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三十七章 黑寡妇
  百石洲的凉粉店,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端来两碗冰镇的凉粉,洒上白糖和蜂蜜,甜气四溢。

  叶天龙在石凳子上坐了下来,又去取了两个汤匙,笑嘻嘻地跟百里花说:

  “天气热,现在吃饭没啥胃口,吃两碗凉粉凉快凉快,这间店,原料和蜂蜜都不错。”

  “口袋没钱吧?”

  百里花直接戳穿叶天龙的窘境:“没钱就没钱,说什么天热没胃口吃饭,当我三岁小孩子哄?”

  她已经看到,叶天龙刚才买凉粉的时候,左摸右掏,最后勉强凑了十块钱。

  “要不要这么打脸?”

  叶天龙脸颊发烫:“给我留点尊严好不好?”

  他的钱几乎被林晨雪掏空了,自己今天又没带钱包,所以凑这凉粉钱都很吃力。

  “尊严?你要什么尊严?”

  百里花看着黑亮的凉粉:“你不是已经脸厚无敌了吗?”

  叶天龙嘿嘿一笑:“我真脸厚无敌,刚才就把你亲了,没动手,落荒而逃,说明我内心是羞涩的。”

  “你玷污了羞涩两字。”

  百里花向来不是善言的人,可见到叶天龙就变得伶俐起来:“至少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无耻的。”

  “说说,你是怎么发现赵大叼有问题?”

  她抛出一个诱惑:“理由让我信服了,我请你吃晚饭。”

  “很简单。”

  叶天龙悠悠开口:“赵大叼就一个手无杀鸡之力的老头,真欠了地下赌场的高利贷,圆脸汉子他们随便派两个人就能催债,没必要五六人这么大阵仗,还满街追杀,浪费人力物力还给公司招惹麻烦。”

  “高利贷公司是很注重成本控制的,所以我判定赵大叼触碰到他们的利益。”

  叶天龙端过一个凉粉碗,笑容依然灿烂:“然后我又见到赵大刁说话怪异,时不时还摸摸自己咽喉,我就想起吞金吊喉的戏码,因此圆脸汉子说丢了两个金戒指,我就放手一搏拍了赵大刁后背。”

  “结果赌中了。”

  百里花嘴唇微抿:“原来如此。”她流露一抹自责:“我应该看出端倪的,怎么就被蒙骗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叶天龙笑着安慰一声:“你心性善良,本质传统,见到六个大汉对付一个老人,潜意识就让你觉得是六个大汉的错,于是本能出手把他们撂倒,事实六人欺负一个也不对,赵大叼再有错也该找警察。”

  他一边说话,一边搅拌着凉粉,让白糖和蜂蜜变得均匀一点,随后又把有缺口的汤匙换掉。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把凉粉放到百里花面前:“拌好了,可以直接吃了。”

  百里花一怔,没想到叶天龙这么体贴,随后低头吃着凉粉,她不是娇生惯养的女人,这种冰冻凉粉很少见,但她还是吃过几次,可不知为什么,她感觉今天凉粉口感滑嫩多了,而且那份甜蜜直入心间。

  她忽然意识到,甜的不是白糖,也不是蜂蜜,而是眼前的人。

  这一刻,百里花想起了母亲,每次吃鱼的时候,都是挑掉刺骨给她。

  食物不同,人物不同,幸福却都是满满的。

  百里花鼻子有点酸,但很快咬牙忍住,随后小口小口吃着凉粉,珍惜这短暂的温暖。

  叶天龙似乎能够感受到百里花的情绪,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陪着她,默默的把凉粉吃完。

  吃完后,百里花依然不舍得放下瓷碗,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叶天龙:“我还想再吃一碗。”

  叶天龙很是尴尬,想说没钱了,但看到百里花的期待眼神,他又笑着跑进店铺,随后端了一碗出来。

  百里花轻笑了一声:“你不是没钱吗?店主赊给你啊?”

  “人家小本生意,哪里可能给你赊账?”

