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九章 折服全场
  见到王大伟吃瘪,澳门赌博网站:三名女孩眼睛都一亮,对叶天龙多了一点欣赏。

  这业务部可是王大伟的地盘,叶天龙胆敢叫板,还如此打脸,勇气可嘉啊。

  “帅哥,认识一下,我叫赵可可。”

  在王大伟脸色阴沉的关门之后,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率先向叶天龙伸出手,一张娇柔的小脸,总是带着甜甜的笑,眼睛很漂亮,俏俏的向上挑着,弯弯眉毛像细细的下弦月,身上有股青苹果气息:

  “多多关照。”

  “可可,叶组长刚刚上任,你就伸手占便宜,不怕吓坏人家啊?”

  另外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孩也靠了过来,化了淡状,身材很是高挑,小手白嫩嫩的,笑着说道:

  “叶组长,你好,我叫花如雨,以后在我们组里面,你可要小心赵可可哦,人家吃男人可是不吐骨头的!”

  花如雨的上身很有货,差点僵直叶天龙的眼睛。

  赵可可虽然还存着学生青涩,但在业务部打滚,也是见过不少世面了,听到花如雨的话也不脸红,娇哼一声:

  “如雨,你少来了。”

  她伸手去一捏花如雨的腰肉:“谁不知道就你才是狼,天天看着帅哥流口水。”

  一个长小虎牙的漂亮女孩,也嬉笑着加入了战团:“叶组长,你不要被她们迷惑了,她们两个都是色女。”

  “大学时天天看艺术片,男人身体结构倒背如流,别说吃男人不吐骨头,吃女人也不吐葡萄皮。”

  她张开了双臂:“这里就算我最单纯,我叫陈凌儿,我要抱抱。”

  花如雨喊出一声:“最污的就是凌儿了。”

  赵可可玩味一笑:“组长,你知道凌儿喜欢哪三个明星吗?”

  叶天龙好奇问道:“哪三个?”

  花如雨笑容玩味扳起手指:“古巨基、张根硕、韩庚。”

  陈凌儿小嘴一嘟:“组长,别信她们,她们才是色女,去超市看到黄瓜就眼睛发亮。”

  太内涵了,太豪放了,太有爱了,我太喜欢了。

  叶天龙见到三女如此肆无忌惮,整个人也跟着高兴起来,直接从口袋掏出一根胡萝卜:

  “黄瓜没有,我有胡萝卜。”

  咔嚓一声,叶天龙咬断一截:“你们要尝一尝吗?”

  “天啊!”

  “真是胡萝卜?”

  “叶组长,你太奇葩了,上班带胡萝卜。”

  三女见到叶天龙手中的胡萝卜,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齐齐娇笑了起来,花如雨还扑在叶天龙的肩膀,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拍打着叶天龙:“叶组长,我太喜欢你,太有个性了,不过,你也好坏哦。”

  赵可可也是忍俊不禁:“叶组长,你有房有车吗?有的话,我嫁给你好了。”

  叶天龙又是咔嚓一声,咬断一截胡萝卜:“我真心想请你们吃胡萝卜,你们想哪去了?龌蹉!”

  花如雨轻轻捏了叶天龙腰间一把,羞羞地啐了一口:“你才龌蹉呢。”

  陈凌儿还伸手喊叫着:“我要吃,我要吃。”

  暧昧的动作,歧义的言语,顿时让叶天龙飘飘欲仙,这业务部还真是不错啊,女人平均素质是那么的高。

  更要命的是,“热情”不得了啊,早知道这样,不用林晨雪驱赶了,自己都会主动扑过来。

  紧随着凤凰组三女的欢迎,其余小组的人员也都过来聊几句,说一些欢迎的客套话。

  正在喧杂热闹的时候,砰!部长办公室的大门打开,王大伟像是铁塔一样站着,对着全场吼叫不已:

  “闹什么闹?”

