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五十一章 冤家路窄
  “干杯!”

  中午的聚餐,花如雨她们没有让叶天龙胡闹,选了一间重庆火锅,要了一个精致厢房,随后点了几十款食物。

  相比佳肴的美味,众人对早上单子更加兴奋,不断举着酒杯庆贺,四瓶啤酒很快喝了大半。

  陈凌儿贴着叶天龙,喝了酒的脸有几分迷人:

  “叶组长,你真是我们女同事的福星,你来之后,给我们女同事带来一堆好运。”

  “先是解救陆小舞,开除林朝阳,让公司少了一个人渣。”

  “然后又帮我打发牛夫人,让我不用给她剥皮拆骨,还帮赵可可教训了老色狼王大伟。”

  “现在又帮花如雨拿下五百万大单,叶组长,我真是爱死你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爱上你了。”

  花如雨娇笑一声纠正:“不是我们的大单,是大家的大单,更是叶组长的大单。”

  赵可可也笑嘻嘻出声:“凌儿,你爱上组长,就赶紧献身吧,喜羊羊始终要入狼口的。”

  “叶组长,把我吃了吧。”

  陈凌儿贴着叶天龙呵气如兰,美眸半开半闭、满脸红潮、媚眼如丝、樱唇微张,神情又风又浪。

  叶天龙感到热血为之直冲脑际,他的手顺着她薄薄的后背滑下,从纤腰溜到她的臀部上,画着圈圈:

  “真从了我?”

  陈凌儿的身子抖动一下,却没拒绝叶天龙的暧昧手势,身体还微微迎合,她嘟起小嘴笑道:“你敢要我,我就从你。”

  “凌儿,你这可是借酒行胸啊。”

  赵可可跟花如雨笑着煽风点火:“叶组长,把凌儿拖到沙发办了,我们两个给你们守门去。”

  陈凌儿妩媚至极:“组长,我给你解锁了八种姿势。”

  听到陈凌儿半真半假的话,再感受她没有拒绝自己的举动,叶天龙停滞了手势,一捏她的鼻子笑道:

  “姿势太少了,不够本组长大展雄风啊,等你解锁到三十六种的时候,我再把你吃了。”

  陈凌儿巧笑倩兮:“真的?”

  “当然真的,叶组长怎会骗你呢?”

  赵可可笑着缓和暧昧气氛,作为好姐妹,她看得出,陈凌儿对叶天龙真开始动心,随后话锋一转:

  “叶组长,想不到你的药方真有效啊,直接拿下潘大胖五百万单子。”

  叶天龙悠悠一笑:“当然,祖传秘方,当年康熙拿五万银子跟我老祖宗收购,老祖宗都不理他。”

  “切!康熙收购?当我三岁小孩。”

  赵可可自然不相信叶天龙的话,风情无比的白了后者一眼:“组长,其实你有这种药的方子,可以自己研制一批药丸来卖,只要效果好,绝对能赚的盆满钵满,毕竟太多这种男人了,我有一个想法、”

  “要不,我们几个合伙搞个工作坊出来?利润三七开,你七,我们三,如何?”

  叶天龙歪头看着娇媚诱人的女孩,伸手握住那支白皙的小手,这几个女孩中,赵可可最有主见,也最有野心,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相比花如雨和陈凌儿,赵可可的生存压力更大,他抿入一口啤酒笑道:

  “真这么简单,我早就发财了,何必来华药集团做苦命的业务员?”

  “不怕实话告诉你,药方能够有效,是因为我知道潘大胖症状,对着他的病根开出药方。”

  “换成另一个人,就未必有效了。”

  赵可可一怔:“这药方不具有普遍性?”接着意识到了什么:“你会看病?”

  花如雨她们也都望了过来,带着几分欣喜:“叶组长,你还会看病?”

  叶天龙信口开河:“当然,我祖宗当年可是药王孙思邈的书童。”

  三女齐声鄙视:“切!”

  赵可可更是轻捶叶天龙一下:“刚才还康熙,现在又变成孙思邈了,你有几个祖宗啊。”

  陈凌儿也是吐吐舌头:“就是,叶组长说话没点正经。”

  花如雨虽然想起叶天龙给潘大胖的诊断,但以为是他当时随口忽悠,毕竟很多中年男人都存在潘大胖那问题,而且所谓药方也怕是通用东西,跟叶天龙的医术毫无关系,她不觉得,叶天龙是高明医生。

  毕竟,叶天龙是自学成才,所以她保持中立。

  “开个玩笑而已。”

  叶天龙喝入杯中啤酒:“我祖宗虽然不是孙思邈的书童,但我的确会看病。”

  “是吗?”

  陈凌儿单手撑着俏脸:“那你给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毛病。”

  叶天龙很直接丢出一句:“你有痛经,最近还心悸性失眠。”

  “扑!”

  陈凌儿差点把啤酒吐了出来,一脸震惊:“你你怎么知道?”

  赵可可她们也都睁大了眼睛,很是好奇地看着叶天龙。

  叶天龙又望向了赵可可:“你有慢性胃炎,午夜的时候,还常常饿醒,却又吃不下东西。”

  赵可可张大了嘴巴。

  全中!

  她们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天龙,如果不是她们私隐的病,连身边闺蜜都没知会,一定会认为是花如雨说出去或者叶天龙偷窥,如今她们只能用震惊形容自己的心情,花如雨看到两人的呆愣,也多了讶然。

  毫无疑问,叶天龙所言正确。

  他还向花如雨抬头:“你胸部时而刺痛,时而肿胀,经常需要按摩缓解。”

  花如雨也呆了。

  她难于置信喊道:“叶组长,你怎么知道?”

  叶天龙嘿嘿一笑:“我都跟你们说了,我会看病,天下万病万毒,就没有我摆不平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天龙心里汗颜了一下,沙琳娜的西班牙苍蝇水,他就无法化解。

  在三女齐齐白眼的时候,叶天龙手指一抹陈凌儿的下巴:“你这里长了一粒小痘痘,两天前好像是不存在的,你面色也有点白,还出了冷汗,这是虚火的表现,加上你的眼圈比较重,睡觉质量不好。”

  “所以猜测你有痛经且失眠。”

  叶天龙又伸手一按赵可可的胃部:“刚才吃饭时,看你轻按上腹,脸上有疼痛之意,今天佳肴不错,但你却没怎么触碰,食欲减退,吃完后,也总是轻揉肚子,显然餐后饱胀,内火旺盛,沉积在中。”

  “所以我判定你有胃炎。”

  三女先是一呆,满脸惊讶,随后欢呼起来:

  “叶组长,你好厉害啊。”

  “是啊,签得了订单,看得了病。”

  “叶组长,你能看出我们这些症状,那也一定有法子化解,赶紧给我们看看,怎么破解?”

  赵可可和陈凌儿神情欣喜,扯着叶天龙给自己诊断。

  花如雨也靠前,焦虑问道:“叶组长,那我胸痛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闻言盯向花如雨,坏坏一笑:“胸太大,罩太紧,勒的!”

  “坏蛋!”

  花如雨扑入叶天龙怀里,笑声悦耳打成了一团。

  午饭很快吃完,一行四人出门,三女准备去药房抓药,叶天龙准备回公司睡觉。

  他还打包了两个小吃,要了几包辣椒酱。

  四人正要分开走的时候,一伙人出现他的面前。

  许东来。

  今天第二轮,有缘观读的兄弟,顺手加下粉丝,点个赞,无尽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