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三章 开除林朝阳
  叶天龙冲到洗手间的时候,正见到林朝阳衣衫不整,气喘吁吁按着陆小舞。

  陆小舞的上衣已被撕烂,裙子也多了一道口子。

  她死命挣扎,无奈手上力量不够林朝阳霸道,只能大声喊叫着:“救命!救命!”

  洗手间门口还有几个公司女职员围着,一个个神情焦虑,气愤不已,可又不敢上前救人。

  刚才有两个女同事上前去拉林朝阳,结果却被他两大耳光扇翻在地。

  练过空手道的林朝阳不是弱女子能对抗的,何况他满脸通红,脖子泛着桃花,天知道是不是发疯。

  叶天龙笑了,和天下药性发作。

  “救命啊”

  林朝阳像是失去理智一样,完全不在乎门口有人围观,左手一探,又把陆小舞的裙子撕烂一角。

  这一举动,引得陆小舞尖叫了起来:“救命啊。”

  叶天龙没有再等待,一个箭步冲上去,大喊一句:“混蛋,放开那女人,让我来。”

  “不,冲我来。”

  叶天龙纠正自己口误的时候,也一脚踹向了林朝阳。

  “砰!”

  林朝阳躲避不及,腰眼被叶天龙踹中,闷哼一声从女人身上跌了出去,但他很快爬起,一拳冲出。

  叶天龙趁机把陆小舞拉起,搂在怀里保护,同时一把刁住林朝阳轰来的拳头。

  林朝阳吼叫一声挣脱,五指张开再握紧,指节爆出炒豆子一般的声响,失去理智的他驶如疯魔。

  下一秒,他拳头连连轰向了叶天龙。

  呼呼生风,面目狰狞,充满不可抵挡的气势,宛如九品芝麻官的强奸犯,

  几个女同事吓得尖叫退后。

  “嗖”

  叶天龙毫不在意,右手一伸,手腕一勾,破掉拳影,瞬间将林朝阳的脖子握在手里。

  猛地一扯。

  “砰!”

  林朝阳整个人被扯到洗手盆里,叶天龙用掌心死死按住他的脖子,接着用肘部顶开了水龙头。

  冷水哗啦一声落下,淋在林朝阳的脑袋上。

  看这鸟样,百分百是西班牙苍蝇水发作,叶天龙准备给他降降温,免得烧坏了脑子。

  淋了一会,叶天龙把大口喘息的林朝阳拉起,啪啪啪甩出三巴掌:

  “禽兽!”

  “畜生!”

  “人渣!”

  打完之后,叶天龙觉得三巴掌太轻了,又反手甩出三巴掌:

  “人渣!”

  “畜生!”

  “禽兽!”

  他还向怀中陆小舞问出一句:“你要不要甩他几巴掌?”

  陆小舞惊慌失措,显然还没从害怕中恢复过来,她像是受惊的小羔羊,死死依偎在叶天龙的怀里。

  冷水一浇,林朝阳挣扎更盛,砰!脑袋不小心撞在水龙头,直接晕了过去。

  “干什么?干什么?”

  这时,林晨雪和刘永财他们也赶赴了过来,门口顿时人满为患,全都见到让人震惊的一幕:

  叶天龙左手搂着春光乍泄的陆小舞,右手把林朝阳脑袋按在洗手盆里。

  刘永财上前一步,一把扯开叶天龙吼道:

  “你干什么?公司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非礼和打人的地方。”

  林朝阳滑倒在地。

  林晨雪也冷眼看着叶天龙,特别是他搂着女人腰肢的手。

  “刘总,冤枉啊。”

  叶天龙望向义愤填膺的刘永财,一指已经晕倒的林朝阳:“我是听到救命,跑过来见义勇为的。”

  “所有人都见到,林朝阳欲图侵犯小舞,光天化日之下要霸王硬上弓,为了救人,我不得已出手。”

  “你可不能把脏水泼我身上,不信你问问大家,我是不是见义勇为?”

  他还手指一点林晨雪:“你也可以问问林总,我是不是听到救命后跑过来的?”

  “是啊,他是见义勇为啊。”

  “林主管不知道吃什么药了,跑到洗手间就非礼女同事。”

  “如果不是这勇士出手,赵可可都怕要**了。”

  “这家伙怎么没见过?是新人吗?长得还挺帅啊。”

  “林主管真是禽兽不如啊,在公司也敢对职员乱来。”

  “你不知道吗?林主管在外面骗了不少女大学生,人品一向不好”

  在场职员七嘴八舌讨论起来,先是为叶天龙申辩,随后声讨林朝阳,把他的各种烂事全都爆了出来。

  现场变得更加群情汹涌,虽然不少人知道他是刘永财的人,可刚才的事让人太气愤了。

  林晨雪也冷冷出声:“叶天龙确实是听到救命冲出来的。”

  她补充上一句:“如果刘总不相信,可以调看走廊监控,今天的事,我一定要一个公道。”

  “刘总,知道我是好人了吧?我不介意你拿十万八万赔偿。”

  叶天龙嘿嘿一笑,随后振臂一呼:“林朝阳做出这样的事,大家说该怎么办?”