  “这里是业务部,不是菜市场。”

  王大伟盯着凤凰组,指桑骂槐:“这个月还有十五天,业绩垫底的那一组,全部给我滚蛋。”

  他目光凶狠地盯着叶天龙,显然耿耿于怀刚才的打脸:“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砰!”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杂声,五六个男女脸色阴沉的闯入进来。

  其中一个装扮新潮的五十多岁妇人,更是一脚踹翻一张椅子,引得全场齐齐一震,厉喝一声:

  “陈凌儿在哪?给老娘滚出来。”

  王大伟久经战阵,马上意识到有好戏,手指一点叶天龙身边的陈凌儿:“在那呢。”

  陈凌儿顷刻吸引全场人目光。

  在叶天龙好奇发生什么事时,陈凌儿已经笑着迎接上去:“牛夫人,上午好,你怎么过来了?”

  “我怎么过来了?你说我怎么过来了?”

  傲气老妇眼里精光一射,锁定陈凌儿厉声喝道:“我家老牛昨天晚上跟你签合同,一夜未回。”

  “早上警察给我打电话,说他昨晚去邻市皖城嫖女昌被抓了,要拘留七天,还要家属带八千块去交罚款。”

  “我家老牛向来老实忠厚,根本不会玩这些花花肠子,一定是你们这些业务员安排的。”

  她眼里怒火丛烧:“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交待,不然我闹去你领导那里,炒掉你,还要华药赔钱。”

  王大伟一听瞬间打了鸡血,先快半拍站了出来:“牛夫人是吧?我是王大伟,是陈凌儿的部长。”

  “我们公司是社会脊梁,声誉良好,一向严厉禁止这种龌蹉的应酬交易,你把事情告诉我。”

  王大伟大义凛然:“一旦查实,我决不姑息,炒掉她!”

  他想借机发难,顺手捅叶天龙一刀。

  牛夫人吼叫不已:“查什么查?警察都打我电话了,肯定是你们诱惑我家老牛的,你是部长是吧?”

  “你们业务员干出这种龌蹉的事,你就没有一点察觉吗?你这部长是怎么当的?你这是严重失职。”

  王大伟嘴巴张大,靠,这老女人逮谁咬谁,早知道不站出来了,只是事已至此,只能先应付

  在牛夫人恨屋及乌对王大伟开炮时,叶天龙把陈凌儿拉到一边:“怎么回事?”

  陈凌儿的俏脸有着焦虑,低声把事情说了出来:

  “牛夫人的老公是一家药店连锁店老板,我跟了他半个多月,昨天才把他拿下签了十万的单子。”

  “签完后,他说要去皖城逛一逛,我以为他是去散散心。”

  “没想到是做那种龌蹉的事。”

  “我哪里可能安排他做这事啊,十万的单子,我就提成几千块钱。”

  陈凌儿轻轻跺脚:“只是看牛夫人这样子,怎么都会赖到我身上了。”

  叶天龙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花如雨和赵可可凑过来:“叶组长,现在该怎么办啊?要不道个歉,赔点钱?”

  “不然她会把整个业务部拆了,闹到林总和总部那里,到时凌儿不死也脱层皮了。”

  此刻,牛夫人正把王大伟骂的狗血淋头,谁都看得出,牛夫人不是善茬。

  “不是凌儿的错,干吗要道歉赔钱?”

  叶天龙嘿嘿一笑:“我还要找她拿钱呢?”

  陈凌儿三人嘴巴齐齐张大:“这怎么可能?”

  叶天龙摸出电话,给林晨雪发了一条短信,刚刚发出一会,王大伟就一脸头疼走了过来,气势汹汹:

  “叶组长,现在客户投诉你陈凌儿诱使牛老板犯罪,危害社会,危害家庭,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我告诉你,我要开除你,还要在业界封杀你。”

  “你这种害群之马,就不配留在华药公司。”

  在场众人一愣,怎么扯到叶天龙身上?随后醒悟到是王大伟借题发挥,陈凌儿着急的连忙摆手:

  “不关叶组长的事,不关叶组长的事。”

  王大伟咋咋呼呼:“你是他组员,你犯大错,怎么跟他没关系?”

