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八章 不学无术
  王大伟的背部瞬间飙出冷汗,澳门赌博网站:实在没想到叶天龙摸到他这些东西。

  陆小舞也一脸惊讶,虽然不知道真假,但看到王大伟冷汗又趋向相信,眼里多了几分鄙夷。

  叶天龙淡淡戏谑:“血口喷人?要不要找当事人来聊聊?”

  王大伟咬牙切齿:“叶天龙,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游戏。”

  叶天龙歪头看着他:“我也没空陪你玩,我是来上班的,不是看你耍威风的。”

  “而且林总说了,我直接由他管辖,你少摆官威。”

  这时,陆小舞神情焦虑劝道:“王部长,叶天龙,你们不要闹了,再闹,我就叫林总了。”

  “陆助理,我们没闹,我只是想要说一段评书。”

  叶天龙扯开嗓子就喊叫:“话说那一年,杨二嫂在自家后院洗澡,白花花的大腿刚露,王春春”

  “这里是公司,瞎叫什么?”

  王大伟深深呼吸一口气,眼睛滴溜溜一转,本来今天要给刘总出口恶气,谁知却被叶天龙反过来威胁了。

  只是他又不敢冒险赌一把自己声誉,天知道叶天龙手里有多少自己黑料,因此咬咬牙哼出一声:

  “叶天龙,看在林总份上,业务部暂时收留你。”

  “但是我要告诉你,业务部有业绩要求,不管你是谁,也不管谁罩你,达不到要求,就给我滚蛋。”

  “这是总公司给我的特权。”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狡猾光芒,叶天龙看到了,却丝毫不放心上。

  陆小舞笑着点头:“当然,一视同仁。”

  王大伟把叶天龙带到大厅中间,向众人拍拍手,所有人马上安静下来,手指一点叶天龙:

  “他叫叶天龙,是林总派下来磨练的新人,从今天起,就是我们业务部的人了。”

  “他将带领凤凰组跟我们奋斗。”

  “他会恪守业务部的规矩,完成凤凰组的目标任务,一起竞争。”

  “大家欢迎!”

  王大伟笑里藏刀大力鼓掌,百余人也都跟着拍手,只是望向叶天龙的目光,幸灾乐祸。

  叶天龙向众人挥挥手,满脸笑容:“谢谢大家,以后多多关照,签单吃饭记得不要落下我。”

  陆小舞嘴巴张张想说什么,但见到傻乎乎笑着回应的叶天龙,摇摇头,接着就离开了业务部。

  她不担心叶天龙吃亏,这奇葩,只会让人吃亏。

  王大伟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随后带着叶天龙走到最角落的一个小组。

  两张长桌子,八把椅子,还有三本笔记本电脑,椅子旁边安静站着三个青涩女孩。

  她们都带着一点书卷气,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王大伟阴阳怪气的介绍:

  “叶天龙,这是凤凰组,三个高学历精英,本来有六个人,昨天又走了三个。”

  三个个女孩样子清秀,身穿黑色的工作服饰,礼仪很好,笑容也灿烂,眼里还有好奇。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她们的组长了。”

  王大伟拍拍叶天龙的肩膀:“你可不要让她们,让我失望啊。”

  叶天龙躲开王大伟的手,也是一副嫌弃样子:“放心,我一定给王部长惊喜。”

  “惊喜?”

  王大伟见到叶天龙躲避自己的手,脸色变得难看,言语很戏谑:“年轻人有朝气有锐气是不错的。”

  “不过我对你的惊喜不抱希望,要背景没背景,要学历没学历,要人脉没人脉。”

  “你估计连阿达木单坑都不知道,还想给她们给我惊喜,不觉得自己异想天开吗?”

  “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医生,但涉及医药医械,很多医学常识不可以没有,不然就难于说服客户。”

  王大伟一本正经教训叶天龙:“叶组长,你学历低不要紧,但要有上进心。”

  “抽空多看点书,多研究点产品,不要不学无术。”

  “不掌握多一点知识,你怎么做组长?怎么给公司做贡献?”

  “你跟林总的后门关系,不足于支持你立足。”

  不少衣光领鲜的业务员闻言流露一丝鄙夷,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人,怪不得衣着这么奇葩。

  几个艳丽女人还退后几步,露出极其嫌弃的样子。

  叶天龙毫不犹豫地开口:“阿达木单抗,又叫修美乐,是一种可自我注射的生物治疗药物。”

  “它先后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获批了两个适应证,分别是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全球销售冠军。”

  “每年都一千多亿销售额。”

  叶天龙看着王大伟笑道:“王部长,我说的对吗?”

  凤凰组三女雀跃起来,差一点就要拍掌喝彩了,显然喜欢这个打脸戏码。

  “哟,做过一点功课啊?”

  王大伟见到叶天龙毫不客气的打脸,嘴角牵动了一下,但久经江湖的他很快恢复平静,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

  “给你三岁小孩的智商题,只是不想你当众丢了脸,有本事你给我说一下索非布韦。”

  叶天龙又是一声大笑:“索非布韦,又译为索氟布韦,是吉利德公司开发,用于治疗慢性丙肝的新药。”

  “它于二零一三年的十二月六日,经米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隔年在欧盟各国上市。”

  “但它还未在华夏上市。”

  说到这里,叶天龙笑了笑:“拿一个华夏还无法销售的药物考我,王部长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王大伟眼皮一跳:“我这是考察你的业务见识能力。”

  叶天龙悠悠开口:“连对两道测试,我应该还算合格吧?”

  王大伟嘴角牵动一下:“马马虎虎,瞎猫碰上死耗子。”

  叶天龙淡淡讥讽,接着话锋一转:“王部长考了我两题,我也小考王部长一下。”

  “藏之心意,合心于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这几句话,作为华药精英的部长,知道出自哪里吗?”

  王大伟当场懵比,随后恼怒:“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是黄帝内经啊,你这都不知道?”

  叶天龙一脸惊讶:“这可是涉医者的基本常识啊。”

  “气血有盛衰,脏腑有偏胜,气血俱盛,脉阴阳俱盛气血俱衰,脉阴阳俱衰。”

  王大伟闭嘴。

  叶天龙又是无尽夸张:“伤寒杂论也不知道?”

  “凡欲治病,先察其源,先候病机,五脏未虚,六腑未竭,血脉未乱,精神未散,服药必活”

  “神农本草经又不知道?”

  “王部长,你一问三不知,你也太不学无术了吧?”

  叶天龙一脸鄙视:“你怎么做部长?怎么给公司做贡献?”

  王大伟脸色一变,牙齿紧咬差点喷血。

  “深奥的不懂,那就给你一点简单的。”

  叶天龙走到大厅中间的一块公告黑板,拿起粉笔嗖嗖嗖的写下、a、、d、b:

  “王部长,来,大声点,用标准的普通话念出来。”

  “王八蛋,当老子没念过书是不是?”

  王大伟勃然大怒,按捺不住,张口就喊:“摸阿姨的波。”

  全场瞬间一片死寂。

  叶天龙粉笔一丢:“禽兽!”

  又被耍了!

  王大伟脸色苍白,指指叶天龙,愤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