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十四章 电梯事故
  叶天龙从公寓出来后,澳门赌博网站:一溜烟冲进电梯,手指死命点着关闭,担心林晨雪出来弄死自己。

  “等一下,等一下。”

  电梯即将关闭的时候,一个清脆焦急的声音喊叫起来,一个年轻女子往电梯冲了过来。

  叶天龙本能的戳了关闭几下,但很快辨认出不是林晨雪,又马上开启。

  嗖的一声,一女冲入张开些许的电梯,里面顿时香风充溢,让叶天龙轻嗅了两下。

  “谢谢,谢谢。”

  年轻女子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向关闭电梯的叶天龙道谢,但谢过之后,她眼睛一瞪:“奇葩?”

  叶天龙侧头一看,笑容灿烂:“陆助理,早啊,你也住这?”

  陆小舞,带叶天龙去面试的人。

  今天的陆小舞妆容十分精致,白色衬衫搭配黑色齐膝短裙,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那白皙修长的浑圆双腿,微微一抖都充满了撩人的风韵。

  哪怕此刻的她正惊讶一张俏脸,却依然让人觉得,有如一团热情的火焰扑面而来。

  就连叶天龙这个刚受过床笫考验的人,也忍不住狠狠剜了两眼:太白了,太诱人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小舞惊讶地看着面前奇葩:“你住这里吗?”

  这一次,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红衣、短裤、布鞋,还有就是他跟自己出现在同一层。

  这一层,一共有三户房间,一户是自己和三个闺蜜合租,一户是一对暴躁夫妻的复式,还有一户就是林晨雪的居所了。

  大清早的,叶天龙衣衫不整在这楼层坐电梯,稍微有点脑子的也能判断,他是从林晨雪屋子出来的。

  林晨雪向来冰山一样,很少跟男人来往,更不用说带回家里过夜,而且是叶天龙这种奇葩。

  所以陆小舞很是不解,寻思总经理啥时候重口味了?

  “嘿嘿,我路过这里。”

  叶天龙笑着向陆小舞露出洁白的牙齿:“陆助理,你住在这吗?几号房啊?以后过来请你吃饭。”

  “路过这里?”

  陆小舞瞪大了美丽眸子:“你骗三岁小孩啊。”

  叶天龙笑着靠了过去:“啧,怎么是骗三岁小孩呢?要骗也是骗二十岁的姑娘,还是漂亮姑娘。”

  他的目光扫过那双长腿,华药公司还真是美女如云,而且一个个大长腿,艳福啊艳福。

  “离我远点。”

  陆小舞向叶天龙挥舞拳头,被后者成功转移了话题:“我才不告诉你住哪呢,跟你又不熟。”

  叶天龙伸伸懒腰,摸了摸口袋:“一回生二回熟,实在不熟,咱们就生米煮成熟饭。”

  看到叶天龙摸口袋,陆小舞身躯本能一抖,担心这奇葩又摸出一根胡萝卜。

  接着,她又羞怒哼道:“警告你,别欺负我,姑奶奶跆拳道三段,再说,昨天的事还没跟你算账。”

  “对啊,昨天的账”

  叶天龙眼睛亮了起来:“陆助理,昨天我不仅成功上任林总助理,还给公司签了五百万大单。”

  “你作为引荐我的人,一定也有不少奖励。”

  “我给你带来这么多好处,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请我吃吃饭啊?”

  “当然,你要跟我交往也是可以的,我这人一向不会拒绝美女要求。”

  陆小舞哑口无言,这奇葩,脸皮真厚啊。

  “哐当!”

  就在这时,电梯忽然震动了一下,然后就卡住了不动,头顶的灯光也熄灭了,电梯顿时变得幽暗。

  叶天龙一脸懵比:“靠!不是吧,大清早坏电梯?”

  他伸手一捶警铃和对讲机,警铃和对讲机都没反应,又按了几下开启,还是没有动静。

  “这什么物业啊?还均价十万?”

  “这次出去了,一定要告死物业,吓死本少了。”

  叶天龙一边发飙,一边掏出手机报警,可没想到,没电了。

  屋漏偏遭连夜雨。

  “怎么了?怎么?”

  此刻,陆小舞的俏脸也一变,盯着电梯讶然失声:“难道电梯又坏了?”

  叶天龙好奇一问:“为什么加个又字呢?”

  “来人啊!快来人啊!”

  陆小舞拍打电梯发出喊叫:“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叶天龙一脸担心的制止:“小舞,电梯坏了,不能乱拍。”

  陆小舞没有理会,甚至用脚踢着,当当当作响,吓得叶天龙寻思要不要来声狮子吼。

  只是此刻可能是清晨,物业公司处于早晚班的交接中,所以陆小舞的动作没起作用。

  见到没有人回应后,陆小舞就捶打着电梯,俏脸还说不出的懊悔:

  “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坐这部奇葩电梯。”

  “如果不坐这部电梯,我就不会被困在这里,我不困在这里,就不会跟这个奇葩在一起、、”

  这电梯,三天两头出小故障,悲催的是,物业始终解决不了,已经公示要把它更换,可下个月才能弄好。

  为了缓解人们出入,物业就让它多运行半个月,进来的时候,陆小舞就有担心,怕自己被困住。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别担心,物业很快就会过来的。”

  看到陆小舞焦虑的样子,叶天龙笑了起来:“就算慢慢过来也不怕,有我在,你也不会发闷。”

  “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解闷?”

