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四十五章 黑云压城
  “呜”

  这时,远处响起了警车鸣笛声,接着十几辆警车冲入医院,车门拉开,涌出一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

  “许进不许出。”

  数十人吼叫着四处封锁出入口,其中两队便衣警察更是直扑停车场。

  叶天龙眉头轻轻一皱,动作利索撤回到丹凤眼女子身边,把警枪擦拭一番塞回她的手里。

  接着,他望了一眼小女孩,看到她平安无事,就像灵猫一样钻入停车场消失。

  叶天龙不愿跟警察打交道,除了怕招惹麻烦外,还有就是担心暴露自己。

  走到停车场下坡处时,他的眼睛被一道光芒晃了下,侧头望过去,正见小女孩把玩的球球躺在角落。

  显然是从上面滚落下来。

  叶天龙捡起水晶球,想要还给小女孩,但听到上面警察喧杂就散去念头,揣入怀里赶紧消失。

  一个半小时后,叶天龙回到百石洲的出租屋,洗了一个澡,把染血和残存枪火气息的衣服毁掉。

  然后他就穿着四角裤靠在沙发,一边拿起一根胡萝卜啃着,一边拿遥控器打开电视看新闻。

  他想要了解这一起枪战。

  “今日下午,明江医院发生枪战,八死四伤。”

  屏幕上,第一现场的记者正出现在明江医院,背景是被警方戒备森严的事发中心,人来人往很热闹。

  记者神情肃穆:“三名身份不明的匪徒非法持枪,大庭广众对太保金融的总会计师袁东郎袭击。”

  “造成三名便衣警员死亡,袁东郎也送入急救室抢救,所幸警方顽强反击,最终击毙三名悍匪。”

  “警方怀疑这起袭击案,是相关利益者的杀人灭口。”

  记者意有所指:

  “早前经临明江机场被捕、跳楼自杀的袁东郎被警方说服,准备转做污点证人,交出太保金融的账本,指证江太保”

  “结果今日刚刚出院,就被悍匪袭击,警方已经抽出警力成立专案组,彻查今日恶性枪击。”

  “同时,全市警察将会对社会枪支进行调查,欢迎有线索的市民来电。”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不由想起前不久的新闻,六百亿的金融诈骗大案,他不由一脸郁闷:

  “以后难得安生了。”

  六百亿的幕后黑手,这手尾怕会很棘手,叶天龙隐约感觉,自己会卷入这个漩涡。

  思虑一会,他吃掉手中的胡萝卜,拿起手机给颜妃发了一个信息。

  “爸爸,爸爸,球球,球球”

  在叶天龙发完信息的时候,屏幕上,一护担架上躺着一个哭泣的女孩,嘴里不断重复着爸爸,球球。

  叶天龙认得出,她就是自己救的小女孩,童童,随后,他把目光望向茶几上的水晶球。

  此刻,明江医院抢救室,大批警察聚集。

  今日枪战是建国以来明江市最严重的一次,光天化日,匪警对射,自然牵动不少人的神经。

  不仅警局大佬到齐了,就连市领导班子都来不少人,澳门赌博网站:这事一旦处理不好,怕是一堆人下马。

  这些高层一边等着袁东郎的手术结果,一边接听着来自手下的汇报。

  走廊沉闷,却又显得紧张。

  十分钟后,一名身材高挑的警服女子带着几名警员现身,一路上,警戒的警察纷纷点头打招呼:

  “秦队。”

  警服女子点头回应,作风很是干脆利落。

  警服女子二十三四岁左右,一头齐肩短发,一张漂亮的鹅脸蛋素面朝天。

  她五官最吸引人的是那对明亮的眸子,充满蓬勃朝气,坚定不屈,流淌着一股正气。

  她修长雪白的脖颈下,是一身整洁笔挺的警服,丰满的胸部将警服高高撑起,很是诱人。

  深色的圆筒警裤将一双长腿绷得笔直,展露出完美的臀线,即便穿着一双平底皮鞋,也有一米七多。

  女子英姿飒爽,腰中警枪更是衬托她的威势,她跟几个高层点点头,随后就走入一间病房。

  那里临时摆放着三具悍匪尸体。

  几个忙碌的同僚见状齐声喊道:“秦队。”

  警服女子用戴着手套的手,捏一捏独眼悍匪的脸:“九叔,有没有查清三名悍匪的身份?”

  “是哈城熊氏三兄弟。”

  一个年老警察马上走了过来,恭敬地出声回应:“独眼悍匪叫熊飞,手上有二十几条人命,一级通缉犯。”

  “常年逃亡在国外,后来听说留在缅国做翡翠生意,还做得很红火,他的回国是没有任何记录。”

  “熊氏三兄弟?”

  秦队眯起眼睛,显然对他们有认识:“这三个混蛋当年专门抢劫银行客户,动不动就在大街爆头。”

  “后来跟哈城警方枪战,杀伤十一人离去,没想到今天又跑来明江杀人,还真是嚣张啊。”

  “不过他们应该跟袁东郎没什么交集,更多是收钱杀人。”

  “查一查他们的踪迹,从救护车和枪械下手,扩大到衣食住行,总是能找到他们痕迹的。”

  九叔忙点点头:“明白。”

  “三人,全是一枪爆头,而且打得都是眉心,枪法精准的不像话。”

  警服女子又动作利索检查三具悍匪尸体,随后向忙碌的同僚喊出一句:“九叔,子弹谁打出的?”

  九叔马上回道:“紫衣,不,秦队,是保护证人组的组长,姜悦的警枪射出。”

  警服女子眼睛微微眯起:“姜悦师姐?她近身搏战不错,可枪法因视力欠火候,怎是她杀的呢?”

  她追问出一句:“姜悦师姐呢?”

  九叔低声回应:“抢救中,很不乐观,背部四十多枚碎片,流血又多,半小时内两次病危通知。”

  秦紫衣俏脸闪过一丝疼惜,随后又闪烁一抹光芒:

  “姜悦师姐枪法本就一般,中枪后再一枪毙敌的几率更她怎能连杀三名悍匪呢?”

  她若有所思:“还是熊飞这种人物。”

  她尊敬自己的前辈,可对于疑点依然不想放过。

  九叔挤出一句:“也许是她先打中悍匪,悍匪临死开枪伤了她。”

  秦紫衣轻轻摇头:“眉心中弹,那是直接断灭生机的地方,悍匪怎么临死开枪?”

  九叔神情犹豫了一下:“秦队,悍匪死的确实奇怪,但这不是重点,咱们应该追查幕后黑手才对。”

  “幕后黑手?”

  秦紫衣冷哼一声:“敢这样杀人灭口的,除了江太保那条疯狗,还有第二人吗?”

  “传话出去,袁东郎经过抢救活了下来。”

  她扭头望向窗外,天色已暗,还隐隐有黑云压城。

  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