  叶天龙一边搅拌着凉粉,一边向百里花绽放笑容:“我捡了一只蟑螂过去,威胁老板娘送我一碗。”

  百里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恶心。”

  “开玩笑。”

  叶天龙拍拍自己的口袋:“我把手机押了,待会回去拿钱换回来。”

  百里花一愣:“你把手机押了?”

  “没事,手机恰好没电,用他的充电器,用他的电,还抵一碗凉粉,我赚翻了。”

  叶天龙笑嘻嘻的开口:“来,吃凉粉,不够,我再叫一碗。”

  百里花轻声一句:“够了。”随后,她又低着头,继续重温幸福的感觉。

  “好了,凉粉吃完了,你的饭改天再请我吧。”

  十分钟后,百里花吃完了凉粉,叶天龙伸伸懒腰笑道:“我回去睡个小觉,中午喝醉了。”

  看到女人情绪不太好,叶天龙不忍心再调戏。

  “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的。”

  没等叶天龙起身离开,百里花抬起头淡淡出声:“有要事。”

  叶天龙好奇地重新坐下:“要事?以身相许?”

  接着又环视四周一眼:“你是许东来的人,主动过来找我,是报仇?”

  “不是。”

  百里花的俏脸依然清冷:“我是许家请来的保镖,保护许东来的安全,但不是他的打手,不会欺男霸女。”

  “上次对你出手,是因为你实在太嚣张了,我已经跟许东来说清楚了,我是绝对不会对付你的。”

  “真要我对你下手,那我就会马上离开许家。”

  叶天龙歪着脑袋一笑:“好姑娘,对我真好,不愧是车震的交情。”

  “王八蛋!”

  百里花俏脸一红,瞪着叶天龙骂道:“谁跟你车震?”

  叶天龙一脸委屈:“我背部还有瘀伤呢,都是被你用胸器顶的。”

  百里花修长的腿从桌底踢过去:“再说,我踹死你。”

  叶天龙一把夹住滑嫩小腿,伸手毫不客气摸了几把:“女人家动不动就张腿,成何体统?”

  百里花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经过,随后硬生生把腿抽了回来。

  “开个玩笑,别生气。”

  叶天龙笑嘻嘻的一转话锋:“你找我什么要事?”

  百里花伸出了拳头,曾经跟鹰叔对战过的拳头:“上次我双手关节受伤,红肿,剧痛,后来被你的药涂了,当时就散去大半疼痛,隔天就好的七七八八,现在更是一点疤痕都没有,你的药,很神奇。”

  她此刻伸出的手,不仅没有了红肿伤痕,反而比以前更光滑粉嫩。

  叶天龙一把握住玉手,一边肆无忌惮的摸着,一边眼睛滴溜溜乱转:“是哦,那药很神奇,一点都没有留下伤痕,真滑,真嫩,你问起这个,莫非身上还有伤?在哪里?让我摸摸不,给你治疗。”

  “我身上没伤。”

  百里花嘴角牵动了一下,虽然一双手对敌无数,神经比普通人慢了很多,但叶天龙的抚摸,还是让她心里腾升一抹涟漪,一股异样情绪蔓延,让她不得不扬起狠厉面容:“你再摸,我就打断你的手。”

  叶天龙吓得收了回去。

  百里花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身上没伤,但是我一个长辈知道这药的神奇,就对它十分感兴趣。”

  “她不止一次拉着我,要我约你出来见一见,吃个饭,所以我就过来这里找你,看看你愿不愿跟她一见。”

  她想起那人志在必得的态势,以及多年的名声,心里就有一点担忧和懊悔,自己不该谈起那神奇的圣蝉神药。

  叶天龙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轻声反问一句:“你觉得,我该不该见她?”

  百里花一愣,没想到叶天龙把问题甩给自己,沉默一会,她轻轻摇头:“不该。”

  叶天龙笑着追问一句:“为什么?”

  “她是生意人。”

  百里花轻叹一声:“还是不择手段的生意人。”

  她心里闪过三个字:黑寡妇。

  兄弟姐妹们,路过看过顺便加入一下粉丝圈吖,每天近万人观看,粉丝圈少得可怜,顺手在掌阅书评区加一下,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