  “开除他,送他去警局。”

  “开除他,送他去警局。”

  数十名公司职员纷纷出声:“开除他。”

  陆小舞娇弱的跟花一样,激起每个人的怜惜之心。

  叶天龙看着刘永财啧啧不已:“刘总,民心啊。”

  “全都给我闭嘴。”

  刘永财脸色很是难看,吼出一声:“林主管是什么人,我比你们更清楚。”

  叶天龙接过话题:“就是,蛇鼠一窝,你们胡乱评价啥?”

  “叶天龙!”

  刘永财眼神一冷,用威严制止叶天龙说话:“不要随便污蔑领导,不然赶你出公司。”

  这时,他旁边站出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环视全场喝出一声:

  “林主管虽然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但也算是有为青年,怎会干这种龌蹉的事情?”

  “而且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公司职员,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再怎么急色,也不会在这里施暴。”

  叶天龙瞄了一眼,乐了,正是前天打过照面的业务部长,也是自己未来的上司,王大伟。

  看来刘永财的势力不小啊。

  王大伟这一番话多少有点道理,全场对林朝阳的谴责少了些许。

  “大家看,林朝阳全身泛红,皮肤如桃花,应该是被人算计下药了。”

  王大伟振振有词:“他迷失了本性,才会做出今日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调查此事。”

  “既还林主管一个清白,也给阴险小人一个教训。”

  “刘总,我们可以调看录像,对接触过林主管的人都详细盘问,一定可以找出幕后黑手。”

  王大伟阴阴地看了林晨雪和叶天龙一眼:“不如这件事交给我吧。”

  “何必这么麻烦?”

  叶天龙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林晨雪俏脸微变,但犹豫一下没阻止。

  在刘永财他们的目光中,叶天龙拨打报警电话,同时又望向昏迷的林朝阳笑了笑:

  “林主管确实是中了药,而且这药我恰好认识,他中的是西班牙火箭版苍蝇水,刚刚面世半月。”

  “十毫升价值三万块,一滴见效,有钱人的玩意,还是限量版。”

  “每一瓶药水的成分,都因申购者年龄有微小差异,换句话说,谁买的,西班牙官方有存档。”

  叶天龙像是一个老师,娓娓道来:“现在只有两种情况,第一,苍蝇水是林朝阳自己服食。”

  “目的是对陆小舞不轨,谁都知道,他对小舞有非分之想,只可惜久久没有追求得手。”

  “一时发疯下药很正常。”

  王大伟喝出一声:“别胡说八道,林主管再疯,也不可能在公司用强。”

  叶天龙手指已打出一一零,笑着接过话题:“王部长的猜测有一定道理。”

  “那如果不是林主管本意,就是第二种情况了,有人想害他,故意给他下药的。”

  “我们叫警察过来取血液样本,只要化验出药物成分。”

  “再跟西班牙方面进行比对,可以很快揪出苍蝇水的主人。”

  “如果苍蝇水是林主管的,那不管是不是误食,他今天的举动,都给公司带来恶劣影响。”

  叶天龙斩钉截铁:“必须开除出公司,送警局接受惩罚。”

  他走到刘永财的面前,笑容变得深沉:“如果苍蝇水不是林主管的,那他今日行径就可以原谅了。”

  “但我们要揪出幕后黑手,把他绳之于法,只要这样,才对得起受害人,对得起华药公司声誉。”

  刘永财嘴角牵动,想要说话却最终闭嘴,药水各有差异这句话,像是针一样刺着他。

  他隐约感觉此事矛头指向自己。

  “林总,待会警察来了,希望你以公司负责人身份,给警方施点压力。”

  “为了公司声誉着想,也为了揪出罪犯,尽快化验出成分。”

  叶天龙昂首挺胸:“也好给我论功行赏。”

  林晨雪淡淡出声:“放心,我警察有人。”

  “林总,家丑不可外扬。”

  这次,不等王大伟出声说话,刘永财上前一步,一把按住叶天龙的手机:

  “这事一旦警方介入,势必会传到媒体和公众耳朵,到时对华药声誉是一大重击。”

  “总部也会对林总问责,咱们的年终奖怕是全取消,这事不如暗中查探。”

  刘永财难得的低声下气:“明江市医院和警方的仪器设备,基本上是我们跟王药卖给他们的。”

  “我们设备比他们还先进,要查东西比他们更快更准确,我们自己可以搞定,没必要让警察介入。”

  “这既可避免家丑外扬,还能保全受害人清白,毕竟流传出去,人多嘴杂,容易二次伤害。”

  林晨雪眼神清冷,没有出声。

  “自己查自己,效率很慢的。”

  叶天龙直接插刀:“万一你查个十年八年,受害人的公道要不要给了?小舞的清白还要不要维护?”

