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二章 步步为营
  办公室,叶天龙被对面的林晨雪看得有些发毛。

  来到林晨雪办公室后,这娘们什么也不说,就满脸冰霜地盯着自己,叶天龙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差不多五分钟,叶天龙实在按捺不住:“林总,有什么话您就直说!”

  “千万别像深宫十年得不到恩泽的怨妇一样看着我。”

  “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那我可就冤枉了,不就是那晚见义勇为吗?”

  “大不了,我以后不扶阿婆过马路,不给林总你七进七出化解媚药。”

  “坐!”

  一袭黑衣套裙的林晨雪终于缓和锐利目光,自动过滤调侃自己的话:“那晚的事是一个意外,我不会责怪你。”

  “你也不用有心理负担,但是你必须给我守口如瓶,无论任何人,你都不得谈起那晚的事。”

  “不然我跟你没完。”

  她对叶天龙的情绪很是复杂,想要一脚把他踢出公司,让自己眼不见为净,也就不用常常想起那晚的**了。

  可是三年的合约摆在那里,开除他,要一千多万,成本太大,而且担心踢走了,他会乱说。

  一旦叶天龙嚼舌头坏了她声誉,她就有可能被总部调离分公司,她这两年,绝对不能离开明江。

  她负责的一个项目正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篓子,所以林晨雪思虑一番后,决定奇物利用。

  她要把叶天龙留在身边盯着,同时帮自己解决棘手的事情,哪怕解决不了也无所谓,总比放出去强。

  此时,叶天龙弱弱出声:“就这样?”

  林晨雪的眼神一冷,盯着叶天龙冷喝一声:“不这样,你还想怎样?还想拿它来威胁我,再上我十次八次?”

  “或者让我出钱包养你?叶天龙,我告诉你,不要四处嚼舌头,否则我一定叫律师起诉你。”

  叶天龙呼出一口气:“啧,律师吃饱撑着,这事也来折腾?”

  林晨雪手指一敲桌子:“你安分一点,律师就不会折腾,你如影响到我的声誉,我就饶不了你。”

  叶天龙伸出一只手:“那是不是给点封口费或营养费,那晚出力还受伤”

  “叶天龙!”

  林晨雪皓腕一拍桌子:“不要再挑衅我的底线,那晚的事到此为止,你再敢提起,我灭了你。”

  接着俏脸一板:“现在说说公司的事,九点上班,现在都十一点半了,加上昨天旷工,你有没有纪律?”

  “你不想干就直说。”

  “林总,我当然想干啊。”

  叶天龙伸手往口袋一掏,摸出一根胡萝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想干?”

  林晨雪柳眉倒竖,这几句话,怎么感觉如此别扭?当下俏脸一板:“那为何旷工?今天来这么迟?”

  叶天龙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掰着手指嘚吧嘚吧的说:“我昨天旷工是有原因的。”

  “第一,我坐电梯下来的时候,电梯突然坏了,卡了我足足半小时,还把我吓的半死。”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问陆助理。”

  “她当时也被困了,死里逃生,肯定要休息调节情绪。”

  “第二,我把你的车开去修理厂了,连哄带胁让他们三天内弄好,方便你用车。”

  他没说梁子宽和林朝阳的事,准备自己调查出一点眉目,有确凿证据再告诉林晨雪。

  “第三,那晚太累了,伤痕累累,回去清理了一下伤口,休整了一下身子。”

  “结果真是用力过度,今天都没恢复,一觉睡到早上十点,所以来迟了。”

  叶天龙还靠前好奇地问道:“林总,你不累吗?”

  “闭嘴!”

  林晨雪俏脸一变,忙打断叶天龙的话头,担心他又扯出昨晚的事,不过听到他的合理解释,眸中凌厉少了两分。

  但她很快又直立上半身:“所有理由都不是理由,实质就是你生性涣散,无组织无纪律。”

  叶天龙忙出声提醒:“你不能炒我”

  “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选。”

  林晨雪不给叶天龙说话机会,竖起一根白皙手指:“一,挂着总经理助理的名头,去郊区仓库做管理员。”

  “二,把这协议签了,继续担任我的助理,同时去业务部,身兼两职,还要把两份工作都做好。”

  两条路都是要叶天龙远离她。

  叶天龙眉头一皱:“这两条路都不好,有没有第三条路?”

  “有。”

  林晨雪淡淡出声:“你主动辞职。”

  听到女人的话,叶天龙一咬胡萝卜:“林总,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让功臣流汗、流血又流泪啊。”

  林晨雪盯着他:“选不选?”

  叶天龙猛地摇头:“不选,我只想做助理。”

  林晨雪没有再回应叶天龙,直接把一个衬衫扣子解开,露出一抹诱人雪白。接着,她又把黑色丝袜撕裂几个口子,头发也弄乱,还把桌面搞得一片狼藉,彻底的衣衫不整。

  叶天龙眼睛亮起:“林总,你这是干什么?要不要帮忙?”

  林晨雪呵气如兰,勾勾白皙的手指:“好热,过来帮我解解扣子。”

  叶天龙乐呵乐呵上前,伸出正要帮忙,却忽然停滞,歪着脑袋开口:“天下好像没有免费的午餐。”

  “哟,还有点道行啊。”

  林晨雪身子靠前挤出深沟,手指放在电话上,盯着叶天龙清冷出声:“刚才的方案选不选?”

