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四章 暗战降临
  洗手间风波,澳门赌博网站:最终以林朝阳被开除,刘永财自掏五十万补偿了事,在场众人也被叮嘱不要多嘴。

  林晨雪一度想要警方介入,于她来说,把犯罪分子绳之于法远比维护公司声誉更重要。

  何况她觉得堂堂正正处理事情,未必会比内部消化要恶劣,只是叶天龙的几次眼神让她熄灭念头。

  林晨雪叫了一辆公司的车,跟着叶天龙一起送陆小舞去医院检查,让伤势留下一个书面报告。

  随后她又把陆小舞送回紫荆花公寓休息。

  处理完这一切后,时间就到了黄昏六点,林晨雪就近找了个奶茶店。

  要了两杯奶茶后,林晨雪端起一杯,晃悠悠的喝着。

  她喝奶茶的样子很优雅,性感的嘴唇配上娇艳的脸庞,淡淡的口红描出美丽的唇线再加上白皙的皮肤,妖娆的身段,修长的双腿,一个很容易让人倾倒的精致女人,不经意间又流露一种含蓄的魅力。

  “林总,不是吧?我见义勇为,踢走林朝阳,功劳大大的,你就请我喝奶茶?”

  叶天龙看着面前的奶茶当场抗议:“你就不能请我去星期五餐厅吃饭?”

  他看着女人雪白精致的脸蛋,清澈迷人的眼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其实我们可以烛光晚餐的。”

  “爱喝不喝。”

  林晨雪冷冰冰地回道:“你的功劳,四十万块已经抹掉。”

  刘永财拿出五十十万,十万弥补陆小舞的精神损失,四十万奖励叶天龙的英雄救美。

  “他是他,你是你,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叶天龙嬉皮笑脸:“再多的钱,也不及林总一顿饭。”

  “懒得跟你瞎扯,只是提醒你一句,四十万烫手,自己小心点。”

  林晨雪喝了半杯奶茶,开门见山:“说吧,为什么不让我报警?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很简单。”

  叶天龙嘿嘿一笑:“林朝阳的药,是我给的,不,准确的说,他是自食其果。”

  林晨雪俏脸一变:“你的?怎么回事?”

  叶天龙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梁子宽跟朱铁蛋的录音道:“你那晚所中的桃花劫,就是林朝阳唆使服务员下的。”

  “他还让保安朱铁蛋也给我准备了一份,带走你的耳环混混他们,也跟林朝阳有着交情。”

  林晨雪瞬间怒了:“是那混蛋的药?”

  叶天龙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让她听完两段录音,十五分钟的录音中,林晨雪的俏脸变化了几下。

  听到最后一个字眼时,她眸子一瞪发飙:“你知道是他搞的鬼,又有这物证,干吗不让我报警?”

  “我可以就着陆小舞一事,把我的公道连本带利讨回来。”

  林晨雪一直以为,那晚被人下药是耳环青年的见色起意,没想到背后有林朝阳这个黑手。

  她也就猜到怕是有刘永财暗示,不然林朝阳不会唆使混混下手,她觉得刘永财他们太没底线太卑鄙。

  “林总息怒。”

  叶天龙早料到她的反应,悠悠一笑回道:“录音做不了证据,梁子宽能量不朱铁蛋又只是可怜棋子。”

  “你想要他们出庭指控林朝阳,只能是异想天开,陆小舞一事,他也可以狡辩自己是被人下药。”

  “不是可以查找苍蝇水的主人吗?”

  林晨雪娇哼一声:“这么恶心的东西,不是林朝阳的,就是刘永财的,报警说不定能扯出刘永财。”

  “我一直认为他人心不坏,对公司也有贡献,所以只要他不触碰到我的底线,我都可以暂时容忍。”

  “谁知我的顾全大局成了羸弱,让他有胆子对我卑鄙下药。”

  她的清亮眸子闪烁一股犀利:“我再不反击,只怕将来连命都保不住。”

  叶天龙耸耸肩膀:“忘记告诉你,苍蝇水是批量生产,没有出生纸的,所以指证不了林朝阳。”

  “我在现场混淆视听,只要趁乱弄个好结果。”

  叶天龙喝入一口奶茶:“真的报警,让刘永财他们冷静下来,绝不会有开除林朝阳,赔偿五十万的好处。”

