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十章 手尾做得干净点
  听到叶天龙得意的笑声,林晨雪微微偏头,没有理会,还哼了一声。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有这种情绪,明明她跟叶天龙今天才认识,一度还想要赶走叶天龙,可见到他被漂亮女人环绕,肌肤相亲,林晨雪心里依然有一些难受,像是自己拥有的玩具被抢走一样,可高傲的她又不可能驱赶那些女人。

  叶天龙看到林晨雪偏头不看自己,还要了一杯啤酒大口喝着,一副独自生闷气的样子,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跟身边几女简单聊了几句,还给她们每人送了一杯鸡尾酒,随后一脸歉意向几女耸耸肩:

  “宝贝,我很想跟你们跳舞,喝酒,不醉不归,可是今天不行。”

  “我阿姨来了。”

  他指了指俏脸微变的林晨雪:“所以今晚很不方便。”

  “扑嗤!”

  几个女人几乎同时笑了:“你坏死了,小流氓。”

  欢笑之余,她们扫过俏脸含霜的林晨雪样子,识趣地去寻找其余金主。

  不过离去的时候给叶天龙塞了几张纸条,上面有她们的电话号码,要他有空多联系。

  在她们端着酒杯离开后,叶天龙握着纸条晃动一下,对林晨雪嘿嘿一笑:

  “林总,怎样啊?有没有美女勾搭?这年头,泡妞不在帅气,有脑就行。”

  “对了,你怎么一副生闷气的样子?怎么?看我跟她们厮混,吃醋了?”

  “不是吧?一个下午,林总就爱上我了?我魅力这么大?”

  林晨雪没有理会他的得意,但见到他及时打发那些女人离去,心里又多少有些欣慰,觉得叶天龙还是重视她的。

  只是听到他的自大又止不住发飙,柳眉一竖:

  “谁吃醋?谁爱上你?你除了一张嘴,有什么闪光点?你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登徒子。”

  随后,她盯着桌上车钥匙哼道:“看不出,你还挺有钱的,高富帅来做助理,扮猪吃虎?”

  叶天龙哈哈大笑,贴近林晨雪低声开口:“六个钥匙,高仿,一个八十,淘宝特卖。”

  “这玩意,虽然不值钱,但是泡妞利器,哥用这六把钥匙,开了六十美女的身,不,是心,是心。”

  车钥匙?淘宝?

  林晨雪闻言先是一怔,随后愠怒无比:“骗子!死骗子!你迟早被雷劈的。”

  她很想拿一把刀,把这混蛋砍了。

  叶天龙瞪大眼睛:“诬陷!**裸的诬陷!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有车,我拿几个装饰品玩都不行?”

  强词夺理!

  林晨雪心里头咒了叶天龙无数遍,恨不得把他揪到大庭广众,数落罪行,然后斩首示众。

  在她杀气腾腾的时候,调酒师把调好的两杯酒推了过来:

  “林小姐,两杯红颜旧。”

  林晨雪还没说话,叶天龙端起一杯,哐当一声,全部抛入嘴里,然后咂巴两下,撇撇嘴,好像感觉没过瘾,他很快伸出另一手,又是哐当一声,把林晨雪那杯酒喝了,依然咂巴两下,然后挤出三个字:

  “还可以。”

  调酒师嘴巴张大,感觉看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这可是镇店之宝啊,每杯三百八。

  “这酒要慢慢品的,谁叫你这样喝的?”

  看到叶天龙暴殄天物,还喝了自己那杯,林晨雪差点抓狂:“真是朽木不可雕。”

  叶天龙嘟囔一句:“好酒才要慢慢品。”

  “好酒才品?你是说这酒不怎地?”

  林晨雪气不打一处来:“有本事你调一杯给我喝,只要水准胜过红颜旧,我今晚给你跳脱衣舞。”

  她快被这混蛋气疯了。

  “呀?有艳舞看啊?太好了!”

  叶天龙瞬间来了兴趣,看着林晨雪问出一句:“林总一言为定?”