  “不选,我告你非礼,叫警察逮你,这里孤男寡女,我想怎么诬陷你就诬陷你,至于警察是信你还是信我”

  她耸耸肩膀:“你可以赌一把。”

  她虽然觉得这样掉价,可只要能够对付这个无赖,无所谓。

  叶天龙目瞪口呆:这都行?

  他下意识把自己皮带系稳,退向门口:“林总,不厚道啊,你是正当生意人,不能做这种龌蹉事情。”

  “再说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怎能这样算计我啊?那晚为了给你解毒,我差点成了累死的耕牛。”

  林晨雪直接喊叫:“非礼啊,非礼啊”

  叶天龙差点摔倒:这女人,还真喊啊?

  “小舞,快进来,有人非礼啊。”

  林晨雪声音很是甜脆:“叫保安,叫警察”

  “嗖!”

  见到林晨雪真的喊叫起来,叶天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直接把半截萝卜塞入女人嘴巴:

  “林总,别叫了。”

  叶天龙一脸委屈:“你喊非礼,也要等我真非礼再喊啊,等我摸两把再喊行不行?”

  “混蛋!”

  嘴里突然多了一截萝卜,林晨雪顿感突兀至极,一把打开叶天龙的手,哇的一声吐出来。

  随后她一脚踹向叶天龙,娇声喝斥:“混蛋!敢拿萝卜塞我?恶心!王八蛋,我弄死你,我叫警察把你抓了。”

  “对不起,对不起。”

  叶天龙忽然转性起来,忙端起林晨雪的水杯过去,只是途中踉跄了一下,杯中咖啡泼到林晨雪身上。

  林晨雪的衣服顿时湿了,她一边拿纸巾擦衣服,一边杀气腾腾的喊道:“叶天龙,你混蛋!”

  咖啡落在衣服,很难擦拭干净,林晨雪恨恨不已冲进洗手间换衣服。

  叶天龙一脸歉意的喊道:“林总,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砰!”

  听到林晨雪大力关门的声音,叶天龙散去脸上的玩世不恭,放下水杯,抬头看了头顶大大小小的微型探头一眼。

  接着他从口袋掏出一个记忆棒驳接林晨雪的电脑,手指极快敲击了几下,最后用手机一扫。

  他的手机顺利侵入林晨雪的监控,收好驳接的记忆棒后,叶天龙又把自己刚才的画面洗掉。

  叶天龙完美做好这一切后,林晨雪才从洗手间冲了出来,出来后又是两脚:“混蛋!混蛋!”

  “行,行,我签。”

  看着林晨雪几近杀人的目光,躲过两脚的叶天龙跳远了几米,扯过林晨雪拟定的协议。

  “林总,协议有没有什么让我做男朋友、假结婚的条例?有的话,可要加钱啊。”

  叶天龙嘿嘿笑道:“出席晚会,一次一万,见三姑六婆,一次三万,打富二代的脸做挡箭牌,五万,上床十万”

  林晨雪一脸讥讽:“你看多了,还是觉得我脑子进水?我会这样作践自己?”她俏脸一冷:“赶紧看完,签了。”

  “不用就好,我最怕做冒牌男友,看得着吃不着,会郁闷死的。”

  叶天龙耸耸肩膀,一边又摸出一根萝卜啃着,一边拿起签字笔看都不看就嗖的签字。

  林晨雪见状平息几分怒气,随后好奇问出一句:“你就不看看内容?不担心我把你这个无赖卖了?”

  “有什么好看的,不用上床之类的,协议不外乎是不得泄露那晚一事,在公司要听你的吩咐,如有违背,法律责任。”

  叶天龙的声音从胡萝卜中挤出来,但依然显得很清晰:“而且我都是一个无赖了,你还怎么卖我?”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无赖还在乎什么协议?随时不爽就撕掉。

  林晨雪抿着嘴,盯着叶天龙哼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小舞。”

  把叶天龙签好的协议放入抽屉,澳门赌博网站:林晨雪就迅速整理衣服,很快又恢复了高冷态势,随后一按电话:

  “进来,带叶天龙去办理入职手续,由我直辖管理,然后带他去业务部,担任凤凰组组长。”

  陆小舞很快回应:“是。”

  叶天龙靠在椅子上,看着得逞的林晨雪摇头:

  “又做助理,又做业务组长,还只开一份工资,林总,你该改名叫林扒皮。”

  林晨雪恶狠狠地开口:“能者多劳,你不是牛哄哄吗?拿出你的才干,干一票漂亮的出来。”

  “干不出,自己滚蛋!”

  接着她手指一挥:“出去!”

  “林总,别生气,我给你讲个笑话!”

  叶天龙扬起手中的萝卜:“新婚第二天新娘就嚷着要离婚,原因是丈夫有严重的职业病!”

  “朋友都劝她,男人有强烈的事业心,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结果新娘还是愤怒不已,一句话堵住大家的嘴。”

  林晨雪好奇问道:“什么话?”

  “他是挤奶工!”

  林晨雪一拍桌子:“滚!”

  叶天龙连滚带爬逃向大门。

  “砰!”

  叶天龙刚刚拉开房门,走廊就传来一记喊叫:“救命啊”

  林晨雪俏脸齐齐一变,陆小舞的呼叫。

  叶天龙撒腿就往洗手间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