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六十七章 黑猫、玫瑰、枪
  面对秦紫衣刀子一样锐利的眼睛,叶天龙知道自己很难隐瞒,但还是笑容满面:

  “本来我想要学雷锋,做完好事不留名,可秦警官都找上门来,那我只好羞涩的承认了。”

  “没错,梁子宽他们是我打伤的,黑豹也是我制服的,但都是他们先招惹我。”

  “梁子宽几十号人围攻我,黑豹凶残的连警察都杀,我出手应该算正当防卫吧?”

  “秦警官该不会认为我出手过重,要把我铐回去坐牢几年吧?”

  叶天龙悠悠开口:“真是这样的话,我对你,对华夏的法律,可就寒心了。”

  “没说你犯法,只是你动了手,总该跟警察说一声,方便我们调查取证。”

  秦紫衣的目光审视着叶天龙:“也好给你发发好市民奖金。”

  叶天龙眼睛一亮:“有奖金。”

  “当然有奖金。”

  秦紫衣温柔一笑:“只要把你的来历和底细告诉我,我马上给你发十万块的奖金。”

  叶天龙一愣:“什么来历?”

  “说!”

  秦紫衣俏脸一冷:“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呆在晨雪身边做助理?”

  在她看来,连黑豹都能制服的叶天龙,呆在华药公司做助理,一定有所企图。

  不然以他身手和能耐,华药公司哪里牵得住他?

  叶天龙微微张大嘴巴,随后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是这世界最牛叉的兵王,杀人无数,手染浓血。”

  “来明江是接到一个任务,贴身保护貌美如花的林总,所以我想尽办法进入华药,希望好好的保护她。”

  “最牛叉的兵王?”

  秦紫衣完全不信:“你看多了吧?你干脆说是孙悟空转世,四大名著的牌子总是高档点。”

  叶天龙很是不满:“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怎么就不信呢?”

  “不说是吧?行,我迟早会查出来的,看你对付过黑豹份上,对晨雪也不错,我暂时不动你。”

  秦紫衣恶狠狠的开口:“你对晨雪最好不要有企图,她是我最好的闺蜜,你如伤她,我就毙掉你。”

  “还有,你最好不要在明江搞事,我会盯着你的,一旦做了坏事,我就会把你抓起来。”

  接着,她手指一点门口喝道:“现在,滚出去。”

  叶天龙火了。

  哥做好事不留名,不表扬也就算了,还把他当罪恶分子警告,还要盯着自己,叔叔可忍,婶不能忍。

  他身子一转,一把刁住秦紫衣的手腕,一扭,一掀,把女人丢在了床上。

  秦紫衣脸色一变,本能想要反应,却见叶天龙顺势扑来。

  一股猛兽捕杀的气势,宛若从千尺飞流,雷霆压下。

  无可匹敌。

  秦紫衣瞬间被这气势威慑,她像是一只小羔羊,身体冰凉,忘记反抗。

  叶天龙像是出闸的猛虎,把秦紫衣牢牢的压在床上,在她心神一跳时,暴戾的杀意猛然一收。

  她的视野,又见到叶天龙笑嘻嘻的脸。

  下一秒,她感觉一只手掠过浴巾下摆,腿被狠狠摸了一把。

  “你踩我,警告我,我摸你一把,咱们扯平了,以后最好河水不犯井水。”

  叶天龙笑着放开秦紫衣:“腿,挺滑嫩的。”

  秦紫衣回过神来,看着对叶天龙,杀气腾腾,她准确去床下拿枪,毙掉这个混蛋。

  “黑猫、枪、玫瑰。”

  叶天龙又补充上一句:“秦警官也是一个野性之人啊,只是警察能刺青吗?”

  听到这话,秦紫衣僵直身体,随后怒气暴涨,这是她大腿的刺青,没想到叶天龙发现了。

  这混蛋是怎么发现的?看的?还是摸的?

  秦紫衣此刻想要杀人。

  “你们聊完没有?”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按捺不住的林晨雪走入进来:“怎么聊那么久啊?”

  “没什么。”

  叶天龙笑容灿烂:“秦警官问的比较深入,还谈了一些黑猫、玫瑰、枪等东西。”

  威胁自己?

  秦紫衣站了起来,美丽眸子蕴含怒火,但还是点点头:“叶天龙,很不错。”

  “你们没事就好。”

  林晨雪放心一笑,随后轻声提醒:“你先去浴室把衣服穿上吧。”

  秦紫衣随后又见到自己春光乍泄。

  她就咬着嘴唇点点头,但很快又眼睛一瞪叶天龙喝道:“把衣服给我。”

  叶天龙这时才发现左手,一直拿着黑猫警长,脸上很是尴尬,赶忙丢在床上,嗖的一声退到门口。

  他担心这火爆女警对自己大打出手。

  秦紫衣一把拿起全部衣服:“晨雪,把他轰出去,我再洗个澡。”

  想到跟叶天龙接吻,秦紫衣就羞怒不已。

  趁着秦紫衣去浴室换衣服,林晨雪把叶天龙拖到外面,还关闭房门,接着柳眉一竖:“混蛋!”

