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十一章 英雄救美
  在刘永财他们准备阴险算计时,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正跟林晨雪东拉西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动作浮夸无耻的家伙,林晨雪虽然总是被他气得要死,还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几米远,但内心却没有半点厌恶感,或许是见个太多虚伪的人,所以叶天龙的真实让她感觉安宁,而且绷紧多日的神经,在叶天龙的调笑中慢慢松弛。

  “林小姐,你们的车被人砸了。”

  就在叶天龙又给林晨雪调了一杯鸡尾酒时,一个模样俊俏的服务员快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焦虑喊道:“有几个客人发了酒疯,一酒瓶砸在你们的车上,车窗碎了一扇,保安叫你们出去看一下。”

  林晨雪眉头一皱:“有这事?”

  她正要起身去看看,忽然见到正扫视四周美女的叶天龙:“叶助理,你,出去看看。”

  叶天龙很是无奈的收回目光:“啧,林总,这等小事也叫我处理?直接打保险公司电话得了。”

  林晨雪俏脸一沉:“快去。”

  叶天龙很是无奈的摇摇头,随后拿起车钥匙出门,临走时,顺手抓了一把花生米,晃悠悠来到外面。

  果然见到保时捷被砸了,一扇车窗裂了,叶天龙暗骂一声混蛋,下手也太狠,新车被砸成这样,看到都肉疼,此时,一名保安正站在旁边看着,见到叶天龙过来,马上喊出一声:“一个小黄毛砸的。”

  叶天龙环视一眼:“人呢?”

  保安一指前方:“跑了,他们六个人,又喝了酒,拦不住。”

  叶天龙看了保安胸牌一眼,朱铁蛋,随后拿出电话报警,报保险,很快把事情搞定。

  挂掉电话时,那名叫朱铁蛋的保安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支,递给叶天龙连连道歉:

  “真是对不起,对不起,兄弟抽根烟。”

  “如果可以的话,我再请你一扎啤酒,弥补我的过错。”

  “虽然不关我的事,可这一片车子,终究是我看管的,真的对不起。”

  态度不错,只是叶天龙瞄了一眼香烟,动作微微一滞,“和天下”,市价一万五一条。

  这保安怎能抽得起?

  “这烟不错啊,哪来的?”

  叶天龙拿过来闻了一下,货真价实,保安一愣,下意识把香烟揣回去,挤出笑容:“我买的。”

  目光闪烁。

  不好!

  感觉到朱铁蛋有些古怪,接着,叶天龙又嗅到烟上有点异样气息。

  调虎离山!

  他忽然捕捉到什么,一脚踹开保安,兔子一样向酒吧窜入进去。

  叶天龙很快冲回到吧台,却不见林晨雪的影子,只残留她身上的淡淡香气,还有余热的凳子。

  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在酒杯,伸出手指在残留物一沾,一捏,然后放在鼻子嗅了一下,暗骂一声:

  狗日的!

  他判断出来了,残留物有西班牙苍蝇水,林晨雪和自己显然被人算计了。

  他还闻了香烟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他环视四周一眼,人潮如涌,音乐疯狂,没有看到林晨雪的影子,向调酒师发问,对方也说没注意。

  见到林晨雪消失,叶天龙神情有点凝重,但没有半点惊慌,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一个系统,打开。

  “叮!”

  上面,有一个红点在移动。

  林晨雪刚才喝酒摘下百达翡丽手表时,叶天龙安了一个定位器在手表上面。

  他看了位置一眼,风一样的出门,在路上见到揉肚子的保安,又是一脚,再度把他踹翻。

  今晚一事,这朱铁蛋脱不了关系,只是此刻没时间收拾他,只能改天再报仇。

  “呜!”

  叶天龙钻入保时捷,一脚踩下油门,嗖一声冲了出去。

  此刻酒吧生意正旺,车来车往,道路又只容两车相向通行,进出客人都开的很缓慢。

  叶天龙却毫不减速,对于车子的操控如臂使指般轻易简单,方向盘左转右转,油门轰隆。

  保时捷硬生生从狭隘道路冲出,一点摩擦磕碰都没有,惊得几名女子哇哇直叫,也让几名青年喝彩。

  这车技太牛了。

  叶天龙没有理会旁人的赞扬或喝骂,只是转着方向盘冲出酒吧大门。

  一分钟后,叶天龙锁定目标车辆,一辆黑色奔驰,他还远远看到道路的路标,前方正是一个大急弯。

  叶天龙完全无视,控制着车子直冲,像一团剧烈燃烧的火焰,嗖的一声冲向了转弯。

  此举顿时惊得不少路边车主震惊:“啊”

  一辆玛莎拉蒂更是落下车窗,露出一张青春无敌的俏脸:“奶奶的!这是找死啊?”

