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二十章 白天遇鬼
  从浴室出来后,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就一头栽在床上,补充跟梁子宽他们一战的体力。

  睡觉之前,叶天龙还往嘴里塞了一根胡萝卜,睡下三个多小时,叶天龙就陷入一个梦境。

  他握着红色军刺,在一个村庄杀入杀出,身边倒着数不清的尸体,鲜血流淌了一地,也让村庄的小溪一片殷红。

  可是没有多久,这些尸体又嗷嗷叫着爬起,行动迅速地向叶天龙扑了过来。

  叶天龙不断的砍杀,不断的突围,凭借村庄地形杀了三天三夜,才把这批丧尸般的家伙全部砍掉,自己也精疲力尽。

  可是当叶天龙喘息着在一口古井坐下时,井里又探出一双手,把他狠狠地拽入枯井。

  下面一堆丧尸吼叫,对着摔倒的他扑上去,要活撕了他

  “咔嚓!”

  叶天龙身子一颤,神情痛苦,牙齿一咬,一声脆响,胡萝卜断掉,他从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叶天龙把嘴里的胡萝卜吐了出来,随后拿纸巾擦擦头上的汗水,他身体虚脱的跟打过仗一样,背部湿漉漉的。

  “幸亏有预感咬了萝卜,不然又要瘫三天了。”

  叶天龙靠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息,脸上有着一抹说不出的凝重,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他总是重复着刚才梦境。

  一个村庄,一群丧尸般的敌人,死缠烂打耗着他的体力,每次从梦境醒来都跟死过一样。

  不仅全身无力,手脚发软,心头还微微颤抖,叶天龙能看天下病,唯独不知道自己哪里出错。

  唯一有点进步的,做这个梦境多了,他对村庄环境和敌人都熟悉不少,梦中存活的时间也从一小时变成三天三夜。

  而且叶天龙还找到一个切断梦境的办法,那就是嘴里咬一截胡萝卜,关键时能起作用。

  就如今天,胡萝卜乱了他的梦境,让他从枯井中惊醒过来,这为他保存不少体力。

  “睡的差不多了。”

  起来后,叶天龙又洗了一个澡,随后打开电脑查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几个国际网站,接着又看了一些国内新闻。

  忽然目光被一则头条吸引了一下:妖姬再下一城,暗访太保金融,揭开六百亿帝国黑纱。

  “六百亿,这钱还真多啊。”

  叶天龙喃喃自语,但只是感慨一声,又去看花边新闻了,这年头,操心的事太多,还是开心点好。

  他安静地过了一天。

  唯一让他头疼的,就是村里时不时传来包租婆吼叫,声音实在太有穿透力和威慑力。

  她一叫,整个百石洲的狗都跟着叫起来。

  “叮”

  第二天早上,叶天龙又是一觉睡到六点,起来洗漱一番,然后就啃掉五根萝卜,接着又榨了一大杯萝卜汁灌入肚子。

  心满意足后,叶天龙看看冰箱的胡萝卜存货不足后,就叼着一根准备下楼,去菜市场买一批。

  走到三楼的时候,他见到楼梯中间有一个面具,万圣节常用的丧尸面具,有些破裂,有个脚印,也不知是谁丢地上。

  叶天龙跟房东贵叔关系不错,于是俯身把面具捡起来,准备丢到一楼的垃圾桶。

  刚刚打开一楼防盗门,叶天龙就一眼见到一个熟悉影子,朱铁蛋。

  月色酒吧的保安,前晚想给自己也下药的人。

  此刻还早,榕树广场来往人员稀疏,连乞丐都不见人影,所以穿着酒吧保安服的朱铁蛋足够显眼。

  “主动送上门来啊。”

  看到脸上带着疲惫刚刚下班的朱铁蛋,叶天龙的嘴角牵起一抹弧度,他没有直接扑上去揪住对方。

  他把手里要丢的丧尸面具擦了擦,然后戴在脸上悄无声息靠了上去,只剩三步距离时,他嘿嘿一笑。

  听到动静的朱铁蛋下意识回头。

  “妈呀”

  见到一张血淋淋的面孔,毫无征兆的呈现自己面前,精神本就萎靡的朱铁蛋全身打了一个激灵,不仅手里的豆浆和油条撒了一地,整个人也砰一声摔倒在地,吓得是脸色苍白小腿哆嗦,接着就连滚带爬要逃开,可见吓得真是不轻。

  叶天龙戴着面具嘶吼着冲上去。

  朱铁蛋歇斯底里喊叫:“鬼啊!鬼啊!救命啊!”