  “他们会一口咬定林朝阳被人下药,到时就算不找到我的身上,他也可以用苦主身份从容脱身。”

  “毕竟光天化日之下用强,确实是脑子进水的逻辑,警方会偏向他被人算计。”

  “真正追查起来,不仅我会卷入漩涡,还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叶天龙看着林晨雪的身材,猛吸了一大口奶茶:“如今的结果多好。”

  “林朝阳吸了和天下,中了药,出了丑,还被开除和赔偿,刘永财也算是断了一支膀臂。”

  “你跟小舞所受的恶气,连本带利收了回来。”

  “林总,饭要一口一口的吃,爱要一次一次的做。”

  他有意无意引导着林晨雪,让她不再纠结那晚的**。

  林晨雪微微一怔,往深处一想后也就点点头,这结果确实很不错了,陆小舞有了一个公道,林朝阳受到了惩罚,连带刘永财也被总部批评,而且少了林朝阳这员大将,自己在华药又多了一丝扩展空间。

  这奇葩来公司才几天,却给自己带来一堆利好,订单,铲敌,看来是一名福将啊。

  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又哼了一声:“我这算连本带利讨回来吗?连个利息都不算。”

  她想起了那晚的**:“只有把你阉掉了,再大卸八块,我才算真出一口恶气。”

  “整个风波,只有你是名、利、人三收。”

  见义勇为、四十万奖赏,自己身子,还有被吃豆腐的陆小舞,所以林晨雪对叶天龙自我淡化很愠怒。

  “啧,林总,说好不提往事的,你又主动提了?”

  叶天龙白了林晨雪一眼:“这名是我想出的吗?我是看小舞危险才出手,十万的奖赏,也是刘永财奖赏的。”

  “至于人,更没有天理了,十几个视频显示,那晚我是被逆推的,我身上的伤势也能作证呢。”

  “何况你也没有做我金丝雀啊。”

  他一脸委屈:“你这样诬陷我,我会很伤心的。”

  “闭嘴!”

  林晨雪冷冷讥讽:“你占尽便宜还是苦主了?叶天龙,你要不要脸?你就是一个贱人。”

  叶天龙一脸惊讶:“林总,你看人太准了,我大学女神也是这样说的。”

  林晨雪一愣:“你大学女神?”

  “是啊!”

  叶天龙一脸感慨地回应:“每次跟她滚床单的时候,我要躺着,她都骂我贱人,只享受,不出力!”

  尼玛!

  林晨雪差点就一巴掌甩过去。

  她快要哭了。

  她接受的教育不是这样的,她生活的环境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混蛋。

  她实在实在实在不知道怎么样应付这样的无赖。

  只是她清楚打不了叶天龙,只能张嘴把吸管含进去,用力的吸吮着。

  奶茶像是被抽水泵打压着,滑溜溜地通过吸管上升到了她的嘴里。

  吸了几口后,她还意犹未尽,舍不得将吸管吐出,继续用力啃着。

  心理学说凡是习惯咬吸管的女人身体都会特别的敏感和强烈一般的男人恐怕吃不消。

  所以交女朋友之前先请她喝奶茶吧。

  叶天龙想起这几句话,呼吸不由急促:“林总,我真想做你嘴中的那根吸管。”

  林晨雪白了他一眼:“下流。”

  “这是上流好不好?”

  叶天龙很是不满地回应:“下流是,林总,我想喝你的奶。”

  “扑!”

  林晨雪嘴里的奶茶喷了出来

  满桌狼藉中,躲避的叶天龙忽然眼皮一跳,嘴角的肌肉也突然抽紧,他的目光捕捉到三个身影。

  三个东洋人的身影,挺拔、坚硬,他们躲在店门外的两部车子中,不引人注意。

  可叶天龙依然能够一眼看出端倪,他们的目光,时不时望向林晨雪,闪烁一抹炽热光芒。

  其中一人眯眼养神,身围如绕,冥火黑焰,血海滔滔,昭示着让人惊惧的危险。

  “武学十品,八品入宗,想不到,来了七品高手。”

  叶天龙喃喃自语:“今夜,又要血流成河了。”

  怀中的一点红,也不知道多久没有饮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