  叶天龙自然不知道他的举动,让旁观者捏了一把冷汗,他只是关心林晨雪的安全。

  “呜”

  转弯时,双手魔术般一个大旋转,方向盘猛的打了个死转向,随即又一个大回旋,回打了个死转向。

  后面跟上来的玛莎拉蒂,惊愕的看着保时捷一顿。

  车尾一个横调。

  “吱”的一声,防弹轮胎与路面剧烈摩擦的尖锐声音,刺入了耳膜,地面尘屑更是纷飞四溅。

  但在惊险之中,车头稳稳的调了过来,嗖的一声,速度不减,急驶而出的保时捷带出一道红色虚影。

  玛莎拉蒂的车主又探出俏脸,看着消失的叶天龙兴奋出声:“奶奶的!太帅了,太无敌了。”

  “我一定要找到这人做师父,到时秒杀超跑那帮鸟人。”

  她想把保时捷的临时车牌记了下来,只可惜叶天龙跑得太快,她只记住四个号码18。

  “呜!”

  这时,前方的黑色奔驰,已经意识到有人在追击自己,也是油门一踩,开始加速向前窜去。

  两台性能不相上下的车子,一前一后,呼啸着向前方驶去。

  只是叶天龙的车技远远超过奔驰车主,一分钟不到,保时捷就超过了黑色奔驰。

  “嗖!”

  接着,叶天龙放慢了速度,在两车拉近只有一个车身距离时,他一个刹车,直接将车身横了过去。

  来势相当凶猛!

  黑色奔驰车主本能的将手上方向盘旁打右,呼啸着向侧冲了出去,冲到了路旁的人行道上。

  “哐当!”

  一声巨响,奔驰带起的力道撞倒了一处栏杆,车身又打着横冲进了路旁的花圃才停了下来。

  后面几部车见状也急忙刹车,拖出两道长长的痕迹。

  叶天龙挂档,下车,直接走向黑色奔驰。

  杀气腾腾。

  奔驰车门此时也洞开,叶天龙一眼看到后排的林晨雪,他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抱起身子滚烫的女人:

  “林总,你没事吧?”

  “混蛋!”

  在叶天龙抱着林晨雪出来时,驾驶座也灰头灰脸冲出一个青年。

  二十多岁,戴着耳环,头发梳的跟冲天炮一样,衣服穿的不错,但样子长得有点非主流。

  他的额头有一抹血迹,他一边捂着疼痛的地方,一边对着叶天龙吼出了一声:

  “小子,你他妈想死啊。”

  “撞我的车,抢本少爷的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与此同时,后面几辆豪车也开了过来,横在了奔驰车的附近。

  车门打开,钻出四五个带着女伴的华衣青年,毫无疑问是一伙人了,他们纷纷向耳环青年靠拢。

  其中一人还大声喊道:“梁少,怎么了?怎么了?”

  耳环青年喊出一声:“这家伙,撞翻我的车,抢我泡的女人。”

  几名华衣青年勃然大怒,纷纷卷起袖子涌向把林晨雪放入车里的叶天龙:

  “小子,梁少的女人也敢抢?”

  “你是不是活腻了?你不知道梁少是谁吗?”

  “赶紧跪下求饶,不然今晚打断你的双腿。”

  叶天龙关好车门,散去平时的玩世不恭,扭扭脖子出声:“泡妞就泡妞,下药,手段就低级了点。”

  “今晚不给你们一点教训,只怕以后有不少良家女受害。”

  被称呼为梁少的青年从车里拿出一根铁棍,率先向叶天龙冲上去:“跟我作对?兄弟们,揍他。”

  几人瞬间喊叫着冲了上去。

  “人渣。”

  叶天龙冷笑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记踹出,直接把梁少连人带棍踹飞出数米。

  然后,对着冲来的三人,又是几记低鞭腿,呼呼作响。

  三人连叶天龙都没碰到,就惨叫着倒地,站都站不起来。

  干脆利落!

  “不管你是谁。”

  叶天龙上前一步,一脚踩住梁少,眼里有着摄人的寒意:“下次再敢下药,哥废了你。”

  梁少疼痛不已,呲牙咧嘴:“真不是我下的药,我见那女人发浪,就带她离开的,真没下药啊。”

  叶天龙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正要追问细节,却听见到林晨雪直立上半身,扯着衣服从车窗探出。

  媚眼如丝。

  “砰!”

  叶天龙一脚把梁少踹开,随后回到车子,把林晨雪按回去,用安全带固定住,钻入车里,踩下油门离去。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解毒。

  而这时,梁少跌跌撞撞爬起来,对着车子吼出一声:“小子,你等着,飞龙帮不会放过你的。”

  他还拿出手机打出,大声吼道:

  “林朝阳,我干你大爷,什么极品美女,什么御姐熟女,那是毒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