  他还把牛夫人引了过来:“牛夫人,这是叶天龙,陈凌儿的直接上司,昨天的事,跟他有关。”

  牛夫人一听,瞪着叶天龙火气暴涨:“是你唆使老牛女票女昌的是不是?”

  “没错,是我让他嫖女昌的。”

  叶天龙制止陈凌儿说话,笑嘻嘻看着牛夫人开口:“我花了不少钱和关系,正想找牛夫人报销呢?”

  此话一出,全场齐齐呆愣,王大伟更是张大嘴巴:这小子吞死猫?

  听到这话,牛夫人怒气更盛:“混蛋,你带坏老牛,还找我报销?信不信我掐死你?”

  “牛夫人,我是你家恩人,你干吗掐死我?”

  叶天龙不理会牛夫人的张牙舞爪,笑容依然灿烂:

  “你知不知道,为了让牛老板嫖女昌,我花了多少钱和关系?”

  陈凌儿她们都生出焦虑,不知叶天龙这是什么意思,牛夫人更是怒吼一声:“混蛋,什么意思?”

  “事情是这样的。”

  叶天龙让人给牛夫人倒了一杯水:“昨天牛老板跟凌儿签完约后,很高兴,非拉着我们喝几瓶酒。”

  “他酒量不行,喝几杯就晕乎乎,当时找代驾找不到,我们都劝他就地开房休息,可他就是不听。”

  “他说老婆在家等着呢,每天晚上不搂着她就睡不着觉,而他也不能让你担心啊。”

  “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一向是秤不离砣,砣不离秤。”

  牛夫人听到这里,凌厉缓和了两分,还多了一丝羞涩,

  叶天龙趁热打铁:“于是趁着我们上洗手间,就偷偷驾车回家,结果刚出停车场,就碰人了。”

  “交警过来一验,好家伙,醉驾。”

  叶天龙的神色一板:“你知道,醉酒驾驶营运机动车的,由警察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

  “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十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后,不得驾驶营运机动车。”

  “牛老板当时的情况,交警直接说了,至少拘役半年,罚款五千,吊销驾照。”

  牛夫人心神一颤:“这么严重?”

  陈凌儿他们全都听得入神。

  “当然,不信你上网查一查醉驾。”

  叶天龙一脸肃穆:“牛老板是我们的客户,我怎能让他如此重罚呢?”

  “于是求爷爷告奶奶,拖了不少关系,花了一万多,才通过铁关系把牛老板的醉驾改成嫖女昌。”

  “教育三节课,拘留七天,罚款八千。”

  “罚款多一点,但受苦日子少了半年啊。”

  牛夫人一愣一愣的:“真的吗?”

  叶天龙一本正经:“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问警察。”

  “牛夫人如果觉得嫖女昌丢脸,那我就打电话过去,让警察改回醉驾就行了,让牛老板呆半年。”

  “我出的那一万也不要了。”

  说到这里,叶天龙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别啊,大兄弟,老牛坐半年,这家还怎么撑啊?”

  牛夫人一把握住叶天龙的手喊道:“嫖女昌好,嫖女昌好啊,我马上去交罚款,谢谢大兄弟,谢谢。”

  她还从手袋掏出一大叠钞票,无比感激地塞到叶天龙手里:

  “对了,通关系的费用,不能你出,我出,我出!你先拿着五千,不够的,改天补给你。”

  叶天龙一边把钞票往口袋塞,一边大义凛然回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怎么好意思呢?”

  牛夫人很霸道地喊道:“叫你拿着就拿着,不拿着我可就生气了,以后生意不谈了!”

  尼玛!这都行?

  陈凌儿等人集体石化,齐齐为叶天龙厚颜无耻折服。

  王大伟则差点吐血。

  掌阅章节下载、点赞、五星好评、加入粉丝圈,有月票投几张,好人一生平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