  她不想叶天龙跟闺蜜火拼,所以刚才为叶天龙说好话,但不代表就这样放过他。

  叶天龙一脸无辜,挤出一句:“林总,我说三点,第一,冲入房间,真是因为按门铃没人出来,打你电话没人接,担心你出事才进来,第二,我抓着她的内衣,是因为刚才阳台的风吹过,把它吹起。”

  “我本能抓住它,没别的意思。”

  偷窥,嗜物,叶天龙对这罪名头皮发麻:“第三,我对她真没有歪念,她那么火爆,我哪敢得罪?”

  “我的解释,你应该会相信吧?”

  林晨雪回想卧室紧闭的阳台,抿着嘴唇眼勾勾看着叶天龙:“阳台刚才是关着的。”

  叶天龙一脸沮丧的补充:“那门,是我关的。”

  虽然这是事实,可叶天龙感觉自己都不信。

  “老实坐着!”

  林晨雪呼出一口气:“我也去洗一洗,换套衣服再跟你算账。”

  叶天龙一脸郁闷在沙发坐下:“林总,相信我啊,我真是无辜的。”

  只是坐下的时候,他的眼睛还瞄了林晨雪大腿一眼,这身材,真是诱人。

  十分钟后,林晨雪一脸冷意地走了出来,洗过澡的女人,很是芳香,跟花一样娇嫩。

  “看什么看?”

  见到叶天龙眼睛发亮,林晨雪心里微微一喜,澳门赌博网站:随后又板起脸喝道:“整天色迷迷的,有没有长进?”

  “手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这是男人的两大梦想。”

  叶天龙嘿嘿一笑,轻声接过话题:“杀人权嘛,难度太大,我没有兴趣,那只有美人膝了,所以色迷迷的很正常。”

  “再说了,林总穿这么漂亮性感,不就为了男人看吗?不然你随便穿个睡衣出去就行。”

  “混蛋一个,整天满嘴跑火车。”

  林晨雪娇哼一声:“说吧,你是怎么进来的?”

  “咦?”

  叶天龙讶然出声:“林总,你不按常规出牌,你不是该甄别,我是不是偷窥,是不是图谋不轨吗?”

  林晨雪柳眉一竖:“说,你怎么进入我家的?”

  叶天龙眼睛滴溜溜一转,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原因,笑容顿时变得灿烂:

  “林总,你不再说我是流氓,不再质疑我的动机,一定是刚才用手机偷偷切入监控,真实还原了我刚才冲房间时的焦虑和担心。”

  林晨雪俏脸一冷:“什么叫偷偷?这是我家,我光明正大看监控。”

  只是这无意中佐证了叶天龙的猜测,她有些沮丧地喝道:“快说,你怎么知道我房子密码和指纹?”

  她目光清亮:“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密码和指纹?”

  毫无疑问,这十分钟,林晨雪不仅洗了澡,换了衣服,还看了监控,证明了叶天龙的清白,但也找到问题的所在:

  “你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说出来,不然我待会洗掉监控,让紫衣把你打成熊猫。”

  “林总,你可不能诬陷啊。”

  叶天龙一听马上抗议起来:“你看了监控,应该知道,我是按了几十次门铃,没有人开门,我才闯入进来。”

  “密码是你上次喝醉告诉我的,指纹也是你留下的,林总,我一片丹心,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林晨雪想到那一晚的疯狂,俏脸止不住一红,跺跺脚:“我告诉你密码,是让你送我回家,没叫你擅自闯进来,叶天龙,我要你马上忘记它,不准再记在脑子里,指纹也给我丢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叶天龙叹息一声:“这年头,做好人真难啊。”

  “记住了,把密码给我忘记。”

  林晨雪又叮嘱一句,接着又扫过叶天龙一眼:“你在这等着,我去跟紫衣沟通。”

  “这误会不解开,以后你日子就难过了。”

  叶天龙毫不在乎:“一个不讲理的女人,我怕她干什么?再说了,我还被她吓晕,我才是受害者。”

  话音还没落下,房门砰一声打开,秦紫衣英姿飒爽走出,眉间蕴含怒意:“我不讲理?”

  “叶天龙,不仅涉嫌打架斗殴、勾结一级重犯,还擅闯卧室,抓我,摸我,咬破我的嘴唇”

  叶天龙拍桌而起:“诬陷!明明是你不小心摔倒,堵住我的嘴”

  话没说完,叶天龙转身就跑,说漏嘴了,晕过去的自己,怎可能知道她摔倒呢?

  秦紫衣冲入厨房,抽出两把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