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十三章 报警自首
  第十三章报警自首

  早上六点,一缕阳光从窗帘缝隙散射进来,照射在一米八的大床上。

  “嗯!”

  被阳光刺激眼睛的林晨雪微微抖动眼皮,下意识从睡眠中醒了过来。

  只是躲避阳光的她只觉自己头痛不已,像是严重醉酒的后遗症,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

  她缓缓睁开眼睛,很快,她就感觉不对。

  房间是自己的房间,但卧室阳台上,悬挂的衣服不是自己的,红衣,短裤,布鞋,一堆车钥匙、、、

  林晨雪眉头紧皱了一下,思维慢慢转动了起来,接着,她俏脸巨变,她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而且身边还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人,林晨雪整个人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啊”

  超过九十分贝的尖叫,将整个卧室都震的摇晃起来。

  叶天龙也被吵醒了,见到林晨雪杀气腾腾盯着自己,也大叫一声:“啊!”

  “啊!”

  “啊!!!!”

  两个人啊来啊去啊了好一会儿,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同时“啊”了一声。

  林晨雪一脚踹了过去,叶天龙一个翻身离开。

  “混蛋!”

  林晨雪又喊叫了一声,接着就拿起东西砸过去:“畜生!”

  叶天龙条件反射的一躲,敏锐避开袭击物体,正要抬手反击却见林晨雪羞怒面容。

  他瞬间打了一个激灵,很快意识到自己不是在丛林不是在战场,而是在林晨雪的家里。

  叶天龙的戒备和杀意顷刻消失,反手接住一个砸来的枕头,向愤怒的林晨雪喊道:

  “林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混蛋!色狼!畜生!”

  听到叶天龙提上裤子不认人的话,裹着毯子的林晨雪站了起来,抓起床头柜的水杯又砸过去。

  似乎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叶天龙敏捷探手,一把接住杯子喊道:“林总,有事好好说,怎么发这么大脾气呢?”

  “砸伤我不要紧,但我担心砸伤花花草草,它们可是无辜的,再说了,杯子无罪、、”

  “混蛋!畜生!色狼!”

  林晨雪愤怒不已:“灌醉我!强奸我。”

  “啧!”

  叶天龙躲避着她的发泄:“林总,你这可不厚道,你要讲良心啊,昨晚是你强暴我。”

  他还侧侧自己背部,还有自己的大腿:“你看看,我昨晚被你抓了多少条伤?”

  “如非我反应及时,一张帅脸都被你弄花。”

  只穿裤衩的叶天龙,背部和大腿果然有十几条指痕,有些还见血了,一看就是指甲抓伤。

  林晨雪先是一怔,随后更加大怒:“小人!”

  她搬起一张凳子要砸叶天龙:“叶天龙,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她向叶天龙冲过来,冲到途中却踩到身上的毯子,一个踉跄就向前扑倒。

  原本躲避的叶天龙嗖一声窜前,一把抱住林晨雪喊道:“林总,小心。”

  凳子哐当一声落地。

  “我恨你!”

  林晨雪刚刚松口气,却发现胸部被叶天龙一手握住,火上浇油:“我要杀了你。”

  “林总!”

  在林晨雪挥舞拳头捶打叶天龙的时候,叶天龙一把缠住她的手臂:“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昨晚你的车被砸了,我出去查看的时候,你的酒杯被人下药了,还被人从后门带走。”

  “幸亏我及时发现端倪,追出八条街你才把你救下来。”

  “酒吧监控,出入保安,行车记录仪,都可以给我作证,再不相信,去交警调公路探头。”

  “你不感激就算了,还恨我,这样,以后可没人做雷锋啊。”

  听到叶天龙一脸认真解释,林晨雪微微一怔,咬着嘴唇回想一会,依稀想起叶天龙走后,自己喝了几口酒就晕乎乎。

  接着一个耳环青年搀扶她离开,虽然她当时本能反抗,可依然被对方拖着出门了。

  她至今记得那个猥琐笑容,难道真错怪叶天龙了?

  “想起来没有?”

  叶天龙露出灿烂笑容:“有没有想起,我大杀四方英雄救美的画面?”

  他没有正儿八经的跟林晨雪解释,还说什么负责任的话,不是他想要逃避,而是不想给林晨雪阴影。

  何况他想负责,林晨雪也不会让她负责。

  “畜生!”

  林晨雪依然一脸愤怒:“你救我,又睡我?”

  “林总,你又诬陷我了。”

  叶天龙一脸无辜:“你中了药,药力凶猛,无法排出,我担心你自爆挂掉,只能牺牲我的童子身。”

  林晨雪怒极而笑:“你的童子身?”