  林晨雪娇哼一声:“当然。”

  她有她的狡猾:“如果你调的酒,达不到刚才水准,你明天去业务部报道。”

  叶天龙哈哈大笑:“宝贝,你输了。”

  他跟调酒师打了一个招呼,随后翻入了里面,眼睛扫过酒柜一眼,很快取出几瓶洋酒和酒杯。

  林晨雪眉头一皱:“行不行?不行就赶紧出来,不要把人家吧台砸了。”

  叶天龙没有理会她的戏谑,专注于手中的酒杯,修长的手指以技巧性的手势,握着银勺快速的搅拌着杯中的冰块,却不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然后,他又熟练拿起准备好的洋酒,缓慢而均匀的注入酒杯,三分之二时,他又迅速支起吧勺,架在杯口上方上。

  丰盈而细滑的奶油,顺着吧勺背面流入杯中,羽毛一样浮在酒面。

  最后,他将一颗殷红的樱桃穿在剑叉上,搭在杯子上,樱桃的红,酒的茶色,奶油的乳白色,还有洋溢的酒香,对视觉和味觉进行了一次奇妙的洗礼,也让人胃口大开,调酒师看得目瞪口呆,叶天龙把它推到林晨雪的面前,笑容无比灿烂:

  “来,喝一口,看看比红颜旧是不是好喝。”

  “不过喝之前,需要把你手表摘掉,不带饰物的品尝这鸡尾酒,才能喝出它的真正味道。”

  他手指一点林晨雪手上十几万的百达翡丽。

  林晨雪哼出一声:“装神弄鬼。”

  她很不想顺着叶天龙意思,但看到鸡尾酒实在太有食欲了,而且也想喝入后,作出评价打击叶天龙,借机调他去业务部。

  于是林晨雪最终摘下手表给叶天龙拿着,自己用双手捧起鸡尾酒喝入一口。

  “嗤!”

  奶油入口即化,一股舒缓感觉涌入心头,原本浮躁和压抑的心瞬间安静,整个人安宁几分。

  或许这酒不是最好喝的,但绝对对林晨雪的口味。

  她低声问出一句:“这酒叫什么?”

  叶天龙轻声回应:“老公,我爱你。”

  林晨雪无意识重复:“老公,我爱你。”

  叶天龙接过话题:“老婆,我也爱你。”

  林晨雪打了一个激灵,随后恼怒的抓起一盒纸巾砸过去:“混蛋!你正经一点会死人啊。”

  叶天龙接住纸巾盒,回到自己椅子笑道:“看你眉间总是不开心,所以开开玩笑,别那么敏感。”

  “它真正的名字,叫安好。”

  林晨雪一怔:“安好?”

  她的眸子瞬间变得温柔很多,冰冷的俏脸也多了一点柔和,随后轻轻嗅着酒杯,幽幽一叹: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名字,我很喜欢,这酒,我也很喜欢,叶天龙,你还是有可取之处,很意外、、”

  叶天龙摸摸脑袋:“你这是赞我还是骂我?”

  他把手表还给林晨雪后:“林总,你眉间总有一抹忧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下。”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我应该说脱衣舞啊。

  “扑!”

  戴上手表的林晨雪挥起拳头,一捶叶天龙肩膀:“你就是个混蛋。”

  她还一扬戴着的百达翡丽:“这戴着喝,跟没戴着喝,根本没什么不同啊,你就喜欢装神弄鬼。”

  叶天龙悠悠开口:“很大不同。”

  林晨雪狡黠抛出一句:“你这酒不错,但水准不如红颜旧,所以脱衣舞,没了。”

  叶天龙嘴巴张大:“林总,你穿上内裤不认人,这太无耻了”

  “谁穿上内裤不认人?”

  “啊你不穿内裤?”

  就在两人闹腾不已时,楼上亮起了几双眼睛,二楼厢房的单向落地玻璃,恰好对着林晨雪和叶天龙所在的吧台,也来泡吧的刘永财和几个手下,恰好看到这两个熟悉的高兴身影,眼里都有流露着愤怒。

  下午的羞辱还历历在目,非洲公主的几脚,闲杂人等,林晨雪的喝斥、、

  一个平头青年低声一句:“刘总,林总和那王八蛋在喝酒,看样子还很高兴啊。”

  另一个眼镜男子也点头附和:“是啊,八成是在庆祝下午的签单。”

  刘永财挑开一个衣领扣子,瞪了两名手下一眼:“林朝阳,王大伟,你们脑子进水啊。”

  “下午的签单,林晨雪会特意跑出来庆贺吗?”