  “鬼你妹啊。”

  在朱铁蛋手舞足蹈夺路狂奔时,叶天龙上前一脚把他踹翻,随后把面具摘了下来,避免闻讯赶来的人生出惊慌。

  这年头,一把刀就能把整条街的人吓走,何况这逼真的丧尸面具,他拍着面具晃悠上前:

  “朱铁蛋,不认识了?”

  朱铁蛋见到叶天龙摘下面具,惊慌瞬间变成愕然,还有一分轻松,但很快又变了脸色。

  他认出了叶天龙,

  “啊”

  朱铁蛋又叫了一声,连滚带爬掉头就跑,他清楚,一旦被叶天龙拿住,嘴里不吐点东西不行。

  可是一旦吐了东西,自己就要丢饭碗了。

  叶天龙看他逃跑的方向,故意喊出一句:“你不能跑去八号。”

  埋头乱跑的朱铁蛋一愣,抬头见到前方写着榕树广场八号,一栋两层楼的房子。

  他以为那里有出路,或者有叶天龙忌惮的东西,马上反其道而行,嗖的一声闯了进去。

  叶天龙停止脚步,一脸担心看着朱铁蛋的背影:“这孩子咋就不听话呢?”

  包租婆的家,生人闲畜勿近。

  “砰!”

  叶天龙的念头还没落下,就听到当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打烂了,接着就是一声熟悉怒吼。

  随后,朱铁蛋像炮弹一样,从入口跌飞出来,脸上有一个大大的脚印,刚刚落地,又见包租婆愤怒地爆射而出。

  她拿着拖把直接抽了出去,啪,又是一声,拖把抽在朱铁蛋的小腿上。

  “啊!”

  朱铁蛋又是惨叫一声,跌出四五米远。

  “没看到老娘写的牌子吗?非请勿入?”

  包租婆握着拖把,杀气腾腾:“大清早闯进来,打扰老娘上香,打烂我的东西,找死是不是?”

  朱铁蛋满脸痛苦:“我擅闯你也不能随便打人啊!”

  他还向四周好奇观看的路人喊道:“麻烦帮我报警。”

  “嗖!”

  数十人顷刻散开,当作没看到这回事。

  朱铁蛋气得要吐血:“你们”

  “报警?”

  包租婆吼叫不已:“老娘地盘,老娘说了算。”

  接着又是几拖把抡砸过去。

  朱铁蛋哇哇大叫,抱头乱窜,躲避包租婆追杀。

  十分钟后,朱铁蛋气喘吁吁躲入一条巷子,除了脸上的鞋印之外,身上还有七八个拖把痕迹,衣服脏兮兮的,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可见被包租婆追杀的够呛,事实也是,半空还回荡着包租婆四处寻找朱铁蛋影子的嘶吼。

  只是还没缓解情绪,他又听到了脚步声。

  朱铁蛋下意识回头,又见一张血淋淋的面孔。

  “哇”

  朱铁蛋再度遭受惊吓,小腿一软跌倒在地。

  面具摘下,叶天龙。

  “连续两次被吓倒。”

  叶天龙把面具丢入垃圾桶:“你心理素质也够脆弱。”

  朱铁蛋没有再跑,反而瘫在地上,有气无力:“你要干什么?”

  “你是新来的吧?”

  叶天龙掏出纸巾递给朱铁蛋:“不然你不会不知道,榕树广场八号是包租婆的家,也是百石洲几万人的一级禁区。”

  “而且她每天早上都要给她丈夫上香,你闯进去还打烂东西,她怎么会不砍你呢?”

  “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往八号逃跑。”

  叶天龙责怪着朱铁蛋:“你就是不听,现在丧家之犬了吧?”

  尼玛!明明是你故意误导,却变成你的好心警告了?

  朱铁蛋看着叶天龙,心里诅咒了他几十遍,只是此刻根本无法对抗叶天龙,只能接过纸巾虚弱回应:

  “谢谢。”

  “你害过我,我两次以德报恩,上次放过你,这次给你警告,还给了你一张纸巾”

  叶天龙循循善诱:“你是不是该回报一下,把前天唆使你算计我的让,说出来?”

  朱铁蛋嘴角牵动,似乎早料到这个问题,苦笑一声:“我不知道”

  “包租婆”

  叶天龙扯开嗓子就喊:“朱铁蛋在这里。”

  “我说,我说。”

  朱铁蛋身躯巨震,瞬间软了下来,显然对包租婆深深忌惮,随后无奈挤出一句:

  “是林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