  “当然,这个月的。”

  叶天龙很是骄傲的回答,待见到林晨雪要发飙时,他又松开女人,一溜烟窜到大厅。

  接着又捧回一部笔记本电脑,打开一个视频给林晨雪:“你这屋子,啥都没有,就是监控多。”

  “门里门外全是探头,我脱裤子都不敢乱拖。”

  “不过也幸亏有它们,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他把电脑递给林晨雪嘿嘿笑道:“你自己看看视频,是我非礼你,还是你强暴我?”

  林晨雪眼皮一跳,咬着嘴唇扫过两眼,视频正是自己跟叶天龙的缠绵。

  画面上的自己,完全就是一头狼,肆虐着小绵羊一样的叶天龙。

  一次次扑上去,一次次发泄着欲火、、、、

  她又羞又怒,一脚踹向叶天龙:“我药性发作,你不会躲啊、、”

  她还是觉得叶天龙错。

  “啧,我心地善良,哪能看你难受?”

  叶天龙忽然变得肃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恨你!恨你!恨你!”

  林晨雪又骂了起来,虽然心里已知道自己不能怪叶天龙,甚至还要感谢他把自己从耳环青年手里救下来。

  不然昨晚就可能不是一个男人玩弄自己,很可能就是一群人,搞不好还会对自己进行拍照勒索。

  那些混蛋没什么事做不出来的,只是她虽然清楚叶天龙无辜,可想到自己宝贵身子被夺走,她就止不住愤怒。

  她一直幻想,宝贵的第一次要献给要结婚的王子,结果,却是这样一个混球夺了自己身子。

  林晨雪怎能不恼怒:“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她的眼里多了一抹晶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下,多了一丝罕见认真:“那药叫桃花劫,是西班牙苍蝇水的火箭版。”

  “中了药必须阴阳调和,不然身上就会越来越多桃花,体温也越来越高,最后就七窍流血。”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人打听一下,看看我有没有骗你。”

  “但凡昨晚有其它办法,我肯定不会碰你。”

  叶天龙一本正经:“毕竟我当年是五道杠少年,三好学生,杰出青年,人品杠杠的。”

  林晨雪依然赌气:“你就是一个骗子,一个无耻的骗子。”

  “好吧。”

  叶天龙叹息一声,从桌上拿起手机,按下免提,拨出三个数字。

  林晨雪下意识问道:“你干吗?”

  “报警啊,你说我强暴了你,我认罪。”

  叶天龙脸上多了一丝伤感:“我打110报警,让警察把我抓走,这样,你心里会好受一点。”

  此时,电话传来一个肃穆声音:“你好,110指挥中心、、、”

  “啪!”

  林晨雪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挂掉了电话娇喝:“报警?叶天龙,你脑子进水啊。”

  她对这个奇葩欲哭无泪。

  “不然怎样?”

  叶天龙眼勾勾的盯着林晨雪:“不叫警察抓我,怎么发泄你心头之恨啊?”

  “要不,你睡回我一次?”

  他的目光动都不动。

  这种事情,警察管毛线啊,真要抓人,看到昨晚视频,看到叶天龙背部的伤,也是抓她林晨雪。

  林晨雪心里呐喊一句,接着又见到叶天龙一副色相,低头一看,啊一声尖叫。

  刚才从沙发着急起来挂电话,毯子掉了都不知道,光溜溜的身子,又被叶天龙看了一个遍:

  “叶天龙,你就是个王八蛋。”

  她赶紧夹着双腿和捂着圣女峰,只是春光依然外露。

  “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叶天龙冲入浴室躲避,顺便洗漱一番,还嘟囔一句:“大不了,我给你看回来。”

  “滚!”

  林晨雪喝出一声:“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叶天龙弱弱出声:“那昨晚的风流债、、、、”

  林晨雪柳眉倒竖:“出去!”

  叶天龙穿上衣服,嗖一声冲出房间,澳门赌博网站:听到房门砰一声响起时,林晨雪心头才轻松一点。

  但很快,房门又砰一声打开,探入叶天龙的脑袋,神情迟疑不决:

  “那个、、林总、、我洁身自好、、平时不会居心叵测备着套、、所以昨晚、、我没戴、、套、、”

  林晨雪全身一凉,下一秒,整个人暴怒:“叶天龙!”

  叶天龙砰一声关门离开,待光溜溜的林晨雪冲到大厅时,他已经冲出了大门。

  监控屏幕上,正见他连滚带爬冲向大厅,好像被恶鬼追逐一样。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林晨雪又笑又怒的连踢几脚沙发,随后跑回卧室坐到床边,伸出白皙手指,触碰床单上的一抹殷红。

  两滴泪水,从俏脸滑落,有伤心,有不甘,还有祭奠,但不知为什么,唯独没有怨恨。

  这是一个混蛋,却让人恨不起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