  “她什么样的单子没见过?一个五百万能让她这么高傲的人,带一个乡巴佬来这里喝酒庆贺?”

  他重重哼出一声:“林晨雪肯定是见到我们下午吃了亏,心情十分舒爽,所以把功臣带来喝酒,而且那么多人才不招,偏偏招这么一个一无是处,只懂得耍嘴皮子打架的家伙,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想要浑水摸鱼,看来林晨雪也要壮大自己阵营了。”

  几个手下齐齐点头:“对,那小子就是她特意安排的。”

  刘永财盯着吧台上的林晨雪,眼里有着一抹怒意:“老子从一个业务骨干,拼死拼活打拼到今天的地步,本以为今年可以再挪前一小步,成为明江分公司总经理,可荣总裁却突然空降林晨雪过来,让我跟总经理位置失之交臂,也断了我的财路。”

  “好在我是地头蛇,人多资源多,没有被她打压吃亏。”

  “没想到,我早没了上位的心,站稳脚跟的她,却看我不顺眼了,看样子很快要对付我们了。”

  违心的他作出自己判断:“叶天龙就是她要发难的征兆。”

  听到这些话,平头青年嘴角牵动了一下,神情凝重挤出一句:“林晨雪是总经理,掌握我们生杀大权,背后还有荣总裁做靠山,她一句话,比我们说一百句都有用,如果她真铁了心要对付我们,我们很麻烦,至少无法跟以前一样肆意妄为了。”

  他脸上多出一抹焦虑:“刘总,我们该怎么办?可不能坐于待毙啊,每年一百万年薪,舍不得啊。”

  几人也出声附和:“是啊,刘总,不能任人宰割啊,你要向荣总裁汇报我们处境。”

  他们这些年从公司捞取不少好处,担心林晨雪认真起来追究,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刘永财脸上有着一丝烦扰:“没用,我跟荣总裁提议过几次了,还让董事会的人帮忙劝说,明江分公司员工很不喜欢林晨雪做经理,她在这里只会乱了公司阵脚,可他老人家总是说,林晨雪能力强,效率高,业绩和研发也不错。”

  “虽然可能有点强势,导致人际关系差,但还是明江分公司现在最适合的人选。”

  平头青年轻轻皱了一下眉:“看来荣总裁对她还是很信任啊,这样,我们就无法让上面撤了她。”

  眼镜男子拿出纸巾,擦擦额头汗水,他克扣了不少钱财:“那怎么办?任由他们对我们开刀?”

  “慌什么?”

  刘永财多少有些大将之风,沉得住气:“虽然荣总裁对林晨雪很是照顾,可我也从一个董事会元老处听到消息,林晨雪好像给董事会立下军令状,年底前没达到某个条件,林晨雪就要面临巨大处罚,至于是什么军令状,现在还不清楚。”

  “不过我已经砸出钱去打听,相信很快会有消息。”

  刘永财叼上一支雪茄:“到时我们可以对症下药,想法子把她从分公司彻底赶出去。”

  几人闻言欣喜无比,纷纷点头:“刘总英明。”

  “对症下药、、、嗯,这是一个好法子。”

  刘永财扫过林晨雪一眼,笑容渐渐变得恶毒:“也许咱们今晚就可以对症下药。”

  “西班牙火箭版苍蝇水,一滴烈女变荡妇。”

  他拉过平头青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朝阳,把这个交给小花,让她给林晨雪杯子加点料。”

  “你再想法给他找个男人,今晚把她弄个身败名裂,只要她丢了身子丢了人,床上的艳照公布在网上。”

  “为了公司声誉和生意,荣总裁再护着她,董事会也会把她炒了。”

  平头青年他们眼睛一亮,齐齐竖起拇指赞道:“刘总英明。”

  “有机会,连那小子也放倒。”

  刘永财大手一挥:“手尾做的干净点。”

  平头青年马上离去。