  陆小舞扯开一个领子,露出一片诱人的雪白,呼吸很是急促:“别惹我,别惹我。”

  看到陆小舞的烦躁,叶天龙眉头皱了一下,感觉不太对劲:“别急,修理工很快出现,深呼吸。”

  陆小舞俏脸开始苍白,瞥了叶天龙一眼:“开门开门”

  她的身子微微抖动,额头也有了汗水,还不断扯着衣领,毫不在乎坚挺双峰露出大半。

  叶天龙目光瞬间凝聚:“小舞,怎么了?”

  “扑通!”

  话还没有说完,叶天龙就见陆小舞瘫倒在地上,扯着衣领大口喘息,很是难受。

  “幽闭恐惧症?”

  叶天龙脸色一变,马上认出陆小舞的症状,幽闭恐惧症是对封闭空间的一种焦虑症,患者在某些情况下,例如电梯、车箱或机舱内,可能发生恐慌症状,或者害怕会发生恐慌症状,严重的会受到昏迷,看陆小舞的样子,九成九是幽闭恐惧症了,而且情况很不乐观。

  叶天龙刚想到昏迷,陆小舞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这么严重?”

  叶天龙额头渗出了汗水,伸手把脉,发现陆小舞似乎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毫无意识,包括呼吸也都十分微弱。

  他很快判定,陆小舞是重度患者,还被一口闷气堵住了心脉,必须马上打通心脉来解救。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下,从身上摸出一颗药丸,随后抱起温软生香的陆小舞。

  忍住体内突然升起的感觉,叶天龙又深呼吸一口气,对陆小舞做起人工呼吸。

  片刻之后,他觉得气息已经差不多了,便用力地将药丸放入了陆小舞的唇齿间,只见药丸入口即化。

  瞬间,沿着喉咙向下。

  没有太多停滞,叶天龙又立刻解开了陆小舞的衣襟。

  叶天龙可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春光,伸手到女人心口。

  **手!

  “呼呼”

  随后,他便操纵在位于陆小舞心脉之间,手指小范围的移动起来。

  指尖时不时地就会碰触到左右两边,感觉简直就是享受与痛苦并存。

  只是叶天龙并没有什么邪念,精力全都集中在陆小曼的救治上。

  在药物和按摩下,陆小舞心脉的淤气渐渐散去,俏脸也渐渐恢复了红润的光泽,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没有多久,她的意识也慢慢回了些许。

  在叶天龙那犹如魔术师般灵巧之手的游动下,陆小舞还忍不住轻轻地呻吟出声:

  “啊好舒服。”

  化了淡妆的俏脸,娇艳的微张红唇,脑袋四十五度角抬起,一脸陶醉地说好舒服。

  叶天龙的手抖了一下,忍不住抓了一把。

  这一握,陆小舞又无比酥麻地嗯了一声,整个人彻底恢复了意识。

  很快的,那修长的双腿颤动了一下,接着睫毛下的紧闭眼眸,跳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

  “啊”

  见到自己衣衫不整,叶天龙满头大汗跪在面前,陆小舞俏脸一惊,右手一抬,两根指头本能刺出。

  但刺到途中却想起了什么,转而变成手掌,她轻推叶天龙的身子:

  “你干什么?叶天龙,你要干什么?”

  低头一看,正见叶天龙的手贴着自己圣女峰。

  “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喊叫,物业人员赶了过来。

  叶天龙见陆小舞醒来后,便收回了手指,把她的衣服披了回去,同时砰一声跳开,竖起四根手指道:

  “陆小舞,我要跟你说四件事。”

  “第一,电梯坏了,你的幽闭恐惧症犯了,你还晕了,情况很危急。”

  “第二,为了救你,我不得不给你人工呼吸和按摩,没有吃你豆腐。”

  “第三,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现在连你胸衣颜色都忘记了。”

  “第四,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啊?”

  陆小舞知道自己的病情,也就清楚叶天龙所言没水分。

  只是想到自己被他亲了,摸了,特别是那种舒服的感觉,俏脸又多少有些羞怒。

  当听到最后一件事情,她更是艰难地伸出手指,一点叶天龙:

  “今日一事,你要给我守口如瓶,不然,我跟你拼了”

  叶天龙双手一摊:“你们女人真是的,我救了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要拼命,真是世风日下。”

  陆小舞盯着叶天龙,一握拳头:“你的恩,我会还你,但你不能乱说。”

  “好好,不说,不说,好人做到底,再送你一个本人的笑话。”

  叶天龙为了缓和陆小舞情绪,笑嘻嘻的开口:“大学的时候,我爱上一个貌美如花身材火爆的女神,和她各种暧昧,各种挑逗,只差没有去开房了,我百般暗示,她每次都一句话:会有合适的日子!”

  陆小舞没好气的揭穿:“你读过大学?”

  叶天龙白了她一眼:“说我伤心事呢,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有一天她发来八字:天津,安微,湖南,江西!我不懂,以为她发错了,于是就没有理会了。”

  “很久以后才明白,只怪自己当初读书太少啊!”

  天津,安微,湖南,江西?

  陆小舞微微张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什么跟什么啊。

  “哐当!”

  这时,电梯门被撬开,物业人员现身,慌慌张张来救人。

  陆小舞打了一个激灵,明白了八个字的意思:今晚就干!

  她尖叫一声:“叶天龙,你这个色胚!”

  叶天龙嗖的一声,兔子一样窜出电梯,远离要暴跳的陆小舞。

  同时,他回想陆小舞醒来时的两根手指,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