  “当然要给。”

  刘永财瞪了叶天龙一眼:“在事件没有彻底查清前,林朝阳先停职停薪。”

  他很不喜欢叶天龙的眼神,那混蛋的眼神很清澈,但是微微眯起来的时候,给人犀利刺人的感觉。

  刘永财也不喜欢他的笑脸,一种他什么都知道却不捅破的样子:“我可以给他做担保。”

  林朝阳是他的大将,刘永财不想就此废了。

  “药水不是他的,刘总的决定还勉强可接受。”

  “但万一真是他自己的药,只是停职停薪,岂不便宜他了?”

  叶天龙扯着嗓子喊叫:“这可是施暴啊,施暴,不报案,怎么定性刑事责任?”

  其余人也都纷纷附和:“报警,报警!”

  “这样那就开除林朝阳。”

  刘永财咬牙切齿:“先别说他可能是无辜的,就是他自己误食药物,我们也该给他一个机会。”

  “毕竟他是公司元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他也是施暴未遂,开除已经是最大惩罚。”

  叶天龙不依不挠:“不行,一定要报警,报警。”

  刘永财脸色一沉,扭头望向林晨雪,难得讪笑:“林总,给我一点面子,给他一条生路吧。”

  一旦警察介入,顺藤摸瓜,他担心自己卷入漩涡,毕竟这苍蝇水是他高价买的。

  王大伟几人也是相似点头:“是啊,林总,大事化对公司才是最好的。”

  林晨雪没有直接回应,只是望向叶天龙:“叶天龙,你的意思呢?”

  “刘总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我都不是当事人。”

  叶天龙耸耸肩膀:“报不报警,应该由受害人决定。”

  众人目光瞬间聚集叶天龙怀中的陆小舞,刚刚平复情绪的她嘴巴微张,随后楚楚可怜望向叶天龙:

  “天龙你帮我做主。”

  大爷,把得罪人的难题丢给我?

  叶天龙不满地在陆小舞的手心捏了两下,随后一本正经开口:“小舞这么信任我,我需要考虑下。”

  “对了,刘总,我见义勇为,能发多少奖金?十万有没有?”

  刘永财差点吐血,愤怒不已:“叶天龙,不要欺人太甚。”

  他很想打爆那张年轻俊逸、但是嘻笑起来的时候、却让人无比讨厌的脸。

  叶天龙把陆小舞交给林晨雪他们,缓缓走到洗手盆洗手:“没有奖金?以后还有谁会见义勇为啊?”

  他不引入注意踩了林朝阳某个部位。

  “嗯”

  这一踩,林朝阳抽动了一下,腾地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眼睛更是吓人。

  “啊”

  林朝阳的药性显然强烈发作,眼里也分辨不出男女了,喉咙吼叫一声,就一把抱住刘永财。

  “砰!”

  林朝阳把刘永财按倒在地,嗷嗷直叫,撕扯着刘永财的衣服,嘴唇还激吻刘永财的脖子。

  白色衬衣三五下就变成碎片,众人大乱。

  “弄开他!弄开他!”

  刘永财惊悸林朝阳的疯狂,一边激烈的反抗,一边向王大伟他们连声喊叫:“快点弄走他。”

  在林晨雪和陆小舞一干女性退后时,王大伟他们慌乱的冲了上去,想要把兽性大发的林朝阳拉开。

  “砰砰砰!”

  鼻息粗重的林朝阳吼叫一声,拳打脚踢,把王大伟他们全撂出去,几人摔得四脚朝天,哀嚎不已。

  王大伟再冲上去,再被踹飞,倒在地上浑身是水,很是凄惨。

  王大伟感觉自己,就像是九品芝麻官中被踹飞的那条狗。

  见到王大伟他们都受伤,其余职员更不敢上前了,林晨雪让人去叫保安。

  “刺啦”

  林朝阳一把撕裂刘永财的裤子,露出养尊处优的大腿,惊得刘永财全身一抖:“救命啊,救命。”

  他双手遮住臀部,自己可不想唱黄金甲的主题曲。

  “刘总,要不要我帮忙?”

  叶天龙绕到刘永财的前面,笑容很是灿烂:“二十万救你怎么样?”

  刘永财愤怒不已:“不是十万吗?”

  “现在是三十万。”

  “王八蛋!”

  “四十万!”

  “好,好,成交,成交,你快把林朝阳弄下来啊。”

  “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