能把人气死,早知就不要他今天过来帮忙。

  只是这订单有点棘手,林晨雪希望叶天龙能帮点忙。

  这奇葩的运气,总是特别的好。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叶天龙开口:“今天单子很重要,把它拿下,公司业务又算完成不少。”

  “不过今天的客户也是出了名的难搞,澳门赌博网站:比起潘大胖还要让人头疼,尖酸,刻薄,自大。”

  “放心,再难搞的客户到我手里,我都把她搞得舒舒服服。”

  叶天龙咔嚓一声咬断一截胡萝卜,眼里带着一抹好奇:

  “只是我有点不明白,林总是分公司掌舵人,你应该坐镇办公室运策帷幄才对。”

  “怎么还要亲自出来见客接单?这对你来说,有点杀鸡用牛刀啊。”

  资料上的林晨雪,智商吓死人,情商也不简单,实验室和管理工作是长处,但搞业务却不适合。

  林晨雪神情微微一滞,眉间多了一丝愁容,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客户至上懂不懂?”

  “而且这个客户指明要跟我谈,她的业务体量不我亲自谈判很正常。”

  她的压力,不想轻易告诉叶天龙。

  叶天龙捕捉到林晨雪眉间一抹忧虑,但没有好奇的问出来,哦了一声算是了事。

  但他心里寻思,找个机会问一问颜妃,看看林晨雪是不是还有其它压力。

  此时,林晨雪转了一个弯,走向西侧区域,远远就见到一个高挑的身影,站在球场的太阳伞下。

  “上官院长,早上好。”

  林晨雪带着叶天龙向目标太阳伞走了过去,相隔十几米就扬起了一丝笑意,热情打了一声招呼:

  “不好意思,今天起的有点晚,来迟了。”

  叶天龙眯起眼睛望过去,只见一个风韵女子转身,她有着一张浓妆的脸,杏花眼睛,身材很是丰满。

  虽然有些年纪,但时尚和保养让她风韵犹存,紧身的运动服更是把她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

  只是眉间有着一抹精明和刻薄,叶天龙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强势的女人。

  “林总,早上好。”

  被称呼为上官院长的风韵女子迎接上来,跟林晨雪皮笑肉不笑的握手:

  “你是经理,能过来已经是我天大荣幸,上官明心又怎么敢怪责呢?”

  随后又望向旁边的叶天龙:“哟,还有这么专职的司机。”

  “看来林总架子越来越大了,下次估计我要去拜访你了。”

  上官明心看起来很有韵味,可是说话时嘴角轻挑,给人极其骄傲和冷厉的感觉。

  身边几个女伴见到叶天龙样子,直接娇笑了起来,眼里很是蔑视和不屑,就差说土包子了。

  这些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女人,哪里会看得起一个明显司机身份的人。

  “上官院长说笑了。”

  林晨雪嘴角牵动一下,听得出对方话里的戏谑,只是看在单子份上,她压住了不快:

  “我就是一个华药总经理,荣氏集团随时都可以派人取代我。”

  “而上官院长是明江最大的私立院长,无人可以取代。”

  “对了,这是华药业务部的组长,也是我的专职司机,叶天龙。”

  林晨雪笑着给叶天龙介绍:“叶组长,这是上官女士,博爱医院的院长。”

  “上官院长好。”

  叶天龙彬彬有礼伸手:“很高兴认识你。”

  虽然觉得这女人不顺眼,但出于礼拜还是表现出素养。

  “叶天龙?名字不错,只是素质低了一点。”

  上官明心看了叶天龙一眼,轻轻一握就抽回来,还让助理拿出一张湿纸巾擦拭,很是不给林晨雪面子道:

  “林总,不是我说你,这做人做事啊,都要力求最好,争取第一,不管是业绩,还是圈子”

  “都要第一。”

  上官明心训导着林晨雪:“唯有第一,你才会被人记住。”

  她还瞄了叶天龙一眼:“以后,身边的人,素质高点为好,这也是给自己赚面子。”

  几个女伴也笑着附和:“是啊,面子是别人给的,但脸是自己丢的,这圈子,就别带土老帽来。”

  叶天龙知道她含沙射影说自己,想要反击,但想想林晨雪的难处,就暂时忍了。

  林晨雪嘴角牵动了一下:“上官院长说得有道理。”

  她只说有道理,却没说正确,表明并非完全赞成她的话。

  上官明心也听得出林晨雪的弦外之音,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怎么?林总有异议啊?”

  “你这么高智商的人,应该不会听不懂我的话啊?凡事最优秀,做第一,才会被人瞩目和尊敬。”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知道第一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是谁吗?”

  林晨雪淡淡出声:“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

  “你看,这第一个,谁都知道吧?如果我问第二个呢?”

  上官明心笑容很是得意:“你肯定不知道,这就是”

  叶天龙不合时宜挤出一句:“第二个就是希拉的尼泊尔向导,丹增诺尔盖。”

  上官明心笑容一滞,随后装作没听到叶天龙的话:“我再举一个例子,第一个登月的人是谁?”

  林晨雪忍住笑意:“一九六九年,阿姆斯特朗。”

  上官明心很是满意林晨雪的表现:“对吧,这第一,谁都知道,第二就不被人记住了。”

  叶天龙又抛出一句:“第二个是奥尔德林啊。”

  “第三个是皮特康拉德,第四个是艾伦、比恩,第五个是”

  上官明心的脸,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